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a_404NoFound

Aka,只會寫垃圾。
Forbidding reproduction & republication without permission.
本站內容未經挼權,禁止轉載。

【RoyJay/TimJay】《Afterburn》【12】

Setting 01-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幾個敏捷的身影在小巷裡穿梭,輕輕地揚起一陣風,那殘破的報章紙屑隨風在空中飛翔,飄落到污水潭中。在那場潛入行動之後,他們再次回到死地,隱身於濃霧之中,成為霧中的怨靈,逃避當權者的追捕。刺意的警號聲在城市裡迴響,探射燈整晚照亮人造天幕,警車的鳴笛聲由遠方傳到濃霧外圍,隱約在死地外圍陰雲不散地徘徊,耳邊不時響起混雜的腳步聲,腦中再次揚起那晚在後巷裡的記憶,女孩淒厲的尖叫聲貫穿街道,接著變成絕望的啜泣聲,手臂拼死地伸出囚車的鐵窗,想要抓緊遠方的自由。然而旁觀者冷漠地看著一切,沒有人願意握上女孩的手,拉著她到自由的懷抱裡去。他們在那天晚上拋棄人性,屈膝於極權之下,甘願成為被飼養的家畜,盲目地服從一切。那三位義警亦只能在後巷裡看著,在黑暗中憤恨自己的無力。那些回憶便本來稍為放鬆的神經再度繃緊起來,似乎在責備自己的無力,以至自己需躲在黑暗裡苟且偷生。

 

  警車的車頭燈零碎地在死地外圍徘徊,那些光點在濃霧外圍一閃一閃,看似美麗但致命,像潛伏在深海中的燈籠魚般,用那微弱的光線吸引獵物,接著迅速地一口吞噬,繼續在那漆黑中等待。那機械的身驅靠在窗邊,那窗戶已經被殘舊的木板釘上,他輕輕地撫上那受潮的木板,臉挨近那些隙間,朝外打量,然後壓低聲線說:「我們不能在留在這座城市了,他們早晚會找進來。」那是光點透過隙間映照在人造人的瞳孔內,模糊的人影開始往這裡聚集,但卻基於內心的恐懼而卻步,那些絕望的尖叫、怨恨的表情、散落在實驗室的驅體都成為他們的夢魘,他們懼怕濃霧裡的影子就是那些怨靈,等待撕殺復仇的機會。但心虛感並不能阻欄他們,他們將會服從上級的指令,闖進死地裡,捉拿竊取政府機密的犯人。

 

  「我們先看看你帶回來的情報,他們暫時還不敢闖進死地。」Dick不知道從哪裡翻出一部殘舊的手提電腦,窩坐在沙發裡,插上那細小的外置記憶體,抬起頭對Jason道:「你也過來看看。」

 

  「嘿Dickie bird,這玩意真的能用嗎?」Jason疑惑地看著那部殘舊的電腦,那起來像是從垃圾堆裡翻出來的,他甚至質疑裡頭的安保設定根本不足以阻擋政府的追蹤,但他還是走到沙發那兒,盯著那發亮的螢幕,檔案、編碼、影片都不停從螢幕裡彈出來。

 

  「對了little wings,你的手要怎樣處理?」Dick突然想起什麼,側過身,抓起Jason那受傷的手。掌心的傷口已經沒有任何微小的火花,如常人止血的傷口般,被撕裂的彷生皮膚依然零碎地粘在傷口附近,半遮半掩地蓋著皮下的鋼鐵。他小心翼翼地翻開零碎的彈性的軟膠,用指尖輕輕觸碰那堅硬的鋼鐵:「會痛嗎?」

 

  「白痴,當然會。」Jason白眼了兄長,撇了撇嘴,一臉煩燥的樣子。他對兄長的問題感到煩燥,那跟「你的母親是女性嗎?」一樣愚蠢,但卻勾起他對自身的質疑。人禽之別在於思想,動物之會追隨內心的本能,而人類擁有意識,能夠理性思考。他依然擁有感情與思想,也能感到痛楚,但卻擁有人造的鋼鐵身軀,失去呼吸、進食的生存需求,既不像人類也不像機械,既不是生存也不是死亡。他的時間永遠停留火光吞噬世界那刻,靈魂困於這鋼鐵軀體中,非人非物的在這世界中前行。

 

