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a_404NoFound

Aka,只會寫垃圾。
Forbidding reproduction & republication without permission.
本站內容未經挼權,禁止轉載。

【TimJay/RoyJay】《Afterburn》08

Setting 01-03 04 05 06 07


   男人大口灌下啤酒,濕潤了他那乾燥的喉嚨,幾滴啤酒沿著嘴角流下,打濕他的上面。他用手背擦掉殘留嘴角上的啤酒,因著酒醉說出內心的擔憂:「說起來,你在New Gotham那兒有看到Bruce嗎?」

 

  「沒有,像之前一樣。」Jason指的是那次蝙蝠俠死後,他們為了那個黑暗騎士的名號鬥得你死我活,然而他沒有握上兄長的手,墜進那自我毀滅的深谷裡,讓仇恨埋葬了他。他多希望能忘掉這糟糕的記憶,但它像刺青一樣,在清洗過後依然會留有淡淡的痕跡,永遠跟隨他一輩子。

 

  「Tim有說什麼嗎?」過於震驚的訊息一下子讓Dick從微醉裡立即醒過來,他一臉不可置信地盯著Jason。

 

  「他有很多事都不說。」他垂著眼,扭過頭,呢喃自言地道:「小紅鳥把我們蒙在鼓裡……。」

 

  「……。」男人納悶地給自己灌上幾口啤酒,各種猜忌一下子填補空白的腦袋,最後回到兩年前的起點,未知的恐懼感從內心深處爆發。他雖然受到神的祝福,免受幅射的侵蝕,但未知的時代還是毫不留情地奪去他的信任感,陷入漆黑的恐懼之中。Dick緩了好一會,在內心的掙扎之下艱辛地道:「你和Tim到底是什麼時候變得如此陌生。」

 

  「你在說什麼瞎話?!」Jason下意識地從沙發跳起來,向著兄長怒吼,想藉此蓋過內心的罪疚感。他暫時還不能讓他們知道自己的事,特別是他內心對於自身的掙扎。在強悍的形象之下,隱藏著細膩的內心,不讓他們陷入自己的痛苦中是他表現溫柔的方法,他就是如此不善辭令:「你是指我不再值得信用嗎Dickie bird!」鋒利地刺傷所愛之人同時讓自己陷入無盡的罪疚。

 

  「不,我是指……」

 

  「不管是你還是替代品,我們都會查出。」一把低沉的男聲粗暴地打斷了男人的解釋,只見Damian靠在門樑,雙手抱臂,一臉不悄地望了沙發上的人造男人:「別想把我們當傻子耍。」

 

  「Damian。」

  「小鬼。」

 

  「你們太吵了,我一早就醒來,只是一直聽著你們在說什麼。」無視兄長們的反應,自顧自地走到沙發旁,一臉居高臨下的樣子盯著Jason,眼神中會散發微微的不耐煩:「我的耐性有限,待行動完結後,你必須一字不漏地交代你的事。否則,我們不會冒風險跟你潛進去。」

 

  Jason盯著Damian,咬咬牙道:「Deal.」當他面對Dick多番的追問,他就知道難以隱瞞下去,但沒料到這天的來臨比預期中還要早。

 

  「……那我們今晚就出發吧。」氣氛愈來愈緊張,Dick趕緊在他們打起來之前說點什麼。

 

  「Grayson你該不會想用之前的方法進去吧?」

 

  「不……」

 

  「事實上我已經有計劃了。」這次換Jason打斷Dick的說話,他站起來走到窗邊,看著遠處人工陽光所到到達之地,這座墜落之城的根源:「現在就開始準備工作,Dickie bird帶我到那座大廈那兒,我要去『借』點東西。」他露出意味深長的笑意,似乎一切都在掌握之中的樣子。

 

