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a_404NoFound

Aka,只會寫垃圾。
Forbidding reproduction & republication without permission.
本站內容未經挼權,禁止轉載。

【BruJay】The boy must die

【設定】

-Jason視覺下的The man who want to save Jason Todd

 

  雨澌澌的下著,使被黑夜籠罩的Gotham升起了一層煙白色的薄霧,看起來多了一份朦朧又帶有未知的危險的吸引力。惡劣的天氣當然不能影響黑暗騎士的工作,他如常地在Gotham的大街小巷穿梭著。他站在高樓的天台上俯視著他的城市,身後的黑色披風隨風飄揚。在一旁看著的少年向黑暗騎士伸出手,就在指尖快要觸碰披風的瞬間,對方便往下躍,消失在少年眼前。少年趕忙跑到天台邊向下一看,騎士伸手拉直披風,像鳥兒一樣在空中滑翔著。

 

  『醒醒吧!他不會為你停下的!你不是他的全部!』一把聲嘶力竭的叫喊在青年的腦中響起,他痛苦的跪在地上,雙手捂著頭頂。他恐懼的瞪大眼睛、搖著頭,努力地想要否定腦海裡那把聲音。

 

  『你還要作多少次這樣的夢?!醒來吧!!醒來吧!!』聲音不但沒有減退,反而愈來愈大聲。

 

  『醒來吧!醒來吧!!』

 

  『醒來……』

 

  「夠了!」青年聲嘶力竭的大喊,想把腦海中那把聲音趕走。他猛地睜開眼睛,從床上坐起來,大口大口的喘息。青年的眼神看起來非常疲倦,身上的背心因被汗水打濕而粘貼著他那美好的身段,約隱約現的勾劃著肌肉線條。他坐在床邊好一會然後再次倒回床上,見鬼的這樣的夢魘還要纏繞自己多久?

 

  「Jaybird你沒事吧?!我聽到你在喊!」青年的叫聲看來驚動了正在休息的隊友,只見RoyHarper衣衫不整,一臉睡眼惺忪的拿著弓箭衝進青年的房間裡。

 

  「Roy我沒事,我很好。」Jason趴在被窩上,抬起頭望著他的隊友。

 

  「真的嗎?」對方看起來還是不太相信自己,也沒有回房去的意欲。

 

  「我可是Jason Todd,鼎鼎大名的Red Hood。」對於Roy無謂的擔心,Jason只是抬起頭,朝對方來一個白眼。

 

  「你難得叫得如此淒慘我還以為……等等Jaybird!我現在就走!把槍放下啊!」看來對方因起床氣的關係對自己失去所有耐性,只見Jason從他的枕頭下摸索出一把手槍並瞄準自己。Roy當然不會讓Jason往自己身上開幾個洞,他馬上識趣地舉高雙手,裝作投降的樣子往後退,在退出房間的同時不忘把房門關上。

 

  房間再次回歸寂靜,Jason鬆了一口氣,把槍塞回枕頭下便繼續趴回被窩上。他用臉頰輕輕蹭磨著柔軟的被子,然後閉目養神。自從Jason從Talia口中得知新任Robin的事後,他便一直被這個夢折磨著。Jason的內心是多希望Bruce為自己而停下,他甚至幻想對方為自己殺了那位瘋子。可惜殘酷的現實卻一次又一次甩了自己好幾個巴掌,告訴自己那是不可能的。在內心的期望與現實激烈的衝突之下,Jason無法從那個夢中得以解脫,內心亦產生一股被對方拋棄的憤恨,他甚至因此想要殺掉那位曾經給予他一切的人。

 

  「要知道殺掉你是件容易的事,Bruce。」Jason朝半躺在地上的男人舉槍,這樣的話內心的那種憤恨大約能夠得到解決了吧?他惡狠狠地盯著對方,但遲遲沒有扣下板機,明明只要一槍就能殺了Bruce,為什麼自己下不了手呢?在對峙的過程中,Jason無意中流下無聲的眼淚,他始終無法對著眼前的男人扣下板機。