  「沒想到能感到痛楚,Tim真是太厲害了。」男人的反應如小孩得到新奇的玩具一樣,細心研究起弟弟的身軀起來。他對機械人的印象只停留Red Tornado身上,雖然對方像人一樣擁有意識與思考,但卻沒有感知痛楚的能力,也沒有如此強烈的情感。他萬萬沒想到Tim竟然造出精密的鋼鐵軀體,連繁複的神經系統也能造出來,除了不用呼吸和進食外,Jason看來就跟以前一樣,沒有任何變化,他救活了他,Jason還活著。

 

  「嘿,你看久了沒?」大約被Dick當作新玩具研究感到不爽,Jason甩開對方的手,好讓Dick重新把注意力放回情報上:「不是說看情報嗎?資料都轉好了。」事實上他並不喜歡被人這樣看待,那一直提醒他是異類似的,反覆訴說他已經失去作為人類的存在,如怪物般被活著,那倔強的架子底下只是用來遮掩他對自身的質疑,裝作Jason Todd沒有任何改變。

 

  「抱歉,只是Tim的技術太高超了,讓我忍不止想多看一下。」Dick一臉歉意地搔頭,目光重新回到螢幕上,開始從這大量的情報中找出有用的情報。

 

  「Grayson,你們還沒好?」Damian從浴室裡找出來,水珠沿著他的髮絲滴落到頸上,自他們匿藏於死地後,水源不足一直令他們非常頭痛,洗澡也成了奢侈物,只能一星期洗刷身體一次,對於著重整潔的Damian來說那簡直是酷刊。他拿起手中的毛巾,擦頸上的水珠,再隨意地再頭髮上亂糊,吸走多餘的水份,身上的汗臭味與灰塵已經一洗而空,內心的不滿也隨著污水流進下水道裡,這讓他心情非常愉快。

 

  「因為剛剛在研究little wings的手,所以還沒開始。」男人繼續賣首於整理之中,隨便的口吻回應弟弟。

 

  「手⋯⋯?Todd,你的手怎樣了?」Damian一臉遲疑地走向兄長身邊,伸手抓起對方的手,跟Dick一樣開始研究起身體構造。

 

  「喂小鬼!你能不能別像蠢鳥一樣?又不是沒見過機械人?!」正當人造人想要抽掉手時,才發現自己的力氣己經比不上擁有成年身軀的小鬼,他納悶地繼續道:「你能不能別像Dickie bird一樣研究我的手,多大了。」

 

  「Todd,我實際上還是小鬼。」Damian露出玩味般的笑容,抓住Jason的身不放,如以住一樣如他鬥氣,成年的軀體也藏不住他內心的孩子氣,深邃的雙瞳裡冒出零碎的亮光,彷彿收到驚喜般,嘴角上揚,興致勃勃地研究對方的手,就差在用工具把他解體。

 

  「嘖⋯⋯放手,小鬼。」

 

  「不放。」

 

  雙方爭持不下,本來輕鬆的氣氛開始冒起一陣陣的火藥味,Damian下意識加重力度,握緊Jason的手腕,裡頭的金屬受壓讓男人被不好受,他皺起眉頭,試著抽起自己的手,但並不管用。他惡狠狠地盯著眼前的「小鬼」,壓低聲線,咬牙切齒地作出警告:「放‧手。」事實上他並不想和他打起來,他知道微小的騷動也足以引起那群走獸的注意,讓他們有理由突破內心那股罪惡感闖進來,一切將會萬劫不復。而小鬼似乎沒有意識到這點,他看起來真的想和自己狠幹一場,把一直以來的不滿發洩到肉體的拼搏上。

 

  「你們都消停點,我大約整理出一些有用的。」Dick適時地阻止了一場毆打,他抬起頭,用跟老蝙蝠一樣的責備眼神看著他們。

 

  Damian對那種眼神並沒有任何抵抗力,那讓他想起生死未卜的父親,勾起藏於腦海中那些美好的回憶。他一直藏起這份擔憂,裝作滿不在乎的樣子。「⋯⋯嘖。」他咬咬牙,憤恨地甩開兄長的手,擺出一臉臭臉對著Dick。他討厭這種眼神,這會讓自己變得軟弱,他恨透了,然而他只是想父親了,想念那個黑夜中隨風飄揚的披風。沒有人知道那黑暗騎士的去向,像隔空消失般未曾存在。

 

  「發現什麼了嗎?」Jason按揉一下被掐得發痛的手腕,無視身邊正在生悶氣的Damian,湊上前盯著螢幕看。

 

