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a_404NoFound

Aka,只會寫垃圾。
Forbidding reproduction & republication without permission.
本站內容未經挼權,禁止轉載。

【TimJay/RoyJay】《Afterburn》 04

Setting 01-03


  風揚起地上的沙土,挾帶著塵粒撫著旅人的倦容,昔日的溫柔變得刺痛,尖銳的沙粒粘著柔順的髮絲、濃密的睫毛,狠狠地爬過柔軟的肌膚,讓人感到一陣又一陣的刺麻。火紅的太陽照耀著土地,只要站著就能感受那種火爐般的燙熱從地上升起,血紅的世界訴說著亡者的憤恨,那些刺痛微風、那些熔人身心溫度折磨著幸存者,這也難怪人們都在地底建構著昔日的樂土,逃避亡者的責備。


  「嘖,該死的。」Jason從機車上下來,取下頭罩,甩了甩頭,想要把那種熱度給甩掉。也許他高估了地上的狀況,煉獄般的火辣被困在幾乎密不透風的頭罩裡,即使是非人之軀,他都能感受人造皮膚幾乎快要被過熱的骨骼燙穿,閉上眼睛還能隱約聽到體內傳來嘈雜的花火聲,簡直是電路板因過熱而損壞的前奏。他用力地踹了幾下機車,引擎依然沒有任何動靜,看來它終於抵擋不了高溫的煎熬正式報廢了。失去支撐的機車被煩躁的男人一下子踢到地上,沙土瞬速在表面蓋上一層厚厚的塵埃,遮蓋那光亮的表面,化作沙土的一部份。

  所有地標都被那「天堂」的光吞噬,四周除了沙土就是沙塵,荒蕪且空無一物。Jason從皮質的夾克外套裡摸索出地圖,他大可直接掏出那小小的通訊器,但考慮到高溫的環境,還是選擇較為古老的地圖吧。他盯著地圖,讓腦海裡那凌散的記憶代入,虛幻的影子模糊地出現荒漠上,繁忙的高速公路、路邊的汽油站與餐廳再次出現於眼前。男人沿著公路跟著悠悠眾多的汽車走,那些被高速揚起的風是如此讓人懷念。

  「嘿Jaybird,我們去吃點什麼好嗎?」那位橘髮男人總是會嚷著去公路餐廳,然後點一份鬆餅,狼吞虎嚥地往嘴裡塞。

  「不,你休想。」但最後還是會被對方強行拉進那殘舊但溫暖的小餐廳,點一杯巧克力奶昔,跟對方在裡頭像普通人一樣渡過一個平靜的晚上,平淡但卻有一絲絲的溫暖。

  「我說你為什麼只是拉著我來這地方。」Jason喝了幾口香甜濃郁的奶昔,瞥了一眼窗外,然後看著對方。

  「嗯……?」Roy放下手中的餐具,嚥下口中的鮮奶炒蛋︰「可你也不是吃得很高興嗎?」他指了對方臉前的布朗尼蛋糕,那是Jason每次也會點的甜品。

  「那是因為你硬拉我進來好嗎。」口是心非的否認內心的感受。

  「哈哈,別總是板著臉,放鬆一下嘛Jaybird。」嘻皮笑臉的繼續享受美味的夜宵。

  Jason踩上一堆破碎的磚塊,幾塊玻璃碎片沿著碎石堆掉落到塵土上,他抬起頭看了眼前的廢墟--那本來是一家公路餐廳,而現在只剩下幾根較為堅固的水泥根和搖搖欲墜的水泥牆,所餘無幾的天花還不時落下點點的水泥碎。男人跨過碎片堆,小心翼翼地踏進去,哪怕稍微用力一點,便會直接化成塵土似的。幾塊碎布簾擋去他的視線,那些焦黑與焦黃訴說著當日的烈火,Jason輕輕地把它撥開,昔日的時光再次映照於眼前。

  餐廳內的廳桌和桌子因高溫而不成人形,扭成一團的躺在地上,與水泥牆互相支撐著。那鋼做的酒吧桌情況也不太好,有一部份已經熔化到地上,光滑的表面也佈滿各種的坑洞。Jason一邊沿著酒吧桌走一邊隔著手套撫摸著曾經光滑的桌面,厚重的灰塵粘上機車手套上,那微微反映弱光的表面為男人留下曾經到訪的痕跡。男人脫下手套,靠著酒吧桌打量著四周,風塵樸樸的旅人、香甜的熱可可、滿桌子的美食,那些平淡的時光已經不復存在。隨著模糊的影子淡淡地逝去,煉熱的溫度與殘破的裝潢,歡迎再次回到地獄。