 

  後來,Jason遠離Gotham,遠離有關Bruce的一切,選擇跟隊友們到外太空鬼混來逃避對對方的感情。他以為這樣就能讓自己好過一點,但他錯了。那個夢境清清楚楚地控訴著自己,他渴求著Bruce對自己的感情。儘管Bruce曾經為這份感情作出回應,但那不是Jason所期望的答案──對方沒有為自己復仇還任由別人取代自己,即使自己親自回去Gotham,Bruce還是拒絕殺掉Joker。

 

  『原來我在你心裡一點位置都沒有。』現實的殘酷與內心那美好的期望所製造的落差感把Jason打入冰冷的困局,他在夢裡一次又一次的想要抓著Bruce,而最後得到的是披風劃過指尖的觸感。他叫自己趕快面對現實,但心底裡卻十萬個不願意地逃避著。Jason從床上坐起來,一臉倦容的對著從百葉窗的間隙裡透出來的光發呆,逃避現實的青年依然作著那個無法實現的夢。

 

  「小心!Jaybird!」又是一次外太空打鬥,Jason與Roy正被一群外星怪物包圍,而Kori則負責擊落空中的怪物。這樣的打鬥對他們而言簡直是家常便飯,他們總是以寡敵眾地輕易把對手打趴、哭著求饒。不消一會,他們以為自己已經輕輕鬆鬆的搞定這群噁心的小怪物,能回去地球享受一頓豐富的美食時,一直躲在暗處的怪物拿著能量槍朝Jason開了一發。Roy見狀馬上往Jason身上撲去,想要阻止一切,但從槍裡發出的光束還是筆直的貫穿了對方的身體。Jason的血紅染上Roy的臉頰,時間彷彿在那個瞬間凝固下來。

 

  『我死了……?』一陣白光映入眼簾,Jason緩緩的睜開雙眼。繁忙的街景、髒亂的小巷以及熙熙攘攘的人流都讓他感到熟悉,他抬起頭四周打量了一下,他發現自己回到Gotham。

 

  Jason感到煩躁,他記得自己還在外太空跟隊友們逍遙法外,怎麼一下子回到他成長的城市了呢?每次回到這座城市,他總會想起那個可笑的夢,這讓他感到更加煩躁了。

 

  『真是夠了。』Jason露出輕蔑的笑意,嘲笑著無法面對現實的自己。正當他想要趁Bruce發現之前遠離這城市時,直接穿過自己身體而去的女人卻停住了自己的腳步。Jason低頭駭異地看著自己的雙手,雙手看起來跟平日看起來沒兩樣,他伸出手想要隨便拍一下路人的肩膀,而然直接穿過對方身體的手再次把自己震住了。

  『這鬧哪樣啊?!』正當Jason滿腦子疑惑的看著雙手時,小巷傳來的聲音吸引了他的注意。瘦小的身體、黑色短髮還有藍色的瞳孔,手裡還拿著香煙和打火機,這不正是以前的自己嗎?Jason稍微瞥了放在櫥窗裡展示的電視機,畫面一閃而過的日期把他嚇到了--「一九八六年,四月二十五日」,那正是他離死亡不遠的日子。

 

  『我回到過去而別人看不到我。』一下子過多的資訊使Jason一下子反應不來,內心百感交雜,看來連上天也要他回憶一次死亡到復活經歷讓自己正視現實?他站在街頭靜靜地看著曾經的自己,看著自己的身影回憶起死前渴望Bruce的拯救的片段。如果能夠改變一切的話,自己能夠再次站回對方身邊嗎?

