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a_404NoFound

Aka,只會寫垃圾。
Forbidding reproduction & republication without permission.
本站內容未經挼權,禁止轉載。

【BruJay】The Path to home

 

  火光在晚間裡閃爍,伴著一聲塌地般的巨響在黑暗中起舞,吞噬屬於那破舊貨倉的碎片。那黑色的斗篷在微風中飄動,男人絕望的影子被火光拉長,他跪在地上,火焰在他那透亮的藍色瞳孔裡晃動,輕輕地帶走他所珍愛的少年。亮黃色的碎片飄落到他眼前,他認得那殘破又脆弱的碎片,那是神奇小子的斗篷。他想要伸手接過它,就在觸手可及之間,它被微風重新帶回那火光之中,彷佛看到男孩的身影再次奔向那死亡的熾熱裡。他走到廢墟中,雙手顫抖地在廢墟裡挖找,小心翼翼地撕開包裝糖果的錫紙,窺探用甜美的希望所包裝的絕望。他伸長手臂,探進廢墟深處摸索,在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裡摸到冰冷且疆硬的小手,他趕緊撥走那些頹門敗瓦,溫柔地撫上那張傷痕累累的臉蛋,用力地緊抱著那細小的軀體,任由溫熱的淚水打濕男孩的髮絲。然而,少年沒有醒來,在導師的懷裡永睡地酣睡。

 

  「Jason,我們回家去。」男人看著懷裡少年,拖著沉重的腳步跨過貨倉的殘骸。月光灑在他身上,把悲傷的影子拉得長長的,腦裡的思緒想要擠破那峽小的密室,那些甜蜜又溫暖的記憶已成利刃,每一下的回憶都變得痛苦無比。內心所淺出的血往黑暗的深處流去,漸漸地形成悲哀的旋渦,吞沒所有的感覺,讓悲傷充斥整個靈魂,沒入漆黑之中。

 

  少年安詳地躺在棺木中,睡著似的躺在裡頭。男人緊皺眉頭,淚水無意識地湧出,緩緩把棺木蓋上,最後一絲的光線自此在那小小的棺木裡消聲匿跡。泥土輕輕地撫上棺木,他將在地底的世界裡永遠沉睡。男人跪在墓前,上天落下憐憫的淚水,打濕他那筆直的黑色大褸。他所鍾愛的人永遠離開他,像他童年一樣,他再次孤身在黑夜中行走。

 

  少年的睫毛微微抖動,眉頭微微皺起,看來睡得並不安好,接著猛然睜開雙眼,強光映入眼中,難受到頭昏腦漲。他用力揉過雙眼,模糊的影像漸漸清晰可見,那是一位身穿黑色長袍,手執簾刀,頭兜之下是漆黑的空洞,他飄到男孩身邊,用那毫無情感起伏的聲線說:『醒來了?』

 

  『⋯⋯我死了?』少年發現自己身處那個貨倉的廢墟裡,他站起來打量四周,接著低頭凝視自己那半透明的身軀。他還記得自己死前在貨倉內的感覺,當倒數計的數字化整為零時,絕望瞬間將他淹沒,在深不見底的冰冷中下沉。他在絕望的深潭裡回憶起諸多的往事,然而那些微弱的溫暖無法拯救他離開這該死的絕望,一切已經完結了,他所信任的男人還沒趕上,他便在那燃燒的火紅裡墜入永遠的黑暗。

 

  『是的Jason Todd,我來接走你的靈魂。』死神來到Jason的身邊,隨意揮動手中的簾刀,靜靜等待對方接受殘酷的事實。他在世上接受過無數的靈魂,而少年的反應與一般死者無異,他們總是需要時間消化一切:『現在還有時間,你可以隨意去你想去的地方。』當作對世界作最後的道別,讓死者心甘情願地與他前往審判之地。

 

  『我要回家。』Jason瞥了一眼身旁的死神,在月光之下,落寞地往Gotham的路上走去。說實在他也沒有特別想去的地方,唯一讓他牽掛的只有賜予他一切的莊園,夜巡過後的紅茶與香甜的小甜餅總能讓他感到幸福,而這些都變得望塵莫及,他再也無法擁抱年紀老邁的老管家,與義兄一同夜巡、打鬧,還有就是無法繼續追隨那黑色的披風,孤身一人永遠佇立在黑暗的道路,凝視那愈走愈遠的高大身影。

 