  Jason把背包放到一旁,靠著水泥牆的角落裡席地而坐,在坐下的瞬間他深深地吐了一口氣,想要把心裡的抑壓都吐到空中似的。他伸手擋著那些穿過碎布簾的日光,合上眼睛打著盹兒。憑著記憶與直覺的指引,他正在前往Blüdheaven的路上去找那陽光般的大藍鳥兒和目中無人的小鬼。

  「Dick和Damian都在那兒,你可以跟他們會合。」Tim來到兄長的身旁,作著道別。

  「為什麼要告訴我?」

  「你總需要休息,而他們能給你暫居地。」

  「別搞亂我的床,我會回來的。」他們互相對望了好一會,直至男人發動引擎,揚起地上的灰土。

  Jason在迷迷糊糊的意識裡想起他的小紅鳥,對方還在New Gotham那兒替老蝙蝠守護著,當然他更相信對方對自己有所隱瞞。男人下意識地摸了外套的口袋,那部通訊器完好無缺的在裡頭,他豫疑地把手探進去又抽出來,最終還是打消通訊的念頭,他可不是思鄉的人。Jason最終決定在地圖上標上新的記號後便昏沉地陷入夢鄉,在這曾經的香甜裡作稍微的喘息,暫時逃離殘酷的現實。

  隨著時間的轉移,Jason在半睡半醒狀態之下被寒冷的空氣喚醒,他揉了一下冰冷的鼻子,伸展一下發麻的四肢,從地上爬起來。沒有月光,四周都是漆黑一遍,男人抬起頭一望,從那破碎的天花裡可以看到天上一層厚重的灰黑,看來將會有一場暴雨。他哆嗦地抖了一下腿,揉掐一下因冰冷而僵硬的雙手,拉起倒在一旁的背包,準備出發。

  Jason在這寒冷的天氣下只是穿上普通的機車外套,他記得背包裡有一條圍巾但並不打算圍上,寒冷對他而言只是一種感覺,一種告訴他依然活著的感覺。他不會因此著涼,也不會因此冷死,再逼真的程式與組件也無法掩蓋作為人類的Jason Todd已經死去。男人無趣地踢著沙土,揚起陣陣的灰黃,為沉悶的旅程中帶來一點點的娛樂。

  天色愈來愈暗,前方的景像愈發模糊難辨,但這並不影響Jason繼續前行。他重新套上頭罩,開啟夜視模式。前方的景色染上一層瑩光綠,依稀地描繪著輪。內心的焦躁驅使著男人在漆黑中前進,混雜的思緒在腦內飛快地回轉,沒有任何停頓,身體單純地步行於荒蕪的世界,靈魂於記憶中的世界前行,活於兩個世界。他在腦內猜想著各種的狀況─-儘管不願承認,但他心裡還是有點好奇其他人的狀況,準確點也許是擔心,內心那種欲要爆發、抑壓的良久的情緒總是讓他不由自主地想起有關莊園的一切。

  「你會回來的,你總得需要一個歸宿」他的小紅鳥曾經對他這樣道。

  「我已經有了。」他有Roy與Kori,他們湊在一起也活得好好的。好吧,也許在心底裡,他對莊園那種復雜的感情都源於想要逃避對Bruce的感情,只是自己不願意承認罷了。

  Jason搖了一下頭,想要甩掉這些思想,但依然緊緊地緊抓著峽小的空間,直到猛烈的震動打斷他的思考。地面猛烈地晃動著,地殻因著強烈的震動出現幾條長而寬的裂痕,細微的分支沿著裂痕往四周擴散,侵蝕著乾涸的泥土。那些褐黃碎土逐漸掉落到深淵裡,沙土沿著傾斜的地面流向那下陷的洞口。男人因著晃動而摔在地上,沙土緩緩地推著他朝那洞口進發。Jason心中暗叫不妙,直覺告訴他那個洞口不會通往存於愛麗絲夢鄉的地下王國。他狼狽地從沙土中掙扎,跌跌撞撞地從幼細的沙上爬起來,然後再次滑倒在鬆軟的沙土上。

  『Shit.』時間還沒等到他爬起來,身體已經往深淵逼近。Jason立馬以半爬半走的姿態往上逃離,爬上較為平坦的沙土,他左顧右盼著四週,尋找可以暫時藏身的掩護物。正當男人覺得希望渺望時,幸福女神還是眷顧著他,他在荒蕪的荒地上發現幾塊大石,而且還是在咫尺之間。他內心暗暗地雀躍了一下,奮力地挪動著身軀,直至手心傳來粗糙且堅硬的觸感才稍微鬆一口氣。