 

  「Bruce放手!你抓痛我了!」小巷傳來的騷動打斷了Jason的回憶,他看到熟悉的男人正拉著自己走。等等,Bruce怎麼來小巷找自己了?按照自己的記憶,對方應該跟自己冷戰著,而自己將會去尋找生母。這到底發生什麼事了?為什麼會出現記憶以外的畫面?讓自己回到過去又有什麼目的?Jason覺得自己的腦袋快要爆炸了,他無法理解現在發生的一切。他看著男人把車往莊園方向駛去,決定跟上去查個究竟。

 

  接下來的情景都讓Jason難以相信,甚至重新刷新了他的記憶。

 

  他再次回到那個熟悉的、曾經的家。每天下午三時正都會出現的下午茶──熱氣騰騰帶有濃烈的香甜氣味的小甜餅,冒著白氣、飄著茶香的大吉嶺紅茶,再加上與Dick打鬧的歡笑聲,那是如此平淡又帶有絲微幸福、令人眷戀的日常。如此讓人懷念的場景都讓一直在一旁看著的Jason無法控制他的嘴角,露出淡淡的微笑,但他知道這一切將不會是屬於他的。Jason默默板起臉孔看著站在一旁的Bruce,他看到對方額上所冒出的冷汗以及緊握的拳頭,一臉將要面臨大敵的樣子,看起來焦慮得很,這是將要發生什麼了嗎?

 

  年幼的身軀被子彈貫穿躺在血泊之中、男人傷痛地抱著冰冷的屍體,還有那個雨中的葬禮。Jason一直默默看著不屬於記憶裡的場景,他看著在雨中獨自流淚的Bruce,心裡默默想著一切也許是為了讓自己心裡好過點而作的一場夢,儘管這逼真的像真的的一樣。

 

  『是時候醒來了。』Jason在墓地裡待了一會,準備轉身離開,而眼前的男人亦把鏟子丟到一旁,準備離開。正當Jason想把自己喚醒時,他突然眼前一黑,再次恢復意識時場景便從墓地轉到Bruce的卧室,時間亦從四月二十七日回到四月二十五日。這是無法醒來的夢嗎?

 

  Jason看著Bruce從床上起來,像是知悉未來一樣,去把小巷裡的自己抓回來,企圖改變一切。可惜的是,即使是無所不能的Batman還是敵不過命運女神的安排。Bruce往那個年幼的身軀撲去,而那個年幼的身軀再次染紅街角,他和Bruce在那個染紅的街頭上再次見證自己的死亡。

 

  一次又一次的拯救、一次又一次的死亡、愈來愈嚴重的後果。這些片段一一映入Jason的眼中,看著Bruce多次為了拯救自己而令無辜的人賠上性命,他已經受夠了。為了讓自己活著而犧牲別人什麼的,他無法接受。

  『老蝙蝠停下!讓我死!』Jason曾經因此想要嘗試阻止Bruce,但對方根本無法聽到自己的聲音也沒無法看到自己,而自己也像幽靈一樣無法觸及一切,這根本無法阻止對方。

 

  「夠了老蝙蝠!停下!」直至Alfred因為Bruce要反抗命運的安排而犧牲時,Jason終於按耐不住往Bruce身上撲去,他心裡祈求著奇蹟,讓自己能夠阻止對方,而這次奇蹟發生了。他狠狠的往Bruce身上撲去,把對方撞跌在地上。

 

  正想衝進火場裡把家人救出來的Bruce就這樣被Jason撞倒,他對於眼前這位奇怪的、戴著紅頭罩的青年的的阻止感到憤怒,他一拳猛力地往對方腹部揍去,再一腳把對方踹開。對方因為被揍痛而稍稍鬆手,Bruce藉著這個時機馬上從地上爬起來往火場跑去。

 

  「不!停下!」Jason吃痛地捂著腹部爬起來,再次往對方身上撲去。為了阻止對方繼續這沒完沒了的循環,他還送了對方好幾個拳頭,好讓對方清醒點。Bruce對於莫名其妙的被阻止由焦急轉為憤怒,他直接跟Jason在草地上扭打起來,看來只有把對方揍個半死才能停止這無謂的阻止。

 