  Jason並沒有向他們解釋自己的計劃,只是簡地單要他們聽從自己的指令。他伸手蓋過眼睛,擋著過於耀眼的人工陽光,無趣地踢了踢堅硬的行人路,靠在建築物的外牆上靜靜等待目標出現。Jason靜靜地盯著手中的口香糖,然後塞到嘴裡去。他給自己買了一塊口香糖,粉紅色的那種,小時候常常吃的。他不知道自己為啥心血來潮的想給自己來一塊,也許是想念小時候那種甜膩的味道吧。在冰冷的口腔裡,那香口糖嚼起來像一塊難以咀嚼的橡膠,得比平常人多花一點勁才能反覆咀嚼,他閉上眼睛,回憶起那種劣質的香甜,與嘴裡的口香糖融合在一起,欺騙自己回復味覺一樣,那些香甜是來自嘴裡的。他多嚼幾下便再次回到現實,口中的香甜變回無味的橡膠,但還是讓他從失落的內心中找回人類的感覺。在費力咀嚼與回憶的過程中,他找回活著的感覺。

 

  他繼續凝視著那座高祟入雲般的摩天大廈,心量默默計算著時間。人工陽光慢慢減弱,人工天幕上那清澈的蔚藍色慢慢染上晚霞的紫紅,市內的人機械地過著地面上的生活,失去思考地盲目相信敗絮的統治,可能是知道自己的渺小無能,也可能是懼怕統治背後的黑暗。他們為求生存,選擇捨棄內心最後一絲的人性,甘願為那群獸性的統治者助紂為虐。天幕轉變為淡淡的紫藍色,大廈的自動門終於開啟,裡頭的公職人員緩緩地四散。Jason拍了拍身上的灰塵,揚起嘴角,他的「大魚」要上釣了。

 

  Jason雙手插袋,裝作一般市民似的,往大廈走去,他盯上抱著好幾疊的文件、戴著眼睛的金髮小子。眼見「大魚」只是離自己只有咫尺之遠,他趕忙追上去,用力地撞倒對方,裝作是一場繁忙時間裡的一場平平無奇的小意外。那倒楣的小伙子一面吃痛地跌坐在地上,他一邊輕揉著刺痛的腰一邊在地上摸索著掉落在地上的眼鏡。Jason立馬撿起眼鏡,把散落到地上的文件疊好,裝作歉疚的樣子扶起對方,把文件塞到對方手上,再給小伙子戴上眼睛,整個過程安靜和迅速,沒有人會懷疑這小小的意外。

 

  在那小子惡狠狠的目光下,Jason拐進一個後巷裡,按下耳邊的通訊號:「我已經弄到手了,就麻煩你們解決他了。」他從夾克外套裡拿出「戰利品」,那是他在剛才的小意外裡拿回來的。這都歸咎於在犯罪小巷裡的童年,Jason從那個小巷裡學會一切生存的技能,讓他有能力把生活必需品弄到手,雖然那些貧窮撩倒的生活消失於一夜之間,但他沒有忘記那些生存的本能。男人對著手上的職員證露出得瑟的笑意,那是他在剛才的混亂中從那小伙子的身上偷過來的,現在就差他們把對方給解決,一切都成了。

 

  「我們把那人給砸暈藏起來了,你拿到什麼。」Dick從空中躍到小巷裡,走到Jason身旁。

 

  「……。」Jason懶得解釋,直接亮出手中的職員證。

 

  「你的計劃是什麼。」Damian從小巷深處走出來,盯著對方手上的職員證。

 

  「從大門裡進去。」

 

  「你嗎?」

 

  「難道是你們嗎?」Jason不禁從Damian來了一個白眼,繼續道:「裡頭估計都認得你們的臉,就是沒見過我的。」

 

  「要是你在裡頭被抓了那怎麼辦?我們有可能救不了你。」Dick擔憂地望著Jason,深怕對方又要不顧命子行動,他可不想重演那個貨倉的悲劇。

 

  「放心我死不了的,你們在外頭給我破解保安系統就好了。」

 

