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a_404NoFound

Aka,只會寫垃圾。
Forbidding reproduction & republication without permission.
本站內容未經挼權,禁止轉載。

【RoyJay】【TimJay】《Afterburn》【11】

Setting 01-03 04 05 06 07 08 09 10


 

  皮鞋的鞋跟在小巷裡敲出清脆的聲音,是黑暗中唯一的聲音,清𥇦深刻地印在腦海裡。它往前方伸出手指,指往漆黑的盡頭,步伐無意識地隨著聲音走,小心翼翼地踩著由一瞬即逝的小路走,到達前方的終點。少年跟著皮鞋的主人來到髒亂的紅燈區,櫃窗裡的小姐在高腳椅上張開雙腿,手指撫上那烈炎紅唇,舌尖輕輕舔弄和纏繞指尖,拉出一條又一條誘人的銀絲,在皮條客的監視下,賣力地玩弄自己的春色,好讓飢渴漉漉的男人願意在她們身上投下白花花的鈔票,沉醉於這身花蜜之中。賣著蜜糖的小姐似乎注意到年輕俊俏的少年,她向他拋了一個媚眼,手輕輕撫過那豐滿的乳房,指尖劃過纖腰,緩緩地朝著跨下摸去,景色誘人,引來一群男士的起哄,爭相叫價。然而少年並沒有因此而注視那位絕色美女,他依而專注於前方的目標,跟上對方的步速,在紅燈區內走過各種大街小巷,在四處盡露人性最醜惡的區域互相追趕。

 

  『被發現了嗎?』在繞過一條另一條小巷後,Tim不禁在內心質疑自己起來,在這段距離下,除了他的導師外,任何人基本上是難以察覺自己被跟蹤了。這項本能是從那黑暗騎士那兒學來,而少年已經能運用它至出神入化的地步,但那位男人依然繞著不同的小巷走,似是想要匿藏真正的目的地般,用反跟蹤的步法挑戰跟蹤者的極限。他們在這罪惡之城裡整晚追逐,緊凑的腳步聲融入嘈雜的街道裡,各種的廣告牌上霓虹光管的燈光錯縱複雜、互相交織,仙境般迷幻,讓人深陷其中,意志漸漸被它那表面的美好所吞蝕,接著成毒瘤的養份,再也無法離開,在裡頭墜落,展現屬於人類的原罪。

 

  目標男人終於在一家酒吧停下,那是一家非常不顯眼的酒吧。它藏於不顯眼的角落裡,沒有任何引人注目的廣告牌,只有一塊發霉的木牌釘在水泥牆上,牆上還佈滿各種塗鴉,走近一瞅還能看到乾涸的白色混濁,伴著已經發臭的腥臭味,角落還有嘔吐物的痕跡,如此髒亂和倒人胃口的外觀讓遊人不願進入一覽門後的世界,被人冷落在紅燈區的角落裡。儘管如此,總有些情侶在酒精的驅使下情不自禁地在酒吧外頭來上激烈的一炮,給那道髒亂的牆上添上新的愛痕,讓途人見證他們的結合。少年來到酒吧門前,佇立於門前細心思考,也許這是一個陷阱,用來捕捉想要窺探真相的人,自從人們在地下建立新的樂園後,總有些人突然失去了蹤影,悄悄地被當權者抹去他們的存在。

 

  真相只是一步之遙,而這些顧慮將會讓一切歸於零,他一直以來的追查將會劃上句號。Tim思索片刻,最終決定推開那道陳舊的木門,掛在門後的金屬響鈴隨著少年的動作響起,清脆的鈴聲並沒有在人蛇混雜中引起關注,裡頭煙霧彌漫,酒客窩在皮質沙發上拿著水煙壺,一臉享受地猛抽一口,陶醉於迷蒙的幻覺之中,讓那些煙霧消耗生命,壯健的身驅變成枯骨,行屍走肉地索取更多,在迷幻之中走向自身的墳墓裡。還有一些沉醉於上好的酣釀之中,醉生夢死於這甜蜜之中,嘴裡呢喃著夢話。少年在酒吧內四處打量,接著在吧桌那兒看到目標的身影,只見他落寞地坐在高腳椅上,獨自給自己灌下一大杯啤酒,放下酒杯的同時一邊用手指按壓著太陽穴,看起來非常苦惱。

 