  「你是誰?!你阻止我的目的是什麼?!」面對陷入狂怒的Bruce,Jason完全不是他的對手。他比平日身手更要敏捷,出手也更要兇狠。Jason很快便被揍得傷痕累累,他吃痛地咳嗽著,呼吸裡帶有微微的鐵鏽味,看來這次傷到內臟了。他現在無力反抗,只能任由對方扯著自己的衣領質問著。

 

  「Bruce……停下。」Jason抬起手臂想要把頭罩脫下,每一下的動作都拉扯著因剛才的扭打而出現的傷口。他咬咬牙,吃力把頭罩脫下再甩到一旁,看來只有這樣才能讓對方順服。

 

  「……你是誰。」Bruce往對方臉上再揍一拳後才稍微冷靜下來,他震驚地看著少年,後退了幾步,少年的臉孔與在火場裡的少年重疊在一起。

 

  「Jason Todd.」

 

  「不,這不可能。」Bruce鬆掉扯著對方衣領的手,後退了幾步,用不可置信的表情看著眼前的少年。

 

  「我原諒你的無力……停下吧,我必須要死去。」失去支撐的Jason跌坐在草地上,他吃力地站起來與對方對視。直到自己把對方撞跌之前,他一直以為這只是一場夢,是上天可憐他而創造的夢。但剛才真實的觸感、激烈的扭打都告訴著自己這是真的。在這個不停重覆的循環中,Jason看到了Bruce對自己的付出及愛,要是自己一早知悉一切的話,他發誓他不會怨恨著Bruce。Jason默默回想起自己曾經如此殘忍地對待Bruce,他內心對對方的怨恨一下子被愧疚和後悔所淹沒,他後悔他對Bruce的所作所為。要是有機會的話,他真想改變一切。

 

  「……。」Bruce沉默地與Jason對望著,而身後的大火正熊熊地燒著。

 

  「See you in the future.」身體開始變得透明,Jason望著將要消失的自己,看來自己成功了,他向對方露出平常的輕蔑笑意。聽說改寫歷史會為未來帶來劇變,Jason不知道自己之後能否再次見到對方,但一直纏繞著自己的怨恨、疑惑總算消失了,即使現在死去的話,也不會有任何的遺憾。Jason閉上眼睛,在火光的映照下消失,不留一點痕跡,像不曾出現在這個時間上。

 

  『……?』刺眼的白光再次映入眼簾,Jason再次緩緩睜開眼睛。他打量了四周,發現自己插著點滴躺在床上,看來天堂和地獄都把自己趕出來了。

 

  「Jaybird你醒來太好了!」眼見昏迷多日的Jason終於回復意識,Roy激動得緊緊抱著對方。

 

  「痛痛痛痛!Roy Harper你給我放手!」對方過於熱情的擁抱再次拉扯著被Bruce打傷的傷口,這讓Jason忍不住喊了出來。看來之前所發生的一切不是一場夢,都是真的。

 

  「怎說我在你床邊照顧了你多日,讓我抱一下又如何啦!」Roy撇撇嘴,十萬個不願意地放開手。

 

  「……我沒死,不用這樣,okay? By the way, Thanks.」看著對方小孩子似的行為,Jason伸手拔掉點滴,扶著額頭起床,但最後他還是主動給Roy來了一個擁抱。

 

  「Oh god!!! Kori!Jaybird他不正常了!」對於Jason突如其來的擁抱讓Roy感到震驚,平日生人勿近的Jason Todd竟然主動抱了自己,這簡直是太讓人震驚了!他馬上跑出去向Kori說著對方翻天覆地的變化。

 

  「……Shit.」看著隊友的反應,Jason馬上給自己來一個白眼,早知道自己就不應該主動回抱對方。他拿起放在椅上的外套穿上,把桌上的頭罩戴上。

 

  「Jason,Roy說你……你要去哪了?」Kori聽著Roy生動的描述後,激起她的好奇心,想要看個究竟。正當她想要詢問Jason的時候,卻發現對方已經穿戴整齊,準備離開的樣子。

 

  「Gotham.」


评论
热度 ( 18 )

© Aka_404NoFou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