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a_404NoFound

Aka,只會寫垃圾。
Forbidding reproduction & republication without permission.
本站內容未經挼權,禁止轉載。

【TimJay/RoyJay】《Afterburn》07

Setting 01-03 04 05 06


  Jason跟著Dick的帶領下來到他們在Newheaven的基地,那個位於地面入口處的另一端,也就是被這座城市所遺棄的土地。聽說原本是這座城市在地下的開端,重建工程也幾乎快要完成時,他們就突然把它給遺棄,讓其成為「死地」。那兒是人工陽光無法照射之地,陰濕的霧氣總是纏繞樓去人空的大廈,連溫度也比城市中心低上若干度,四處都是灰諧,與真理田園*一樣,帶領純潔的靈感通往幸福之所愛麗舍樂園*,讓罪孽深重的靈魂墜入地獄。貪食者一般都不會接近死地,他們身上沾滿無辜的鮮血成為被咀咒的生命,每天受低吟的咒罵所折磨,還不時看到肢離破碎的虛影散落在房間的角落,在夜間纏上大床,與他們同眠。被咀咒的生命害怕纏繞死地的濃霧,濃霧裡彷彿能看見亡靈的身影等待著他們,隨時用利爪與利牙撕裂他們的身軀。但一切都是內心的罪疚感作祟,什麼鬼怪與亡靈根本就不存在,那些幻影早已隨著恐懼與他們相依而存。

 

  無人踏足的死地成為絕佳的匿藏地區,沒有人知道他們的存在,他們將成為都市傳說,成為耳口相傳中黑夜的亡靈。貨倉雖略為簡陋,只有簡單的家居,還有一點兒的糧食儲備,但尚算一個良好的棲身之所。Jason好奇地盯著牆上的地圖,那是一張Newheaven的地圖,上面佈滿各種的紅點,各種顏色的線穿橫交錯,圍繞著城市的中央。

 

  「那是兩年內『幸運兒』消失的地點。」Damian注意到兄長的視線後,走到對方的背後跟對方解釋:「那些線是我們連起來的,結果發現都是避過市中心的位置。」

 

  「……你們有到市中心看看?我是指那棟市內最高的大廈。」Jason下意識摸了一下下巴,想起那棵高得基乎貼上人工天幕的大廈。他從踏足這片腐壞的土地被那摩天大廈吸引,直覺告訴他能從那兒找到一切所需。

 

  「我跟Grayson嘗試潛入,但那兒的保安比我們想像中嚴密。我們的『玩具』不多,兩個人比較吃力。」Damian想起之前的差點掉命的潛入行動。在大災難之後,他們失去了大部份的『玩具』,特別是高科技的那些,只剩下比較基本的蝙蝠槍、蝙蝠標,要潛入那所擁有高科技保安系統的大廈近乎是不可能的任務。但他們是蝙蝠崽,他們總能完成不可能的任務。他們用手碗上的微型電腦黑進那個嚴密的系統,得到大廈的結構圖,他們翻找了好幾次也無法找到目標--「大廈控制室」,但還是從一處通風口潛進去了。

 

  他們擠在窄小的通風管道,用力地扭動身體緩慢地往目標房間前進,Damian開始懷念他曾經那小小的身軀,最少能方便進出窄小的通道,不會出現卡死在裡頭的危機。他們在裡頭苦苦掙扎了一段時間終於看到從氣窗微弱地透進來的光,死灰復燃的激動在內心蔓延,他們拆開那扇氣窗,滑進底下的房間。

 

  Dick抬起頭的瞬間就被怔著了,良久出艱難地發出一聲:「……幹。」在純白的房間裡等待著他們的是炮塔*大軍,用作瞄準的紅外線都照滿他們的身體,只要有丁點的動靜,他們的身體就會變得跟蜂巢一樣,沒有一處是完整的,血液和肉塊即會灑滿整個房間,滿地盛開著血肉之花。

 

  「Run!」Damian立馬不顧一切踹開身後的門,拔足狂奔。就在他們跑離房間的一下,火光不停在房間裡閃爍,那些小型的炮塔追趕著他們,跟在他們的身後密集地掃射,直到他們衝破落地玻璃,撲往空中才停止。那些炮塔墜落到地上,連續不斷地發出爆炸聲,彷似向裡面的統治者發出警告--「愚民開始反抗了。」

 

  Jason亳不猶豫地脫口而出:「算我一個。」那座大廈到底隱藏著什麼要讓那些統治者設下密不透風的防禦,那兒說不定就是所有謎團的答案,也許能夠知道計劃的意義……說不定能從記錄中找到那個名字。

 