  Jason爬到巨石後方,使沙子不能再次把他推到那貪婪的小嘴裡。他從巨石邊緣探出頭來,想要搞清楚這突如其來的坑洞到底是怎樣的一回事。男人靠著夜視模式的螢光綠依稀地觀察著洞口的情況,只見它饑餓轆轆似的貪婪地吞噬著大地,下陷的範圍愈來愈大,沙土繼續餵養著它,彷似想要填滿那無底的貪婪似的。沙粒平靜地往那小嘴傾瀉,小嘴依然繼續吞食飼料,看似只是普通的地表下陷,並不是什麼奇特的狀況,正當男人想要離開這危險的範圍時,地底深處再次傳來劇烈的震動,看來那不是普通的洞口。

  墨綠的藤蔓從那缺口裡冒出,快速地侵佔了整個下陷的地表,直至一個巨型花苞被藤蔓帶到地上才消停。濃厚的黑雲奇蹟似的漸漸消散,那銀白絞潔的月亮再次出現,銀白的月光溫柔地灑在大地,映照地上的一切。Jason關掉頭罩內的夜視模式,靠著月光繼續他的夜間行動。

  柔和的銀白映照著墅綠的藤叢,藤上那光滑的尖刺反映著月光下,像在鎂光燈下閃閃發亮的寶石一樣,美麗而危險。那花苞在月光的照射下由石灰一樣的灰白漸變為誘人心神的淡粉,在漆黑中利用冰冷的月光做著光合作用似的。花瓣一片一片的、緩緩地盛開,一雙青黃的雙手高高舉起,渴求著更多的月光似的,想要更多的月光。

  一直在巨石背後默默觀察的男人簡直看呆了,那雙帶著利爪的纖纖玉手,像玫瑰花的淡粉花瓣一樣般的頭髮,與捕蠅草融合的身軀,反射著月光的青黃色蠟面肌膚,像一顆人形植物似的。她張開那深淵源的雙眼,綠色的瞳孔在銀白的映照下變得跟螢光綠一樣,她那性感的雙唇緩緩作動,彷佛想要引誘別人親上這柔軟的唇瓣。她嘴角微微上揚,露出淺笑,即使她現在擁有怪物一樣的身軀,但也遮蓋不了她自身那邪魅的氣質。

  她瞇起雙眼,高舉雙手,一邊享受著月光谷一邊緩緩地道:「Hello world.」那是一把混雜著妖怪低聲咆吼的女聲,從那低沈的聲音就能知道⋯⋯這顆人形植物就是Poison Ivy。

  Jason心中暗叫不妙,他身上的裝備非常簡陋,他身上只有幾把軍刀和一把只有幾發子彈的手槍,先前的子彈早在New Gotham用光了,只要能夠到達Blüdheaven,他就能給自己重新搞一套裝備。男人一邊盯著那危險的女人一邊躡手躡腳地往後退,若果跟對方發生任何衝突大約不是半身不遂就是傷痕滿滿,現階段還是先離開這鬼地方,反正對方在這荒蕪的地上也幹不了什麼事。

  「Oh Shit.」正當男人以為自己能全身而退時,幾條墨綠從地上冒起,緊緊纏著他的身軀讓他動彈不得,只見Poison Ivy露出危險的笑意,用植物挪動著身軀往他逼近,看來現在別無他法。他從袖口裡抖出一把軍刀,準備給對方一個「驚喜」。

  「剛好我的孩子有點餓呢,蝙蝠崽。」Ivy瞇起眼睛量著眼前的男人,然後操控著藤蔓將他高高舉起:「你會是美味的飼料。」

  藤蔓高舉著Jason,使他不能用軍刀擊殺那女人,但他沒有因此放棄逃走的意念,他一邊暗地裡用軍刀磨斷那些粗糙的墨綠一邊調侃著她:「噢。那你的孩子可會食物中毒呢。」

  「你覺得能在幅射下生存的植物會怕你那金屬的身體嗎?」她知道了,然後用著事實再次揭開他的傷口。

  「你這婊子!」他咬咬牙,滿腔的怒氣傾瀉而出,想要藉此逃避內心的糾結,想要藉著憤怒的怒吼忽視殘酷的事實。

  「反正你也活不過今夜。」

  正當那墨綠的藤蔓想要撕裂那金屬的軀體時,銀光一閃,男人從束縛中得以解放,投入自由的擁抱裡。在他墜落到地上時,一個熟悉的身影映入眼簾,接著手心傳來溫熱的觸感,兩個身影在空中一閃而過,只剩下那朵在夜中盛放的毒花。


评论
热度 ( 13 )

© Aka_404NoFou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