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a_404NoFound

Aka,只會寫垃圾。
Forbidding reproduction & republication without permission.
本站內容未經挼權,禁止轉載。

【無料公開】【TimJay】Revive from the grave

Setting:【一方性轉】【有掐造,不一定跟著漫畫劇情走,不要認真】Tim發現自己喜歡上Jessica。Ps.本文帶有微微的少女革命色彩

 

  Tim最近的夢總是灰灰沉沉的,昏暗的天空,枯樹上的烏鴉劃破天際,留下幾片羽毛輕輕落在枯黃的草地上,枯葉在枯枝上搖搖欲墜,與風在夢中合奏跑調的搖籃曲。教堂的大鐘被敲響,在荒涼的草地上迴響,蓋過風兒與枯葉的吟唱。大鐘在教堂的頂樓上擺動,洪亮的鐘聲引領流離失所的人們來到此處憩息,但四處空無一人,只剩下少年在草地上佇立。

 

  少年瞇起雙眼,凝視著前方的教堂。陽光打在光滑無垢的白色大理石外牆上,讓教堂散發出白色的光茫,看起來是如此的高貴與神聖,使人打從心底裡感到自身的弱小,來到聖殿向神明乞求憐憫。鐘聲貫通整個世界,那些吟唱也漸漸地靜默下來,靜靜地等待結束的時候。Tim猶豫片刻,最終往前踏出一步,前往那神聖的殿堂。草地沙沙作響,風中伴送幾塊枯葉,空氣漸漸沉重起來,每一下呼吸都彷似被緊掐脖子般,讓人窒息的死寂。

 

  Tim來到古老的紅檜木門前,伸手輕輕推開大門,陳年的門關發出刺耳的吱呀聲,驚動居住於裡頭的白鴿,騰撲著翅膀,飛到兩旁的彩繪玻璃上,用那眑黑的雙眼盯著門口的少年。教堂裡頭沒有任何坐位,十字架講台佇立於有關耶蘇復活的彩繪玻璃前,陽光從五彩斑斕的玻璃透進來,顯得那十字架特別神聖與崇高。那十字架的影子蓋過講台前的棺木,整座教堂瞬間充斥著一陣陣的哀痛,沒有人到訪的喪禮,也沒有神父與天使的祝福,棺木孤零地被安置在陰影之下,彷似向上天祈求復活的恩典將降到死者身上。

  少年好奇地看著棺木,那黑色的棺木比不上死寂的氣氛可怕,他在好奇心的驅使底下來到棺木前,單膝跪在地上,伸手掀起厚重的棺蓋,一陣清幽的花香撲鼻而來,棺蓋一下子掉落到地上,地毯上的塵揚到空中便重新灑落到地上。黑色微捲長髮的少女穿著黑色喪服安詳地躺在棺木,白色的玫瑰花圍繞著她,成為柔軟和芳香的睡床。她那纖長與濃密的眼睫毛微微抖動,眼簾半張半合的,通透的藍色瞳孔隱約可見。少女依然躺在花床上,雙手交叉疊在腹前,輕輕地用她那清脆的聲音道:「我死了。」

 

  「不,你還活著。」Tim知道她是誰,只不過與他所熟悉的不一樣,她比現實中幼小得多,但還是能清楚認出。棺木裡的少女就是Jessica Todd──那位死而復生、帶著瘋狂回到Gotham的第二代Robin。

 

  他還清楚記得那天晚上,她用軍刀抵在他的大動脈上向著Batman揭撕底裡地怒吼,神明像是聽到女人的悲鳴般落雷回應,雨水紛紛打落在他們身上,他們一直疆持直至她逃了。第一次的見面並不是什麼愉快的經驗,但卻勾起了少年內心的記憶,那個一直憧景的鮮艷身影,然而她卻把他當作敵人般看待。

 

  「他沒有來救我,我早就死了。」少女重新合上雙眼,翻過身,捲縮在棺木裡。

 

  「他愛你,一直都是。」Tim向Jessica伸出手,想要把對方拉出棺木:「你不應該屬於這兒。」

 

  Jessica抱著雙膝,開始哽嗚起來,眼淚沿著美麗的臉孔流落到玫瑰上:「不,他什麼都沒有為我做。」她睜開充滿眼水的雙眼看著他,拍掉那隻善意的手,咬咬牙,聲線開始撕啞起來:「他還讓你取代了我⋯⋯我屬於這兒。」

 

  窗外的光開始退去,復活的影子從棺木上退去,四周開始被黑暗呑噬,正當Tim想要強行把Jessica拉出來時,她又幽幽地道:「他放棄了我,我成為他人生中的錯誤。」最後一切歸於黑暗,Tim驚恐地睜開雙眼時,窗外的陽光灑落到房內,他再次做了同樣的夢。