  為什麼要來Blüdheaven?Jason也摸不清頭腦,他記得還在Robin的時候跟自己提起Roy Harper這個人,印象中他們是非常要好的朋友,也許對方曾經到訪這塊敗壞的土地,留下微小的記號便離去了。他跟自己一樣都是不受地獄歡迎,即使再惡劣的環境也能掙扎求存,他們的人生就是靠著掙扎走過的。他從毒癮的陰影下重新活過來,他從死亡與憤怒的陰影下活著,在這廣大無際的世界裡遇上,成為同伴並肩而行。

 

  那位橘髮男人對Jason而言是不可缺少的存在,他們之間的關係是他的一切,兩個缺失的靈魂在黑暗互相扶持,等待晨曦出現的一刻。他們在黑暗中互相拯救對方,成為自己的一部份。雖然那男人總是說著無趣的笑話,遊戲人生的外殼下的心思熟慮總是替他驅散內心的緊張與陰霾,他們就是如此熟悉對方,用笨拙的方式去愛著對方。

 

  Jason還記得自己失去所有記憶的事,當然那男人難得認真起來,即使面對死亡也要喚醒那些被捨棄的記憶。如今是償還的時候,他不喜歡欠別人人情。不管生死,他都要把對方找回來。

 

  「你們趕快去休息吧,我們還要夜巡。」Dick拍了弟弟們的肩膀,催趕了他們一下,便回房間休息去了。

 

  「……。」Jason看著他們的背影,直到房門被關上才移過視線。他直接放鬆地躺進皮質沙發上,讓自己的身體陷進鬆軟的海棉裡。他再次摸出口袋裡的通訊器,凝視著那漆黑的螢幕,猶豫著應否發點什麼讓對方知道,最終還是收到口袋裡。他決定結束潛入行動後才和小紅鳥聯繫,順道藉此從對方口中套出一些風聲。

 

  他翻了一下身子,把頭窩在手臂裡,像嬰兒一樣捲縮著身體。睡眠對他來說可有可無,機械的身體不會感到疲憊,也不需要呼吸與進食,唯一的疲憊是沿自他對自身的嫌棄,非人的他到底是一個怎樣的存在?失去肉身的他還擁有靈魂嗎?還是說只是一個名為「Jason Todd」的程式,作著生前應該會作的事。失去作為人類的基本需度但卻有著複雜的思考與感情,嚴重缺失的靈魂能到達天堂嗎?頭腦開始發熱,傳出隨時要炸裂的感覺,他趕緊合上眼,讓大腦進入休眠。既非「幸運兒」又不屬於「異變者」,這樣的自己到底是什麼?

 

  無法深眠的男人在模糊的意識裡隱約聽到愈來愈接近的腳步聲,他猛然睜開眼睛,本能地掏出手槍指向來人的眉心。只見Dick舉起雙手,露出尷尬的笑容:「Littlewing,是我。」Jason緩緩放下手槍,緊張的氣氛一下子消散。

 

  「來和我喝一杯?」Dick拿起放在地上的啤酒,一臉期待的望著弟弟。

 

  「……我戒了。」Jason盯著熟悉的啤酒瓶,咬了一下下唇,隨意撒了一個謊推搪了兄長的邀請。

 

  「這還真是讓人驚訝……」但他似乎還沒有放棄,拿起啤酒,無視弟弟的抗議,強行擠到沙發:「趁Damian還沒醒來,你最好給我坦白。」原本輕鬆的氣氛一下子緊張得凝固起來,他盯著Jason的臉,不讓對方有退卻的空間,帶著威嚴的氣場強迫弟弟吐出真相。

 

  「……。」Jason垂下頭,陷入沉默,似乎還在掙扎著,但最後他緩緩道出真相:「事實上,我是被小紅鳥救起來。我醒來就已經在New Gotham那兒了,我醒來沒多久就從那兒來找你們了。」

 

  「那你不受影響嗎?」

 

  「該我問你了,你跟那小鬼到底發生什麼事了?」Jason立馬轉移話題,不讓對方深究下去。

 

  Dick無奈又帶點悔疚地嘆了一口氣:「這是一個意外。」

 

  正當他享受完清晨的陽光,換上一件寬身的T恤準備洗刷自己時,他看見一個年幼的身影坐在客廳的沙發上,還帶著一點不耐煩的表情,繞著二郎腿朝他喊:「你也太晚起床了Grayson,我從早上六時坐到現在。」那是他最年幼的弟弟,也是現任的Robin--Damian Wayne,對方稀有穿著一套休閒的運動服出現在安全屋內。Damian多數都是趁夜巡後順道偷來安全屋,他甚少以這樣的姿態出現在屋內。