  「Todd.」Damian把手中的USB記憶體往男人身上扔,只見對方疑惑地盯著USB記憶體,他便補充地道:「裡頭是病毒,插進主機裡它會自動下載所有資料,然後你趕緊出來就好。」

 

  「行行行,我去了。」Jason不耐煩地揮揮手,轉身望起城市的心臟,他將會在從那光鮮的表面揭露那些不為人知的醜惡。他裝作神態自如的樣子走到大廈的自動門前,門緩緩地躺開,他打量一下門外,藉著保安離開大堂時溜進去。

 

  裡頭以純白色為主,牆身與所有傢俱都是純白的,表面看起來非常光滑,讓人有種身在天堂的幻覺。Jason嫌棄地看了一眼大堂,就算用上一切純淨的色彩也無法遮蔽他們那獸性的欲望,為求己利不惜犧牲一切,把靈魂賣給路西法*,用天堂的假象掩蓋著惡魔的巢穴。他走進升降機裡,想起那張大廈結構圖,圖上除了各層的走火通道和通風口後外什麼都沒有,這讓他無從所適。男人疑惑地看著樓層按鈕,手指久久也無法按下正確的樓層,他多希望耳邊的通訊器會傳來好消息。

 

  正當他擔心會否讓那群惡魔識破自己時,按鈕地下的讀卡器奪去了男人的視線,他看了手中的職員證,憑著直覺插進去。「歡迎回來,博士。」升降機突然傳出沒有起伏的女聲,這讓陷入困惑中的Jason嚇了一跳,他以為自己被發現。沒等男人作出反應,那人工的女聲繼續道:「現在將會帶領你去到所屬的工作室樓層,請稍候。」

 

  Jason鬆了一口氣,挨著後方的機身,看著顯示屏一直跳動的數字,幸運的話他能快速地逃離這鬼地方。數字不停下跌,這讓他不禁重新緊繃自己的身體,這難道是陷阱?他開始不安,那顯示屏的跳動沒有停止,升降機一直下沉,他嘗試按下其他樓層,但沒有任何反應。男人開始摸索著身上的口袋--兩把手槍、一把軍刀、一盒子彈,他希望這少量的裝備足以突破那些陰險的陷阱。

 

  「博士,你的樓層已經到達。」在機門敞開的瞬間,男人本能地拔出腰間的手槍指著前方,小心翼翼地離開升降機。他按下耳邊的通訊號,裡頭傳來一陣陣訊息不良的刺耳聲,看來他來到一個無法接收無線電波的樓層。Jason垂下手,警覺地打量著實驗室。

 

  這是一間非常整潔的實驗室,桌上放了一排試管,裡頭似乎是一些化學藥劑,旁邊是一份印有機密的文件。Jason拿起文件,隨意地翻閱了一下,除了第一頁的小簡介外,裡頭的化學工式看起來就像一堆符號,他完全不知道裡頭在說什麼。他一直翻閱,然後停下來。『在Gotham遺址上發現一位異變者能迅速回復,一切損傷均能治癒。目前研究能否複製其能力於其他實驗體身上……』另一位異變者?看來這敗壞的政府一直知道「異變者」的存在,只是他們沒有對外公開,想從他們身上取得各種的能力。男人二話不說把文件折下來收進夾克裡頭,他想要找出那位「異變者」的身份。

 

  Jason在實驗室裡繼續翻找,想要翻出更多的情報,但無一不是普通的化學用具,這讓他有點沮喪,他本來打算秘密地搜集情報,看來也就只能到此為止了。男人從口袋裡翻出那支小小的USB記憶體插進電腦裡,讓裡頭的病毒在大廈裡散播,原本待機的電腦屏幕亮了起來,顯示出「正在備份」的字眼。螢幕走馬燈式地打開各種的機密文件,看來Damian給的電腦病毒已經侵占了整座大廈的系統,把政府的機密文件通通都下載到記憶體裡。