 

  Tim對於這個夢感到百思不解,是心理暗示嗎?他不確定。少年給自己沖泡一杯香濃的咖啡,走到陽台上享受難得的休閒時間。他抿了口咖啡,認真地思考起來,微風吹動他的髮線,牽動所有的思路,內心隱藏已久的心意按耐不住似的,在夢中悄悄傾露而出。

 

  「嘿小紅鳥,情報給你找來了。」就在少年陷入沉思之時,一把熟悉的女聲闖入他的思維裡,高桃的身影來到他身旁。女人輕輕地摘掉紅頭罩,露出那頭清爽的黑色短髮,髮絲上的汗水緩緩滴落到臉上。她默默除去皮質手套,用手背抹過額上的汗水,用那明亮的雙眼看著少年繼續道:「來交換吧。」她比起棺木裡的少女成熟多了,那高廷的鼻樑、豐滿的嘴唇、纖幼而結實的細腰、修長的雙眼⋯⋯當然還有那對吸睛的胸部,如同夢中的祈求一樣,復活的恩典最終降臨到少女身上,她爬出了棺木再次成長,然後再次回到這座夜的城市。

 

  「嗯,要先吃點早餐不?」Tim嘴角上揚,拉開椅子,邀請Jessica一同用膳:「我們可以慢慢談。」

 

  「隨便你。」Jessica沒有拒絕對方的邀請,把頭罩擱到一旁,坐在餐桌前。

 

  「你會留在Gotham嗎?」Tim的視線總是停留在Jessica身上,就像Robin時期一樣,常常凝視著玻璃櫃裡的制服,彷似能藉此目睹讓他陷入迷戀的身影。他小時候就見過神奇女孩與Batman在夜空中飛翔,那些黑暗中打鬥的姿態依然印象深刻,他當時是多希望能接近那鮮艷的身影,看看那位靈巧的少女。但當自己能伸手觸及少女的背影時,她便永遠沉睡在棺木裡,如同清晨時份漸漸消散的露水一樣,那奪目的色彩也於黑夜中消失匿跡。

 

  「不,我要到中國一趟。」Jessica喝了口咖啡,若無其事地敲碎了他內心的盼望。

 

  「噢。」瞳孔裡的光采暗淡起來,Tim內心的希望一下子灰飛煙滅,他是多希望能待在對方身邊,每次短暫的見面總能讓他內心一陣雀躍。那些奇怪的思緒早就植根於內心般,本能地想要靠近她,想像戀人一樣互相依偎。他還記得那天晚上,那些讓人心碎與絕望的怒吼狠狠地把他推開,永遠無法觸及一直仰慕的背影。

 

  『我只想接近你而己!』面對Jessica當晚的指控,Tim是多想往她吼出這句,把堆積在內心多年的情感一下子爆發出來,但基於那無能的羞怯,他重新隱藏這些感覺,即使他們現在是如此接近,他也無法表露多年來的情感。

 

  「怎麼了?」Jessica放下杯子,無所謂的樣子一邊哼起小調一邊拿起一根法棍,掰開一小塊,在鬆軟的面上塗上果醬和牛油。

 

  「沒什麼,你會什麼時候回來?」裝作毫不在乎的樣子,隨便說點什麼應對過去。

 

  「搞定了就回來。」Jessica吞下最後一口法棍後,拍掉身上的面包屑碎,重新帶上她的頭罩,爬上陽台的玻璃圍欄上:「謝謝早餐,我走了。」接著一躍然下,消失於陽台上。

·  「等⋯⋯。」還沒等Tim說完,她就走遠了。少年嘆了口氣,內心自己的無能,若自己能夠坦誠點的話,也許結果會不一樣。他放下手中的咖啡,走回房內的電腦前,用各種繁複的工作繼續自我麻醉,直到有天能真正鼓起勇氣,坦誠面對有關對方的感情。

 

  在那次會面之後,他們像兩條平行線一樣,沒有任何交雜,各有各忙,不曾認識似的。Tim有時候也會想起那倔強的身影,甚至會期望她會突然出現在清晨的陽台上,用那清脆的聲音喊他,但一切只是幻想,Jessica再沒出現在他的陽台上。在這段日子裡,少年一直用各種的工作塞滿自己,逃避內心那份思念,但依然徙勞無功,那些情緒隨著時間的流逝愈積愈多,最終將要傾瀉而出。

 

  也許是上天聽到少年內心的祈求,他們終於再次相遇,通過那瘋子的回歸,被困於一間密室之內,看來情況並不樂觀。

 

