Aka_404NoFound

Aka,只會寫垃圾。
Forbidding reproduction & republication without permission.
本站內容未經挼權,禁止轉載。

【無料公開】【RoyJay】The Traveller

【The Guiding Star & The Losing Child的後續,很多BUG也很亂來。】

 

  槍口擦出的火花是後巷唯一的火光,血紅的花朵在地上盛開,沿著地上一路向著水溝蔓移,飄落到水面上,一點一點的在水裡化開,然後被花瓣染上赤紅。一隻手無力地垂落到水上,餘溫的肉體靜靜地躺在一旁,水沿著手袖往上攀升,漸漸地侵食著溫暖的軀體,最後變得冰冷,沒有任何回應,在黑暗中沈眠。男人把槍收回腰暗,沉靜地跨過地上的冰涼,往更黑暗的深淵前進。

 

  『星星是旅人的指引。』男人抬頭望向天際,那峽窄的天空什麼都沒有,黑漆漆的,空無一物,虛無飄渺的彷似多看幾眼便會迷失其中。他嘴巴張合著,好像在呢喃什麼似的,然後繼續往更深淵的方向走去,讓那孤單的身影與黑暗融合,他身上就在那瞬間模糊地閃過曾經鮮艷的身影,輕快地故意踩進一旁的水灘子裡,踢起陣陣的水花,伴隨著那無憂的笑聲,又蹦又跳地跟隨男人隱身於黑暗之中,只剩下倒卧在地上的屍體,鴉雀無聲,一切如常,再平凡不過的晚上。

 

  『我不需要指引。』儘管他曾在那個小巷裡重遇那顆暗淡的星星,但內心的情感蒙上了眼睛,除了滿腹的怒火外,他什麼都看不見,前路依舊灰黑,那暗淡的星光不足以驅散那灰黑的霧靄,迷途的旅人依舊看不到光。男人拖著沉重的腳步回到安全屋,二話不說地陷入鬆軟的沙發上,他疲倦地捂上通紅的雙眼,隨意地摘下多米諾面具扔到一旁,接著長長地呼了一口氣,想要把內心裡的抑壓呼出來,但徒勞無功,也許來支香煙會更好,讓那小小的尼古丁總能麻醉一切的情感,讓自己有喘息的空間。

 

  「Jaybird?」正當男人想用打火機上那微弱的火光點燃香煙時,身後傳來熟悉的聲音,不用想也知道那是出自紅色弓箭手─-Roy Harper。

 

  「⋯⋯。」Jason沒有回應,自顧自地抽起菸來,讓白霧瀰漫於峽小的空間內。

 

  「你又去殺人了?」雖然對方身上沒有任何血跡,但空氣裡微弱的鐡鏽味讓他不禁皺起眉頭。他隨手拿起小餐桌上的啤酒灌了一大口,讓火辣的液體流過乾旱的喉嚨,溫暖那空虛的胃部。

 

  「我殺罪犯。」Jason瞇起雙眼,瞥了一眼身後的橘髮男人,抬起頭把口中的苦澀吐到空中。

 

  「不是說好不殺人嗎?」Roy無視Jason的獨佔,一把擠進沙發裡:「嘿Jaybird,你移過一點⋯⋯」一手拿著啤酒,一手擱在沙發背上。他再給自己灌了幾口啤酒,往對方身上盯著看,等待著對方的回應。

 

  「他是毒販。」Jason依舊沒有看他,把手中的香煙滅在堆滿煙嘴的煙灰缸裡。

 

  「⋯⋯。」這次換Roy沉默下來,他安靜地把最後一滴的酒精灌進身體裡,用力地掐掉啤酒罐,發出清脆的霹啪聲,準確無誤地拋進身後的垃圾桶。

 

  那是記憶久遠的事了,那時橘髮少年正尋找著能忘卻痛苦的方法,想要遺忘那些痛苦的回憶。後來有人給了他一支裝著黃色液體的針筒,說那是稱為「幸福」的藥物。少年遲疑地接過那支細小的針筒,打量著裡頭的「藥物」,他知道那是用謊言構成的人工物,但內心卻蠢蠢欲動著,他需要逃避現實的方法。最後他用針筒戳入那傷痕滿滿的胳膊,緩緩地把那黃色的溶液灌進自己的身體裡,眼前略過無數的幻影,遺忘而久的畫面栩栩如生地重現,毫不猶豫地投進「幸福」的懷抱裡。

