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a_404NoFound

Aka,只會寫垃圾。
Forbidding reproduction & republication without permission.
本站內容未經挼權,禁止轉載。

【TimJay/RoyJay】《Afterburn》05

Setting 01-03 04


  他們在空中飛翔了一下,清風輕撫著結實的身軀,卻無力承托。在空中的時間雖短,但就在那瞬間他們遺忘殘酷的世界,不再受制於機械的身體裡,緊抱著自由。然而下一刻便被自由丟落到地上,重回現實的籠牢裡,沙土一下子飛淺出來,然後像雨沬般回歸塵土。他們因著衝擊力在沙土上滾了好幾圈才漸漸地停下,那些沙粒跑進男人的鼻腔,捲進那峽小的氣管,掉進那脆弱的肺部裡,他拼命地咳嗽,讓那些塵埃全都回到地上。他擦擦嘴,在溫柔的月光下站在鬆轉的沙丘上。

 

  Jason瞇起雙眼盯著陌生的男人,對方背著月光而站,替臉孔蒙上一層面紗,讓人無法識認。他拍了拍身上的沙塵站起來,那月光下的身影勾起腦海深處的記憶,那些想要拋棄但卻拼命緊抓著的記憶,眼前的男人散發著熟識的味道,像黑暗騎士,但卻有著差異。Jason肯定眼前的男人絕對不是他所追逐著的身影,那個身影才不會穿著風衣在夜中飛翔,眼前的只是失敗的模仿者。眼見對方默不出聲,他輕咬了一下下唇,帶著銳利的敵意,舉起手中的手槍,緩緩地道:「你以為你是『他』嗎?你是誰。」

 

  「我確實不是『他』。」男人走上前,銀光從他背後退去,臉上的陰霾跟著消失,樣貌變得清晰起來。Jason一直盯著他的臉,近乎一樣的臉孔、一樣的高度、一樣的聲音,與腦海裡那些碎片混在一起:『不是他,這人不是他。』然後又從記憶中分離,他皺起眉頭,那傲慢無禮且幼嫩的聲音在耳邊迴響,虛幻的幼小身影與男人重疊在一起。

 

  Jason半張著嘴,說著無聲的語句似的,腦海裡冒出各種的猜測。他們沉默地停留在各自的世界裡,直至低沉的聲音打破沉寂:「Damian,對吧。」就只有那頭小鬼流著Wayne的血液,他記得Alfred曾經說過對方跟少爺是如何地相似,而現在他跟那不善表達的男人一樣,複製品似的。Jason眨了一下眼睛,目光從對方身上退去,說出那唯一的答案。

 

  「你看起來不好。」Damian走到Jason面前,他的黑影蒙上了他,跟當時第一次遇上那男人一樣,被威嚴震懾。

 

  「現在是什麼時候。」曾經的小鬼長得跟那充滿威嚴的身影一樣,Jason瞥了一眼黑夜,從有限的認知中思索著這個危險又殘破不堪的世界--非人之軀、捕捉手無寸鐵的平民、實驗、異變、核戰。小紅鳥還說過自己沉睡了好一段時間,難道是睡掉了十多年的時間?不,那應該不太可能,小紅鳥就跟以往一樣,沒有什麼變化,除了那雙雪白的大翅膀。

 

  「核戰後兩年。」Damian雙手抱臂,一臉不可思議地盯著比自己還要矮的兄長,透澈的瞳孔微微映出驚喜的光采︰「我們以為你死了。」短暫的時光裡對方完全消聲匿跡,有人說他死在那條陰暗的小巷裡,也有人說他已經化左土地的一部份,從夜裡得來的零碎的消息都說著:『Red Hood死了。』但他重新站在自己的眼前。

 

  「……。」Jason轉過身,隱藏自己的想法。看來小紅鳥隱瞞了一切有關自己的事,Damian並不知道『身體』,也許連New Gotham的事也不知道。他微微側頭,用眼角的餘光打量著對方:「你怎麼在這兒。」按道理對方應該和老蝙蝠一起才對。

 

  「來搜索。」

 

  「一個人?」

 

  「不。」

 

  「老蝙蝠?」

 

  「不。」

 

  「……。」Jason立馬轉過身,焦躁地問:「他去哪了。」自他再度醒來後,Bruce的一切像憑空消失一樣,沒有人提起那位黑暗騎士,甚至連小紅鳥也閉口不提。在New Gotham的期間,他以為對方只是暫時離開,那人怎可能會丟下那座夜與黑暗的城市?但竟然真的消失了一樣,所有人都無動於衷。雖然Bruce在過去曾經消失了一段時間,還為整個家族帶來了騷動,但他還是回來了,而這次的感覺不一樣,整個存在消失了一樣,連Tim也沒有四處打探。

