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a_404NoFound

Aka,只會寫垃圾。
Forbidding reproduction & republication without permission.
本站內容未經挼權,禁止轉載。

【DamiJay】Feed the Beast 【上】


【setting】Infinite Crisis背景,Damian來自E43,Jason來自E52。Damian的設定跟隨IC官網。
【Attention】用來自我滿足。

  「這個字宙很大,你的世界只是其中一個。」神祕男人在強光中現身,並慢慢降臨到小巷裡頭。他的聲音厚實、莊重且平淡,裡頭還夾有些許的迴響,細聽像遠古時代人們耳口相傳的聲音,那把只屬於天上、神聖不可侵犯的聲音。他注視著小巷盡頭那喘息的身影,然後往那盡頭緩緩走去。他的聲音與腳步聲混雜在一下,接著充斥整條小巷,使本來緊張的氛圍添上莫名的壓迫感。

  「⋯⋯。」位於盡頭的身影悄悄地憋上氣息,埋伏於漆黑中的獵食者般,讓自己與黑暗融為一體。他的手按上腰間的槍板,警剔地緊繃身體,火花欲在寂靜中爆發,壓迫與緊張將在其中消逝。他最終舉槍瞄準這位不停逼近的不速之客,槍口在微弱的光線下折射凌厲又危險的亮光,一閃即逝,隨時不動聲息帶走一切。

  「冷靜,我不是要幹什麼。」那男人注意到那危險的閃光,他停下腳步,雙手舉至胸前,擺出一付繳械投降的姿態。他垂下眼皮,直至小巷盡頭傳來輕輕地搔動聲,他大約感覺到盡頭裡的身影已經收起手槍。男人並沒有繼續往盡頭走去,他嘴角上揚,露出微笑,緩緩地繼續道:「我是Nix Uotan,是最後一位監視者。這個多玩宇宙正面臨危機,我需要你的力量去阻止那些入侵者,不然你所屬的世界將有一天會被滅絕。」

  「我管你是誰,而我不認為你值得相信。」本來垂下的槍口再度舉起,火花一觸即發。

  「你不該和他廢話,監視者。」一把不耐煩且沙啞的聲音在小巷上方響起,聽起來是一位按耐不住、血氣方剛的小子。他們源著聲音的方向抬頭一望,只見上方空無一人,寒風在黑夜叫囂。男人緊握著手槍,不動聲色的悄悄沒入黑暗中,他不停四處打量,想要找出把聲音的位置。他謹慎地再次沒入暗處,架在脖子上彎刀擋去他的去路,額頭上的冷汗滑落到刀鋒之上,冰冷的氣息噴在他的耳邊,並用那沙啞的聲音在他背後低語:「你再動,我就殺了你。」

  「你覺得我會怕?」男人嘴角上揚,皮肉不癢地嘲笑身後那幼稚的威脅,居然用死亡來威脅自己,對方真的太不瞭解自匪了。

  「你不會怕。」背後的黑影沒有因此而退縮,他加重力道,在男人的脖子上輕輕留下淺淺的傷口,血液沿著刀鋒滴落到皮克外套上,香甜的氣味隱約地暴露於空氣中,似若又無地喚醒少年身體裡的怪物,飢餓感充斥他整個身體,內心的慾望已經在腦海交織各種的畫面──撲上男人的身上,狠狠地撕開那件凱拉夫制服,大口大口地吸食那溫熱的甘蜜,靜靜地欣賞男人垂死掙扎的樣子,感受著他對死亡的恐懼。他用舌頭舔弄乾燥的嘴唇,調侃般繼續道:「你聞起來真好吃⋯⋯。」

  「什麼?」男人借著對方調侃自己的時機狠狠給身後來一個肘擊,脖子上的彎刀伴隨著吃痛的叫聲掉落到地上。他馬上掏出腰上的配槍,一個轉身想要給身後那狂妄的小子來幾發。當他的視線對上對方的容貌時他卻怔著了,那小子的膚色異常地死灰,臉上的肌膚看起來乾燥得很,沿著嘴邊裂開的傷痕看起來非常骸人,還有那排吸血鬼般的利齒和尖耳,他不是人類。

  接著,少年胸前的標誌徹底地讓男人呆著,即使有別於他以前的制服,但他知道那是屬於知更鳥的標誌。他半信半凝地問:「你是⋯⋯Robin?」

  「是。」少年揉了揉被肘擊的地方,抬起頭對上男人的視線,用嘲諷的語氣說:「原來這個世界的Red Hood這麼膽小?這樣的膽小鬼只會拖我們的後腿,監視者。」

  「小鬼,你讓我想起一個人。他和你一樣欠揍,但他死了。」確定對方不再攻擊自己後,男人收起槍枝,抱臂打量這乳臭未乾、態度囂張的少年:「該死的,連語氣都這麼像。」

  「不過怎樣,我們時間無多。」他們三人的身影沒入強光之中,被強光帶到未知的世界去。後巷回復夜裡應有的寧靜,沒有留下任何的痕跡,也沒有人知道Red Hood的去向。

评论 ( 2 )
热度 ( 18 )

© Aka_404NoFou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