  少年脫離了整個世界,汽車飛馳而過的涼風不再揚起他的披風,車頭燈穿透他的身驅,他在高速公路的中央走著,沒有人看到他,也沒有人會注意他,即使被車撞上也只會穿過身體而過,如被世界遺忘的存在般孤獨地在回家的路上走著。他靜靜地在路上走著,沿途細思自己那短暫的人生,那些記憶像泉水般溢出,走馬燈式在眼前掠過,本來毫無意義、苟且偷生的人生總算變得有價值與意義,若果那夜蝙蝠車沒有停泊在犯罪巷裡,他們便不能相遇,男孩也不會擁有新的人生。Jason由衷地感謝那天晚上,他總算能幹些有意義的事。

 

  Jason最後回到熟悉的莊園,他在大門前徘徊,久久不進屋子裡,那讓一直旁觀的死神按耐不住,伸出枯骨般的手指指向屋內:『你按不動門鈴的,直接穿進去就好。』

 

  『不,我不想穿過去。』Jason坐在石階上,雙手托腮,望著大閘,等待什麼似的。

 

  『⋯⋯。』眼見少年固執地坐在石階上不為所動,死神也只好一直站在他身邊,與男孩一同等待。陽光灑落在Jason身上,金黃的薄紗輕蓋於半透的身軀之上。他沉默地坐在梯級上任由陽光把不同色彩的薄紗覆到自己身上去,直到太陽西下,星辰高掛。他抬頭瞥了一眼Gotham的夜空,那是難得清徹的星空,有幾顆星星在遠方閃爍,月光依舊溫柔。Jason無趣地踢著腿,藉此消磨苦悶的時間,他保持這無聊的動作直到莊園的大閘打開。

 

  一輛明貴的房車緩緩駛入,男孩興奮地從石階上跳起,他終於等到進門的時候了。只Gotham的花花公子、莊園的主人踏出車門,男孩馬上站在大門旁邊,滿心期待大門開啟的瞬間。Bruce按下門鈴,老管家馬上出門迎接,恭恭敬敬地請他進屋子休息。Alfred熟練地替Bruce脫下風衣,細心疊好被抱在懷裡,Jason趁老管家在門口虛寒問暖的時刻偷偷繞過他們,從大門走著屋子裡。一旁觀察的死神摸不清Jason的想法,為什麼非得要等老管家打開門口後才進屋子呢?他百思不得其解,暗暗地謫詁:『你還真是奇怪。』

 

  『你是不會明白的。』Jason側頭看了一眼身後的死神,便在繼續在屋子裡隨意地走動。剛才從大門走進的瞬間,他感覺自己依然活著,時光彷似回到平日的晚上──Bruce從公司回來準備晚餐,自己則在客廳偷吃小甜餅,而Alfred發現偷食後,則會往自己身上投以一個責備的眼神,接著就是愉快的用餐時間,然後就是刺激的夜巡⋯⋯那是他在莊園裡最幸福的時光。

 

  Jason看了一眼牆上的時鐘,如往常一樣往飯廳走去,只見餐桌上準時放上精緻的晚餐,自己的位置依然放上碟子和餐具,看起來自己未曾離開一樣,在訓練室專注訓練忘記晚餐的時間。他走到椅子旁,伸出手想要拉開坐下,當手穿過椅背時,現實狠狠地往臉上甩了他一巴掌,就算一切都維持原狀,也改變不了亡者已逝的事實。整場晚餐非常安靜,那些歡笑聲與閒聊早就隨著亡者埋進棺木之中,死寂得空氣都要凝固,哀傷的氣氛不由以來。

 

  少年站在男人的旁邊悄情地盯著他的臉容,如此親近地看著他的感覺還真是讓人懷念。他記得上一次大約是剛來莊園不久,每天晚上久久不能入睡,故此Bruce便摟著他一起睡,而Jason時不時偷望對方熟睡的臉容,在溫柔的懷抱裡進入夢鄉。但自他與他之間出現分歧後,他們就不再像以往一樣親密,無形的牆分隔他們,他們變得甚少交談,甚至經常爭呦,他們之間的距離漸漸愈來愈遠。少年有點後悔自己沒有和對方和好,不然他就不用以這樣的姿態再次親近他。

 

  『你的時間比一般人還要長,真是奇怪。』死神百無聊賴地把玩手上的簾刀,他尾隨Jason好幾天,一直旁觀他在大宅裡遊蕩,甚至偷偷跟著男人夜巡,儘管他什麼都幹不了也幫不上忙,但他似乎想要留在男人的身邊:『你還真喜歡他,你都一直跟著他跑。』

 

  『什麼喜歡!』Jason被死神的話言嚇得馬上反駁,沉默片刻才慢慢地道:『⋯⋯他只是一位很重要的人。』

 