 

  「我不知道。」Damian的神色暗淡下來,他走上來抓起兄長的手臂往月光的方向走去,沒有任何退讓的餘地:「我們去和Grayson會合。」

 

  「……。」男人用力甩掉弟弟的手,即使是鋼鐵之驅但還人造的手臀是能感覺到被用力擠壓的痛感,他伸手輕輕揉掐一下被抓得發痛的位置。他瞥見對方因此而惡狠狠地盯著自己,便從容地道:「繼續走吧,我正好要來找你們的。」

 

  他們沿著月光的方向走,沉默地在無際的荒漠中前行,互不理睬。在行走的同時,Jason那峽小的密室裡迴響著各種的疑問,他看著旁人的身影,最後選擇把嘴邊的說話塞回那小小的密室裡。『那副身軀是怎樣一回事?』是因著異變還是其他原因?還是說是跟自己一樣,那是被造出來的身體?他不敢說出來,也許是恐懼著對方的答案。心中的困惑無法舒解,他的思路開始混亂起來,頭崩欲裂,說不定機件組成的腦袋下一刻會變成碎片。他隨意地望向黑夜,想從黑暗中找出脫離現實的出口,卻讓他更加沉醉於自己的思緒中,與旁人和世界割裂。Jason有點想念那頭陽光的大藍鳥,他需要有人隨意說點什麼分散注意力。

 

  在漫長的路程中,他們晨曦到來之前來到Blüdheaven。Jason對這座城市的印象是比Gotham還要險惡的城市,而如今而成一座死城,跟Gotham遺址差不多,到底都是頹門敗瓦與廢墟,以往的摩天大廈只剩下較低的樓層,高層的已經倒塌在地面上,外露的鋼筋水泥扭曲在一起。他們跨過水泥牆,走進一座廢置的建築物內,內部已經被火光毀壞得差不多,到底都是碎掉的磚塊,但一些較為堅固的傢俱還是存活下來,看來情況比Gotham好多了。

 

  「Damian,你找到什……噢天……。」穿著保護衣的男人從其中一間尚算完整的房間走出來,直當他想慰問離開多日的弟弟時,他的視線對上了人造的男人,即使隔著防幅射的面罩,那喜出望外的神色依然清晰可見:「Jason,太好了。」他走到男人面前,將對方緊緊擁入自己的懷抱裡。

 

  「我們以為你死了。」他緊緊地擁抱著失而復的弟弟,久久也不願意鬆手,深怕這那一道幻影,隨時消散於自己眼前似的。

 

  「地獄並不歡迎我,Dickie bird。」Jason難得任由對方隨意地擁抱著自己,他心裡確實挺想念他來著。

 

  「你得穿上保護衣,長期暴露於幅射中可不好。」Dick想起什麼重要的,馬上鬆開手想要讓弟弟換上一套保護衣物:「這兒還有幾套的。」

 

  「不,我不需要。」看來對方並不知道自己的遭遇,他馬上抓住兄長的手臂,讓對方停下來:「我有頭罩,那可以過濾空氣中的幅射。」Jason趕緊給自己套上頭罩,雖說穿上保護衣物無傷大雅,但他討厭那種感覺,那種被限制一切的感覺。

 

  「……。」Dick停下腳步,打量了身後的弟弟,最終打消了念頭,開始噓寒問暖:「這兩年你去了哪?」

 

  「那不重要,倒是你們怎麼了?小鬼他發生什麼事了?」Jason側頭示意著身邊的Damian,他就一直很在意對方的身體,既然有辦法製造新軀體再進行轉移的話,那麼普通轉移身體的事應該並不困難,近乎一樣的身體實在不禁讓人懷疑起來。

 

  「Damy他受到幅射影響,身體發生了異變。」在核戰過後,Dick心急如焚地套上保護衣服往地面搜索,當時他跟Damian在混亂期間失散了,從天而解的火光加上震盪把他們分隔到兩個世界去。他在廢墟裡尋找了一段時間,儘管可能是天人兩隔,他還是希望能找到有關弟弟的遺物,即使只是一塊殘破的衣服碎片。幸運的是,上帝沒有放棄年幼的生命,反而賜予他更強壯的身軀,但奪去了他應有的時間。