  「操⋯⋯。」一道冷水往他們身上潑去,Jessica扶著沉重的腦袋、搖搖欲墜地從地上爬起來。她被計算了,在一輛汽車內被Joker用毒氣迷暈,然後被鎖在破爛的密室之內。她輕輕拍打還在暈眩的腦袋,意識總算漸漸清醒過來,接著就被眼前的景象怔到:「小紅鳥⋯⋯?!」Jessica萬萬也沒料到那瘋子連她的兄弟也不放過,與他一併關起來,看來主事者正計劃如何搞瘋老蝙蝠。

 

  Tim在Jessica的呼喚之下慢慢回復意識,他輕按發痛的太陽穴,緩緩地道:「這來得真突然⋯⋯我指的是那位瘋子。」

 

  「把你拖進來真是抱歉。」Jessica用眼神暗示了他們手腕上連在一起的手扣,然後掏出她的手槍,拉下板機,警惕地四處張望,咬牙切齒地道:「他不能活著離開這兒。」

  『本來我不用說的,現在我有你們的父親,而你們將會決定誰死誰生哈哈哈哈哈──』Joker的身影出現在一道玻璃前,抱著一桶爆米花,一臉看戲的樣子指著他身後的人質。

 

  「這把戲不會管用的。」Tim盯著Joker說,直至那冰冷的槍管對上他的太陽穴:「你瘋了。」

 

  「他會殺了他。」只要涉及Bruce的事,Jessica總會變得有點神經質,她的內心依然是躺在棺木裡的少女。

 

  「我們不用這樣做,只要我們合作!」眼見Jessica沒有放下手槍的打算,Tim一腳踢掉她手中的槍械,一拳揍向她:「清醒點!」少年此刻是多想拉她出陰霾。

 

  「搞不清狀況的人是你。」即使再討厭Bruce,她還是本能地想要保護他。Jessica用擺動手扣,拌倒少年,撿起地上的槍:「對不起。」毫不猶豫地對準他的前額,但久久也沒有扣下板槍。

 

  「⋯⋯。」Tim盯著身上的Jessica,馬上意會對方的計劃,他馬上用腿拌倒她,和她在地上扭打起來:「你到底要怎樣才能放下?」也許是危急的場面對,也許是過高的腎上線素,少年似乎再也無法壓抑內心的感受,藉著危險與瘋狂的打鬥下,讓那些思緒溢出腦海,他只希望他那鮮紅的身影能在對方心裡占一席位。

 

  「你知道的,他沒有為我做任何事,甚至讓你取代了我!」她馬上明白對方所說的事,被時間沖淡的憤怒再次燃起,她毫不留情地一拳揍到少年的臉頰。此刻彷似回到那天晚上般,他們再次對質起來。

  「他愛你,一直都是。」他同樣不留餘地揍向女人的臉頰,向著她喊:「我只想接近你,但你卻把我推開!」

 

  「⋯⋯。」Jessica被少年的話語怔到,她呆滯了好幾秒,緩緩舉槍,冷冷地道:「⋯⋯再見。」她選擇扣下板槍,火花從槍口閃現,幾發子陣擦過少年的髮絲,打破那面玻璃,狠狠貫穿主事者的身驅。

 

  「看來計劃成功了。」Tim揉過被打痛的臉頰,走到那破碎的玻璃前,往主事者的控行室裡頭探望。

 

  「你還挺好戲的。」Jessica笑著走到少年身邊,輕拍他的肩膀:「看看他死了沒。」

 

  「過獎了,不過我剛剛說的都是真的。」Tim扭頭望向身後的女人,認真地繼續道:「我老早就想跟你說,而我終於說了。」

 

  「⋯⋯。」Jessica沉默起來,氣氛由輕鬆變得凝重,她一言不發跟著對方來到控制室,直當想要回應少年時,眼前的影象讓她不禁驚呼起來:「不!我們中計了!」那具屍體發出大暈的毒氣,本以能逃出生天的兩人再次倒在地上,瘋狂的影子蓋於他們身上。

 

  後來他們在莊園裡渡過瘋狂的一晚,然而誰都沒打算留在莊園裡。Jessica自那次事件沒有與Tim聯絡,似是逃避她般,任何方法都不能與她聯繫上。一切都讓少年不禁懊悔起來,如果他沒有流露內心的感情的話,也許不會弄得如此尷尬。時間依然繼續流逝,慢慢沖淡少年內心的昐望之際,他被一條清晨的短訊嚇得從床上爬起來──『我在陽台。』發件人是他一直思念著身影。

  Tim拿著手機,一臉疑惑地往陽台走去。熟悉的身影映入他的眼簾,帶著笑意向他說:「小紅鳥,好久沒見。」

 

  自此Tim就沒有作過那灰沉的夢,棺木裡的少女終於離開她的棺木。

 

【END】

评论 ( 11 )
热度 ( 49 )

© Aka_404NoFou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