 

  起初只要一支就能渡過幸福的一天,後來就要兩支,之後他再也不能離開它。Roy成為「幸福」的俘虜,每天渴求著更多,每天都逃避著現實,昔日壯健的身軀只剩下枯乾的柴骨。導師的放棄讓他墜入黑暗之中,在漆黑中失去方向,依靠著那可憐的「幸福」苟延殘喘。

 

  「你需要朋友的話,可以找我。」直到那鮮艷的身影闖進黑暗裡,救了他一命。起初Roy以為那是昔日的神奇小子,曾經的好友,但他還是遲疑了一下,他記得對方放棄了走進黑暗中的自己。早已離開老蝙蝠的陰影下的神奇小子,又怎會穿上昔日的制服呢?在這鮮艷的制服之下的到底是誰?

 

  正當少年在推測著神奇小子的身份時,他向他伸出了手:「當你回心轉意時說來找我吧,隨時恭侯。」而他接過對方的手重新站起來。

 

  少年看著遠去的鮮艷,那是自他墜入黑暗中再次遇見的曙光,驅散了霧靄,他不再是孤身一人。他再次裝備自己,脫離「幸福」的魔爪,枯乾的柴骨回復到壯健的體魄。少年向著箭靶射了一箭,準確地不分差毫的正中紅心,迷途的浪子在曙光下找回道路。

 

  Roy以為他們再無機會相見,他一直四處遊歷,到處幹著他的「工作」,直至他將於Qurac為他的旅程劃上句號,身軀將永遠於那殘暴的國家沉睡。

 

  「上車,別讓我後悔。」然後兩位迷途的旅人再次遇上,他向他再次伸出援手,然後他再也沒有鬆開。

 

  胃部一陣又一陣的抽搐提醒男人進食的需要,Jason最終從沙發上起來,輕微的拉扯使骨胳傳來撕裂般的痛楚,那是長年累月的戰鬥所積累的傷口。男人緊皺眉頭,一聲不響地把痛楚吞回去﹐拖著疲憊的身體往廚房走去,再不吃點什麼的話,說不定胃酸都要把胃腐蝕出一個洞口。

 

  「我說Jaybird⋯⋯」Roy扭頭望著Jason的背影,說出他心裡一直困惑著的問題:「對你來說,我們的友誼是你的一切嗎?」

 

  「⋯⋯。」Jason怔了怔,停下腳步。

 

  「⋯⋯。」男人一言不發,靜靜地等著回應。

 

  「⋯⋯。」他最後沒有回應,只是打開冰箱,翻找著急凍的速食食品,隨手扔進小烤爐裡加熱,直至傳出香濃的起司氣味,整個過程兩人都一言不發,空氣瀰漫著微妙的氣氛,說不上尷尬,也說不上緊張,只是少了橘髮男人喋喋不休的聲音,回到本來的安靜。

 

  後來Roy不再提起這個問題,他們繼續在世界各地鬼混著,幹著他們的「英雄活」,偶而到酒吧裡喝上幾杯啤酒,沒有任何人的指引,也不受任何規則所限,自由自在地、無法無天地過著隨心所欲的生活。他們沒想到自從登上那次的軍車後,兩人再無分開,彷佛已經習慣了彼此的存在。

 

  他們幾乎把整個世界都翻過一遍,但卻沒有想要停止旅程的意欲,也許是時候離開枯躁的地球,朝那浩大的宇宙探索,忘卻所有的悲傷,在宇宙的中心尋找著理想鄉。但是在離開家鄉之前,Jason罕有地主動提出要回Gotham一趟,那個夜與罪惡之城,也許他想向孕育自己的城市作最後的道別。


  抵達Gotham時已經是深夜,他們隨意地在城市裡找了一間酒店。當橘髮男人踏進酒店房間,便二話不說地倒進那寬大、鬆軟的大床,他想念死這種能讓人鬆弛的鬆軟度,自從開始在世界各地鬼混後,他再也沒有睡過正經的床,現在誰都不能阻止他好好的睡一覺。Roy就這樣倒在床上睡上了一整天,直至翌日的晚上才睡眼腥忪的起來,他揉著眼睛走到窗前,發現桌上那張薄弱的紙條:『不用找我,我晚上回來。』那是Jason留給他的便條。