  「⋯⋯。」Tim緩緩地走到男人身旁的位置坐下,向著酒保豎起一根手指,示意對方給自己在一杯啤酒。他用余光偷瞥身旁的男人,思考著如何自然地引導對方透露有關「救世主」的情報。在這個寂靜的環境下說話絕對會暴露「異變者」的身份,他已經能想像到那些熾熱又飢餓漉漉的目光集中於自己身上,企圖用那污穢的雙手撕裂他的一切,用他的血肉換取財富和權力,像當權者一樣,踐踏著「幸連兒」的屍首,在屍體堆上建立屬於自己的王國,令人厭惡。就在他陷入沉思時,低沉的撞擊聲打斷了他,酒保把一杯幾乎滿溢的啤酒放到他面前。

 

  少年拿起那杯啤酒,緩緩讓那金黃的釀蜜灌進自己體內,說不定在酒精的作用下能讓他想出什麼好點子。可惜那金黃的釀蜜並沒有讓他想出什麼,倒是勾起他對那位人造人的思念,自他在那天晚上離開後,他便音訊全無,消失匿跡、不曾存在般。他每天晚上都盼望通訊器響起的一刻,直至天明亦不錯響起,一次又一次敲碎心中的盼望,落入失落的懷抱之中。雖然如此,他依然沒有放棄等待,自虐般讓自己每天都爬上盼望的懸崖上躍進從失望的深海之中。Tim再次用手指在那吧桌上輕敲那首樂曲,每次思念起那個身影他總會敲著那首樂曲,那是屬於他們之間的調子。他敲著敲著便停下來,這大約會是一場危險賭博,不是得到所需情報,就是將會置身於危險之中,而他並沒有任何退縮的餘地。

 

  Tim在陳舊的吧桌上斷斷續續地用手指以摩斯密碼的形式敲著那個暗號--『榮耀訟讚歸於救世主』,作為政府的工作人員理應察覺到這段暗號,更何況是這位深藏不露的男人?他相信不消一會,對方一定會發現自己所傳達的訊息。少年拿起酒杯,再次給自己灌了一大口啤酒,看著男人,裝作輕敲桌面只是用作打發內心的無趣。伏在吧桌上的男人似乎注意到這段訊息,他緩緩地抬起頭,對上Tim的視線,跟著他輕敲節奏敲起暗號,本來暗淡無光的瞳孔裡出現了星碎的光茫,雀躍從他的臉上一閃即逝,隨即回復平日的冷寞,但他那微微抖動的身體依然出賣了藏於內心的激動。男人把用酒杯壓著幾張鈔票,用眼神偷偷示意少年,撿起一旁的外套,余余而去。少年瞥了一眼桌上的鈔票,把杯中的酣釀一飲而盡,從對方的反應來看,看來他從這盤賭局裡勝出,即使前方將會是一個陷耕,他也能確實政府與救世主的關係,真相將會暴露於他眼前。

 

  過了一會,Tim終於從那人蛇混雜的酒吧裡出來,那男人不出所料的等待著他,並且不再壓抑內心的激動,滿臉雀躍地上前握著少年的手,彷似遇到聖賢一樣激動,雙手都抖動著。他二話不說地拉著Tim跑,來到一條無人的小巷中。男人在裡頭來回渡步,小心翼翼地檢視這條小巷,細心翻過垃圾堆,深怕有坐何人匿藏於此,借機得知藏於他腦海深處的地圖,前往匿藏於地底的真理之門,他再三確定空無一人後,緩緩用那低沉的聲音對著少年道:「榮耀訟讚歸於救世主。」

 

  「⋯⋯。」情況似乎是意料之外,Tim沒想到目標竟然能夠說話,而他並不打洩露任何關於他的一切。他靜靜地凝視著男人,裝作被上帝流放的罪人般,在地底的伊甸園裡等待救世主的拯救。

 

  「你還不能說話?」男人有點詫異地打量Tim,他以為對方跟自己一樣,得到救世主的救囑,重新獲得言語的能力:「你不能說話?」

 

  「⋯⋯。」Tim點點頭。

 

  「願救世主的聖光降臨到你身上。」他從口袋裡摸了一粒藥丸,那看起來詭顆得起,但卻誘人觸碰,如智慧之果般。他把它遞到少年手中,接著轉身,想要嘗試感受救世主般,激動地高舉雙手:「我靠著祂的恩賜,接著得救,一切都回復了,我又能重新說話了!」

                                        

  「⋯⋯。」Tim看著手中的藥丸,那簡直是萬惡的根源,看來人們不惜一切犧牲同類,為的只是這顆小小的救囑,自欺欺人地想要回到過去的生活。他趁男人不注意的時候,把藥丸收進衣袋裡。

 