  「我發現他們不只是研究如何讓人類回復正常的方法,他們好像試著做各種的人體實驗,你看看這份報告⋯⋯。」Dick指向那份實驗報告,裡頭提及嘗試利用藥物繳活更多未知的基因。照片中的那位女孩目中無神,雙眼放空,估計她經歷了無數次的人體實驗終於陷入精神崩潰,置生死於渡外,從她那絕望的眼神中似乎正在乞討一顆子彈,讓她脫離這密封的實驗室的禁錮,投入天父的懷抱中,得到真正的平安與自由。

 

  Dick再翻找一下,一份藥物報告奪去他的注意,那一顆細小的藍色的藥丸。他一邊查看一邊緩緩地道:「看來他們已經研發出藥物⋯⋯但似乎沒有公開而且只提供給政府的內部官員?」他再往下拉,藥物的成份讓他的胃部揚起一陣翻騰,那顆小小的藥丸竟然是出自「幸運兒」的腦部提取物,光是想像那班走獸若無其事吞下他們的血肉就足以讓人想要有嘔吐的感覺。Dick無法再看下去,他馬上合上手提電腦,大口地喘息平伏情緒。難怪政府一直沒有公開研究成果,他們寧願一直蒙騙民眾,運用特權讓自己享受成果,因為他們知道那顆藥丸根本無法大規模生產,就讓無知的民眾繼續為他們賣命,直到他們死去。

 

  「那群狗娘養的!」Jason憤怒地握緊拳頭,他多想直接斃了這理當權者,那群喪心病狂的禽獸已經失去人性,只懂得追逐更大的權力,隨意把人命當作籌碼,向路西法換取更污穢的權力。他不禁想起收在夾克裡的那份報告,不安在他的內心蔓延,他總覺得那位「異變者」就是Roy,想要射殺自己的場景依然歷歷在目,他永遠不會認錯那把弓箭,那絕對是由那紅髮男人所製造的。他需要一個獨處的時機去翻查那份報告,尋找失蹤隊友的事還不能讓他們知悉。

 

  Dick重新打開電腦,從那堆資料夾中翻找,Damian對其中一個資料夾感到興趣,他指著螢幕說:「那個『先知系統』到底是什麼玩意?」

 

  「這個資料夾是空的。」

 

  「那太奇妙了,唯獨只有它是空的。」Damian抱臂看著螢幕思考,直覺告訴他一切說不定與「先知系統」有關:「我們應該查找它的情報,這一點都不自然。」

 

  「你說得也有道理,但我擔心這可能是陷阱也說不定。」Dick並沒有反對弟弟的意見,反而憂慮那是一個用來捕足他們竹陷阱。

 

  「那個『先知系統』並不簡單,你看看之前那些照片的角落,那些人體實驗看起來漫無目的。」Jason回想起剛剛的刷過的報告,他注意到實驗桌上還躺著一具被電線插滿的無頭身體:「那具身體是想要幹什麼?」經Jason一說後,他們才注意到相片角落裡的那具身體。他們盯著那個角落看,但完全沒有任何頭緒。

 

  正當他們陷入苦思時,四處漸漸充斥細碎的腳步聲,手電筒的燈光從窗戶的隙間弱弱地照進來,看來那群走獸終於突破那心理的圍欄,往死地裡頭探索,濃霧已經不能再保護他們了。走獸們躡手躡腳地走進這座被遺棄的區域,但亦只能鼓起勇氣在空曠的大街上走著,小巷裡那些微弱騷動有意無意地等待撕咬他們心中的勇氣。他們悄悄地入侵這塊土地,掘過每一塊土地,朝死地裡的那個貨倉進發。

 

  「⋯⋯。」Jason注意地外頭的騷動,他再次走到窗邊,從那細小的隙間往外一看。他二話不說地走到他們身邊,盡量放輕聲線,不讓外頭發現裡頭的動靜:「他們進來了,帶上你的武器,我們要離開這鬼地方。」

 

  「⋯⋯你有計劃了?」他們互相看了一眼,接著Dick打破這疆硬的氣氛。

 

  「我們去Metropolis,順道聯絡上小紅鳥,有事要幹了。」



【題外話】

一直有追文的小天使們能和我說說寫得怎樣嗎?我有種自己快接不上前情提要的樣子(土下座)

评论 ( 2 )
热度 ( 19 )

© Aka_404NoFou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