 

  「你怎麼在這兒?難道……離家出走嗎?」Dick把浴巾搭在肩上,一手拿著牙刷和水杯。

 

  「父親叫我來的!」Damian抓起沙發上的長褲朝兄長臉上扔去,並露出嫌棄的表情:「還有穿上褲子!你的內褲簡直噁心死了!真不敢想像Todd那傢伙的安全屋比你的還要乾淨得多了,還有我餓了。」

 

  褲子準確無誤地打中Dick的臉頰,跌到地上。男人彎下腰把褲子撿起來:「我才剛睡醒……嘛,我們一會到街外找吃吧,我昨夜好像把家裡能吃的都吃掉了。」然後把牙刷塞進嘴裡,往浴室裡走。

 

  待Dick完成整理儀表後,他們來到小區的一間小餐館,Damian顯然是餓瘋了,他點了近乎他食量兩倍的食物,而且有一半以上都是甜點,像前輩子沒吃過甜點一樣,看來他在莊園裡忍來了很久,那位老管家可不會隨意讓小孩子吃上大量的甜食。Dick看著Damian狼吞虎嚥的樣子忍不住笑了起來,對方的食相跟同齡小孩沒分別,他遞了一張面巾,笑瞇瞇地道:「你的嘴角都是奶油,擦一下吧。」

 

  「嘖。」Damian接過面巾,隨意地往嘴角擦了幾下被丟到一旁,繼續他的甜點大餐。

 

  「說起來……Bruce怎麼要你來了?」Dick喝了幾口咖啡,一臉不解地望著弟弟。

 

  「我不知道,父親讓我來,我就來了。」他依舊專注眼前的蛋糕,不停地用叉子往嘴裡送,塞滿整個嘴巴,食相看起來有點像小時候的Jason。

 

  「……。」Dick無趣地打量在窗外,暖和的陽光、豐富的早餐以及難得休閒的時光,今天真是一個不錯的日子。外頭的市民如常地趕著上班,學生背著書包歡快地在行人路上追逐,他的同僚還靠著警車一邊吃著甜甜圈一邊喝著黑咖啡,麻雀吱吱喳喳地在空中飛翔,又是平平無奇的一個早上。

 

  如此平和與寧靜的時光被貫徹城市的鳴笛聲破壞,眾人都停下來茫然若失地望著天空,鳥兒被鳴笛聲嚇得飛到遠方,先是陷入寂靜,然後混亂便從靜默中爆發。原本呆若木雞的表情突然轉為驚慌,漫無目的拔足狂奔。Dick從椅上站起來,Damian也停下手中的叉子。「快逃!核彈來了!」一名陌生的男子打開餐館的大門往裡頭一喊,食客們趕忙丟下手中的餐具,往外逃命。

 

  「Damian你快跑到裡頭,我一會去找你。」Dick從口袋裡拿出警勳扣在身上,帶著年幼的弟弟往最近的地鐵站跑去,然後在入口處與Damian分別。

 

  「等等,那你呢?」Damian抓著兄長的手臂,看來不願意自己一個逃命去。

 

  「我要理行警察的職責,你現在給我到裡頭去。」Dick露出認真的表情,強硬地驅趕著Damian,但對方不為所動,一直站在他身邊。

 

  「誰來幫幫我?!」直到一把年幼的呼喊聲打斷了男人的指揮工作,他看到有位女生跌跌撞撞地奮力往地鐵站跑來,看來是在混亂間扭傷了腳裸。

 

  「我去把她帶來,你繼續指揮。」Damian拋下這句話便穿過驚慌的人群,往外頭跑去。

 

  「等等!Damian!」正當Dick伸出手想要抓住對方時,大量的人流湧入地鐵站,把他擠到裡頭去。男人依舊向著男孩的背影伸手臂,想要抓著他的身影。他從指間看到火光從天而降,白光捲著灰塵穿過整座城市,那些火光的衝擊讓地鐵入口不支倒塌,水泥巨塊堵塞了出口,阻擋了火光,保護了站內的市民。

 

  「Damian!」在水泥塊擋去最後一絲光線時,男人奮力喊出男孩的名字,但對方再沒有回來的機會。

 

  「……。」Jason沉默地拍了拍對方的肩膀,努力擠出安慰的說話:「那不是你的錯。」

 

  「……謝謝你。」

 

*真理平原:過了阿刻戎河河後的廣闊的灰色平原

*愛麗舍樂園:希臘神話中的天堂。

*炮塔:《Portal》遊戲中的一個武器


评论
热度 ( 13 )

© Aka_404NoFou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