  「看樣子你應該沒去過『聖殿』?不然你不可能沒有得到救恩,來吧我帶你去,接著你將會是我們的一員了。」

 

  「⋯⋯。」在男人帶自己前往那座地下『聖殿』前,對方的狂熱的態度實在讓人感到不安,簡直像跟朋友說話一樣,沒有任何猜忌,這讓少年打從心底裡懷疑這是一個陷耕。他看著他,用常人使用的方式和他溝通:『就這樣帶我去,真的沒有任何問題?』

 

  「從你剛剛從酒吧的表現,就知道你是一位嚴謹的信徒。你聰明地用摩斯密碼尋找我們,因為你知道用心靈感應可會被別窺聽,這樣就會危害『救世主』的安全。」這男人想必是地底神明的狂熱擁護者,思想非常單純,被洗腦般一切都以作最優先的考慮:「還能不信任你嗎?」

 

  『在這城市裡,救世主的事沒什麼人知道?』

 

  「是的,這會引起騷動,要知道本來臨勢就不太穩定了,要是讓人知道政府與『衪』有關就不好了。」在核戰過後,若果不是使用這種高壓的極權統治,狠狠地清洗生還者的腦袋,讓他們順從權當者的統治的話,這個世界必定陷入一遍混亂。

 

  『有關⋯⋯?』

 

  「實驗都是救世主的主意,而我們接納並執行。」

 

  『⋯⋯。』這比想像還要糟,少年似乎已經理清一切沿由,逐步地還原真相,只要到達他們口中的「聖殿」,一切將會完結。

 

  男人帶著Tim來到下水道的入口,一陣腐臭的味道撲鼻而來,被城市所唾棄的污穢物都集中於此,垃圾與零碎的食物殘渣在那混濁的水上飄浮,還能穩約看到一些白色的蛔蟲在垃圾中活動。陳年的玩具沿著水流來到它的墳墓,在這腐臭的下水道中迎來終結。這條記憶之河承載種被人們遺棄的一切,靜靜地在黑暗中接納它們,被這些髒物染上腐爛的惡臭。即使如此,這條混濁的人工河還是擁抱著它們,讓這些污穢在它的懷中消逝,帶著它們的屍首流向遙遠的彼方。老鼠群在躲在牆身的間隙之間,偶而會為那些屍首歌唱,目送它們流往遠方的虛無。少年與男人的腳步聲在裡頭迴響,為寂靜的下水道添上一點的生氣,屬於黑暗深處的呢喃聲悄悄在他們耳邊吟唱,用歌聲引道他們前往地底的「聖殿」,讓救世主的聖光灑落在他們身上,在這崩壞的世界中得到救囑。

 

  他們終於穿過那條發臭的下水道,來到傳說中聖殿。本來冷靜的男人也變得非常激動,馬上撇下少年擠誰人群之中,朝那聖台高舉雙手,拼命地想要沾上「救世主」的榮光。Tim並沒有跟上去,倒是留在人群邊緣靜靜地觀望著一切,這群信徒簡直被洗腦一樣,對著空無一物的聖台聲嘶力竭地喊:「高舉祂的寶座在神眾星之上!」他們似乎視這位救世主是最後的救恩,全心全意地把自身都用作貢獻,只救神明的看顧,讓他們回到那些逝去的日子之中。

 

  Tim一直看著狂熱的人們賣力地敬拜著神明,然而燈光一滅,一切落入黑暗之中。幾支蠟燭悄悄亮起,依稀地照亮著聖台,氣氛變得異常沉重,剛才的吶喊幸瞬間消聲匿跡,寂靜得只剩下重重的呼吸聲,這嚴肅的氛圍使心跳下意識加速,空氣隨著寂靜慢慢凝固,讓人慢慢加重呼吸,所有人都耐心等候,等待劃破沉靜的瞬間。

 

  「Hi⋯⋯我們是時候讓世界迎接新規距了。」熟悉的聲音在耳邊響起,燭光集中於被安在怪物身上的玻璃瓶,裡頭充斥著綠色的透明液體,那顆蒼白的頭顱奪去人們的視線:「讓我們迎接新世界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聖台上的身影倒映在Tim的瞳孔上,他認得那蒼白的臉,那骸人的笑聲,還有那瘋狂的笑容。他的身體無法抑止地微微顛抖,曾經的恐懼感再度從內心爆發,那位瘋子沒有死,而該死的他似乎與當權者互相勾結。少年悄悄地沒入黑暗之中,帶著情報往地面奔去。


评论 ( 3 )
热度 ( 14 )

© Aka_404NoFou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