 

  「Todd你太慢了。」耳邊的通訊器傳來Damian的聲音,看來是因為在地底的關係,接收不算良好,那些雜訊的聲音讓人頭昏腦漲。

 

  「但我成功了,我在哪?」

 

  「位置地底的十九層,雖然我關掉訊號屏蔽系統,但還是有點接收不良。」

 

  「資料快下好了,我一會就上來。」Jason瞄了一眼螢幕,大約還有兩成就完成下載了。在等候期間,他重新給自己裝備一下,以防有突發事件發生。

 

  就在資料下載進度達九成時,實驗室被紅光覆蓋,警報聲貫通了整座大樓。Jason暗叫不妙,立馬拔掉記憶體,螢幕上顯示的機密文件讓他非常震驚,但沒有多餘的時間讓他細心閱讀。男人按下通訊器,焦躁地怒吼:「幹!這是什麼回事?!」

 

  「冷靜點Little wing,我能在他們取回控制權之前把你帶出來,跟著我的指示就好了……你現在往右邊的門口走。」

 

  Jason按下開關,從實驗室跑到通道裡,四處都是令人暈眩的紅光,有如身在地獄一樣讓人難受:「我出來。」

 

  「很好,現在往左跑到盡頭,然後再往右看就會看到升降機。」

 

  Jason按照Dick的指示跑,突如其來的殺氣讓他往旁邊一閃,一支箭狠狠插穿了掌心,被貫穿的痛感透過電線傳到他的腦裡:「啊--!」那種痛楚讓他痛苦難耐,最終忍不住喊了出來。

 

  「Little wing!快點!他們開始反追蹤我們了!」正當Jason想要追過去的時候,通訊器傳來焦慮的聲線讓他被迫放棄追蹤,他馬上跌跌撞撞地跑入升降機,然後跌坐在裡頭。

 

  升降機不停往上攀升,把男人帶回地面去。Jason咬緊牙關,把箭從掌心中拔出來,然後他震驚得說不出話來,那個獨特的箭頭勾起他一切的回憶,那是由Roy Harper親自產造的箭,所以剛剛想要殺死自己的人是他?那位橘髮的男人還沒死?盼望、憤怒、困惑一下子在Jason的內心裡爆發,他想立即知道真相,他現在就要知道。男人馬上站起來,在升降機裡大喊:「放我下去!」可惜它不為所動,把他帶到地面。

 

  「Dickie bird把我放回去!」Jason沒有離開,他想要去尋找在地底裡的那位弓箭手,他要去找Roy。

 

  「Jason你瘋了嗎!他們要封鎖大樓,現在出來!」

 

  「Grayson我現在帶他出來。」Damian從機底的通風口上跳到Jason的身後,把他的雙手反手後扣,一手掐住後頸並微微舉起不讓對方的雙腳觸碰地面,趕在鐵閘封鎖入口之前衝到室外,直至跌落到行人路上才停下。他按下通訊器:「……我們在外頭了。」然後強行把陷入失控兄長拖進後巷裡。

 

  「小鬼你這是在幹什麼?!」Jason憤怒地扯起Damian,一拳揍到對方那硬朗的臉上:「你什麼都不知道!」

 

  「Jason停手!你這是在幹什麼?!」Dick從大樓外圍強行分開準備要開打的弟弟們,他可不想暴露他們的行蹤。

 

  「你們想知道我的事嗎?看吧!看啊!」Jason顯然還是非常激動,他向他們露出掌心的傷口。傷口外露的鋼鐵和閃爍著微弱火花的電線,Dick和Damian沉默地看著他,似乎說不出任何可以安撫男人的說話。

 

  Jason喘了幾口氣,望著虛假的天空,咬牙切齒地道:「我早就死了。」


评论 ( 2 )
热度 ( 3 )

© Aka_404NoFou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