 

  但Roy還是到外頭打了個轉,吃了一頓豐富的晚餐,買了一些補給品,而Jason還是沒有回來。男人在房間裡渡步,不時盯著床上的時鐘,每次經過走廊的腳步聲都會觸發男人的神經,他多希望那是屬於他的Jaybird回家的聲音,而每次直直而過的聲音總是打擊著他的盼望。Roy最終還是按捺不住,帶上他的多米諾面具,投入黑夜之中。

 

  他跑過每一條大街、每一條小巷,整個城市迴響著他那急躁的腳步聲,四處都能看到那焦躁的紅色身影尋找著失去蹤影的同伴。男人上氣不接下氣的,但他不願意停下,內心依舊叫囂著,就只有找到那個熟悉的身影,他才會停下喘息。能找的地方都找過了,現在就只剩下犯罪小巷,那個一切的開端。Roy並不太喜歡那條小巷,那兒總是散發著一股讓人窒息的氣息,抑壓又危險,隨時隨地都會下起紅色的雨沫。

 

  男人踏進那條小巷,他下意識地屏著氣息,放輕腳步,不想觸發任何潛伏的危險。他躡手躡腳地在小巷裡探索著,直至踏上赤色的水灘子,血的味道充斥著這峽小的空間,他不禁皺起眉頭,看來這兒剛剛下了一場溫熱的雨。他快速地打量一下,躺在水灘子旁的身影引起他的注意,一陣陣的不安感充斥著內心。男人走到身影旁,輕輕翻過了他,然後他怔住了。

 

  那個身影就是Jason,只見他的腹部不停冒出溫熱的鮮血,雙腿有著錯綜復雜的骨折,他咬緊下唇,不讓自己發出任何懦弱的叫喊。逐漸冰冷的身體感受到外來的溫暖,他吃力想要睜開眼睛,一頭橘毛映入眼簾。Jason安心地再次合上雙眼,呢呢喃喃地道:「不是叫你別來找我的嗎⋯⋯Roy。」

 

  「要是我不來找你,你就死定了啊喂!」Roy急忙地把對方背起來往醫院跑,他不能讓照亮自己的曙光熄滅,他不允許:「喂Jaybird!你別死啊!」溫熱的血打濕了他的背心,讓人焦急得想要砸東西。

 

  Jason昏昏沉沉地趴在對方的身上,當對方那頭醒目的髮色映入眼簾,他就知道自己得救了,起初的絕望感一下子變得安心,那微弱的光給了他一點點的希望,一直沉溺於黑暗中的旅人終於伸出了手,握上那微弱的溫暖。

 

  『我們都需要朋友』當日他向他伸出了手,成為對方生命中的曙光。

 

  『別死啊,Jaybird!』而今天他向他伸出了手,而他終於伸出了手,渴求著光。

 

  『嘿,Jaybird⋯⋯我們的友誼是你的一切嗎?』Jason在迷迷糊糊中想起對方曾經問過的問題。

 

  『是的。』如果對方再次問起的話,這會是他的答案。

 

  兩位迷途旅人不再需要尋找天上的星星,他們並肩而行,他們找到了彼此,得到地上的星星。

 


【Free Talk】

 

Hi,又是我阿赤【】其實沒想過RG會出無料的,但因為上次和朋友吃放題吃得太high了所以就決定要挑戰極限,在短時間內爆一份無料。而事實證明我禁欲得太久了,所以……爆發神速力寫完了,然後也爽了【擦汗】

廢話不多說了,桶受大法好,桶受大法保平安。朋友你要入教嗎?朋友你快點吃我安利啊,吃啊吃啊吃啊【幹】信桶受得永生,桶受戰隊需要你【夠了】

好啦,最後還是要正經一點,希望有機會收到你的REPO。

 

噗浪:http://www.plurk.com/Marisa_Aka

微博: http://www.weibo.com/AkaUSK


评论 ( 3 )
热度 ( 18 )
  1. JYiKzAka_404NoFound 转载了此文字

© Aka_404NoFou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