 

  Dick最終在在廢棄的大樓裡找到Damian,但卻發現原本年幼的弟弟已經長成青少年的模樣。他把他抱到較為結實的廢墟裡,喚醒陷入昏睡的弟弟,然後在地面待了幾天。男人吃驚地發現弟弟一天比一天健壯,一天比一天更加接近衰老,他的時間完全遇世界脫離,比一般人快了好幾陪,消耗著原有的生命。

 

  「如果失去藥物的控制,Damy早就不在了。」眼見被加速的時間無法消停,加上沒有任何先進的設備的幫助,這讓Dick從心底裡感到絕望,那種孤立無援的無助感,他無法拯救最小的弟弟,只能在一旁看著對方的生命一點一點地消逝。

 

  「這是Chlorpromazine*,能減漫他的成長速度。」幸好日漸危急的關頭下,Tim來到Blüdheaven進行搜索並發現了他們。他靜靜地觀察Damian幾天,然後從萬用腰帶裡掏出一支藥劑遞給Dick:「我是從醫院裡找到的,我想你可以去尋索一下。」

 

  Dick接過藥劑後,Tim開始收拾行裝準備離去。在男人替弟弟注射高濃度的藥劑後,他徐徐地道:「你要走了?」

 

  「嗯,我要去Gotham看看。」

 

  「我們之後和你會合吧。」

 

  「不用了,總有人要留守在這兒的。」Tim遞了兩部通訊器給兄長:「有什麼重要事就聯絡我,電量不多省點用。」

 

  「所以你們早就遇到Tim了?」看來是成功救活自己之前的事。

 

  「嗯,之後我們還是去了次Gotham,但哪兒什麼都沒有。」

 

  「……。」看來他們並不知道New Gotham的事。

 

  「你應該去了吧,有什麼發現嗎?」

 

  「嗯,我去了。」Jason思考了一下,決定隱藏部份事實:「我遇到小紅鳥,他讓我到這兒找你們。」

 

  「有說原因嗎?」

 

  「他說我能在這兒休息,倒是你的城市最後怎樣了。」

 

  「她被搬到地底,而我們只是上來搜索一下,看看還有什麼東西還能用的。」Blüdheaven的命運跟Gotham一樣,被統治者強行搬到地底繼續他們之間的遊戲:「我們一會就會回去,我想你應該會多待幾天對吧?」

 

  「嗯。」Jason的內心掙扎了一下,最終還是沒有透露NewGotham的事,他暫時不想暴露有關那兒的一切,包括自己的身體。他挨著破舊的醬身,裝作無趣的樣子:「那兒沒什麼改變嗎?」

 

  「……。」Dick沉默了一會,道出一部份的事實:「自從世界經歷過核戰,一切都變了。」

 

  「Grayson,我們什麼時候回去。」一直在一旁聆聽的Damian打破他的沉靜。

 

  「旁晚,到達時剛好是深夜。」Dick走到窗邊,輕輕用手指在佈滿塵埃的百葉簾間撐出微微的隙縫,熾熱、毒辣的陽光隨即穿透到地上。男人馬上縮掉手,擺動一下差欠被陽光燙傷的手指,讓空內較為冰冷的空氣舒緩一下火辣的痛:「外頭有點熱,我們最好現在睡一下,晚上可是有活要幹。」他隨意在一個角落裡坐下,閉目養神。

 

  Jason把背包扔到一旁,挨著牆壁席地而坐,經歷一整夜的逃脫與趕路,身體雖不疲憊但他的腦袋都快要虛脫了。幸好與Dick交談過後,他總算能安心下來,腦中部份的疑問總算得到解答,雖然對方顯然在隱瞞著事實,但他還是得到算是有用的情報,看來整個世界的城市都搬遷到地下,而小紅鳥向他們隱瞞著什麼不可告人的事。

 

  『Bruce應該還活著。』看來之前的猜疑都是錯的,那不是老蝙蝠的身體,而黑暗騎士一定在暗處繼續觀察著整個世界。Jason打了一個呵欠,合上疲倦的雙眼。

 

 

*Chlorpromazine :精神科藥物,大劑量時又可直接抑制嘔吐中樞產生強大的鎮吐作用,抑制體溫調節中樞,配合物理降溫,使體溫降低,基礎代謝降低,器官功能活動減少,耗氧量減低而呈「人工冬眠」狀態。<<我想我應該沒找錯資料的。


评论
热度 ( 12 )

© Aka_404NoFou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