  『噢?』

 

  『你是不會明白的。』Jason扭過頭,決定無視死神的反應,在壁爐前打坐起來。他抬頭盯著牆上的肖像,把埋藏在心裡的思緒悄悄地翻出來,輕輕拍掉表面的灰塵,細心地拭擦這份珍貴的感情。Bruce對Jason而言是救贖,把他從那陰暗的小巷裡拉回正路,給予他另一個神奇的人生,在黑夜中與Batman在空中飛翔,在蝙蝠洞裡享受勞動過後的熱茶與小甜餅,那些溫柔的擁抱與慰問是他童年未曾擁有,一切對他而言是如此的幸福。他喜歡與憧景Bruce,喜歡這位給予新生活的男人,而然他們卻天人分隔,即使他現在如此親近他,對的眼中已經沒有自己的身影。

 

  Jason在壁爐前發呆,直到開門聲打斷他。他好奇地從門框探頭往大門望去,只見男穿上黑色的風夜,一臉沉重地外出,那是他從未見過的沉重,正當少年內心糾結應否尾隨時,死神適時地打斷他:『要跟上嗎?』

 

  『嗯。』接著往大門奔去,像以往一樣出門的情境一樣,追上在車上等著自己的背影。

 

  少年跟隨著Bruce來到墓地,來到自己的葬身之地。男人一言不發地盯著墓碑上的名字,沉重的氣氛以男人為中心往外擴散,世界漸漸染上一層灰諧的色彩,空氣彌漫讓人窒息的沉重與悲傷。Jason站在Bruce身邊,與他一同凝視自己的墓,那可真是奇妙的感覺,比想像中來得還要平淡。死亡對亡者並不是悲傷的事,它變得沉重與哀傷是因為它讓生者陷入痛苦,那是一切還要痛苦的懲罰,作再多的事也無法彌補心中的缺口。

 

  「⋯⋯對不起。」Bruce對著墓碑說,想藉此傳達心裡各種的悔疚到亡者的世界,然而他不知道Jason就在自己身旁。若果他能早點發現的話,對方說不定還在自己身邊,他悔恨自己的無力,只能眼睜睜看著少年走入亡者的世界。

 

  『Bruce⋯⋯我也⋯⋯對不起。』Jason想要擁抱Bruce,想要在他溫暖的懷裡道歉,但他撲空了。他現在什麼都做不了,只能看著對方自我責備,這比死亡還要難受。

 

  『時間到了。』

 

  『不!請給我多點時間!』半透的身體往上空飄升,死神將要帶著他前往審判之地。也許是對世界的不捨,Jason不想這樣離去,他想要待在Bruce身邊,即使他什麼都幹不了,但他依然想要待著對方身邊,靜靜地看守。他奮力地掙扎,拼死地想要抓著什麼,但一切都徒勞無功,他愈升愈高,他與Bruce的距離愈來愈遙遠:『讓我回去!讓我待在他身邊!』一直被壓抑的情感終於爆發,他歇斯底里地大喊,接著他往地面墜落,在墜到地上的那刻,整個世界回歸黑暗。

 

  「不──!」再次重拾意識時,Jason發現自己在那個小小的棺木裡,他驚荒失措地伸手亂抓,腦子裡只有『Bruce』和『回家』的意識。他在裡頭大喊哭泣,但沒有人發現他重新活過來。最後他努力平復心情,身體本能地作著從蝙幅洞裡學回來的技能,從土裡艱辛地回到地上──他終於回到熟悉的世界。

 

  『你沒有為我復仇,還讓這小鬼取代了我,原來我什麼都不是!』但他卻因為心中的情感而在回家的路上失去方向,在追隨那個背影的路上愈走愈遠,甚至與那個背影對立起來。

 

  「你這次做得很好。」後來他們總算言歸於好,Bruce伸手揉過男人的頭髮,當年的小鬼頭己經長高,差不多能與他平視。他嘴角微微上揚,時光再次回到當年一樣,當年的小鬼頭總算回到自己身邊:「多點回來,Alfred會很高興的。」

 

  「我會考慮看看。」Jason有點羞怯地拍過男人的手,把手中的頭罩重新戴到頭上,當日的少年總算回到男人身邊,回到這溫暖的家:「代我向Alfred問好。」接著他騎上機車,再次奔向那浩大的世界,而這次他不再感到孤獨,他知道那個莊園裡有人等待著他,家門一直為他開


评论 ( 5 )
热度 ( 30 )

© Aka_404NoFou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