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a_404NoFound

Aka,只會寫垃圾。
Forbidding reproduction & republication without permission.
本站內容未經挼權,禁止轉載。

【DickJay】Embracing the light in the murk【01】

Setting 


Attention:本文未經挼權,謝絕轉載及再演繹。


  潮濕的空氣充滿陣陣發霉的味道,薄霧為Gotham蓋上一層薄紗,石板的路面因而變得濕潤,街燈裡火光因燃料供應不足而不穩定地跳動著,一閃一閃地在濃霧裡往途人招手,為這座罪惡之城帶來陣陣詭異的氣氛。自從光影之爭*後,戰火波及世界每一個角落,由暗影聯盟所構建的秩序被正義聯盟重新改寫,被黑暗籠罩的世界終於重見光明,由白魔法重新掌控世界。儘管暗影聯盟被擊潰,光明重新掌管世界,但有光必有暗,黑暗在光明之下張牙爪舞。在物資短缺的情況下,黑市的交易比以往還要活躍,眾人都四處搜刮稀有資源,非法捕獵的數量比以往更要嚴重,各地的魔法監管部因意疲奔於命。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驚恐的求饒聲在廢置的貨倉裡撕吼,男人跪在地上發抖,嚥下唾液,戰慄地抬頭望向高處黑暗中的人影。雖然昏暗的燈光讓他無法看清對方的樣子,但黑暗袋然無法阻擋他那冰冷且殘酷的眼神刺進男人的內心,那眼神尤如纏於頸上的繩索,逐步地收緊,讓犯人經歷悠長的死亡恐懼,最終在恐懼的汪洋中失的自我,流露本性。男人終於無法忍受這緊張的氛圍,聲嘶力竭地在貨倉裡吼:「以梅林*之命發誓我真的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聽者緊皺眉頭,似乎對回答並不滿意,他從高處一躍而下,從黑暗的角落中走到男人臉前,沉重的腳步聲在貨倉裡迴響,敲打對方那不堪一擊的心靈,把他走絕望的死角裡。男人驚恐地左顧右盼,害怕隨時死於非命,直止屬於恐懼的陰影覆上他那癲抖不止的身軀。他抬起頭,藉著昏暗的燈光看清那個高處的人影:紅色的兜帽與頭罩、壯碩的身材、胸前那紅色的蝙蝠標誌,對方正正就是大名鼎鼎的Red Hood--Gotham的黑市老大、Batman的門生之一。

 

  「⋯⋯Re、Red、RedHood?!」他驚訝地張合著嘴巴,癲抖的聲線從嘴裡傳出,抖得幾乎無法吐出任何話語,口吃地道出人影的稱號。

 

  「誰讓你在我的地盤裡賣這玩意?還敢把它賣給魔法生?」Red Hood從皮質夾克裡掏出一支試管,裡頭的淡紫透明液體在燈光的照耀下如星辰大海般醉人,閃閃發光。他拿著那支試管在男人眼前晃動,壓低聲線緩緩地道:「你從哪搞來大量的獨角馬血?給我從實招來。」接著火焰從他另一隻手冒出,那熾熱的溫度充分地表達魔法師心中的怒火,在那黑市販眼中張牙爪舞,隨時把撲上這位膽小的懦夫身上,讓他體驗地獄般的烈。

 

  「我真的不知道!求求你放過我吧!」火焰映照儒夫的臉孔,如張牙爪舞的野獸,隨時撲到他身上啃咬。絕望與驚慄頓時在他內心爆發,涕決縱橫地用那吵啞的聲線向Red Hood求饒。然而對方並沒有放過他,反而讓那火焰在他眼前躍動、燃燒,最終內心再也無法承受精神上壓逼,斷線木偶般昏倒在地上。

 

  「嘖⋯⋯。」RedHood蹲在地上,不爽地揪起男人的衣領,朝他臉上掌摑幾巴,但依舊沒法喚醒他。他把他摔到地上去,從皮克裡掏了信紙,用火焰在羊皮紙上烙下字句,那信紙便化作一隻蝙蝠朝月亮飛去。他現在只能靠Red Robin從懦夫口中套出更多情報,然而這極大可能讓Arkham接收多一名精神失常的毒販,因為那男人光是簡單的恐嚇已經昏倒過去了,他絕對熬不過小紅鳥的審問。

 

  「⋯⋯。」他隨意地在貨倉外圍施咒,防止對方借機逃脫,接著用火焰造了一對翅膀,往空中飛去,在黑夜中落下幾根火焰的羽毛,在月光下化成灰燼隨風而去。

 

  Red Hood在陽台上解除那對火焰翅膀,拉開玻璃,翻窗回到他的安全屋裡,雖然他能從正門進去,但作為Batman的門生總會下意識保留「從窗戶進屋子」的習慣。他摘下頭罩放到一旁的小桌上,脫下外套掛在椅背上,同時除掉臉上的多洛米面具,接著用余光瞥過背後,一邊脫下手套一邊余余地道:「你比預期中還要早回來,Dickie Bird。」拿過一旁的油燈,往裡頭吹了口氣,燈光再次閃爍地在裡頭舞動。他提著油燈,順道脫下鞋子,往廚房走去。

 

  「⋯⋯。」Dick跟著他來到廚房,二話不說地從背後抱緊他,頭埋在對方的肩上,輕輕嗅過愛人身上獨有的淡淡煙草味。他已經有幾個月沒好好抱過他,甚至都快要因此得了相思病,然而對方從背上傳來的體溫與那淡淡的煙草體香安撫了他:「我想你了,Little wing。」現在Dick總於回到他身方,只屬於他的little wing,只屬於他的Jason。

 

  「我們有多久沒見了。」Jason倒了兩杯咖啡,拿起其中一杯抿了幾口,驅散腦中的睡意。

 

  「四個月。」Dick鬆開手,走到對方身邊,拿起另一杯咖啡,靠在廚櫃上喝起來。自從大戰過後,監管部的工作愈來愈忙,暗影聯盟的餘黨四處招兵買馬想要東西再起,光是圍剿餘黨就花費了許多時間與物資,在這苦勞的時光裡,龐大的工作量與內心的思念讓他煩燥不安,幾乎讓他喘不過來,然而現在總算得到安慰:「有想我嗎?」Dick朝著Jason露出陽光一樣的微笑。

 

  「一點。」他就知道他依然口是心非。

 

  「是不是該有一點表示?Little wing⋯⋯」Dick放下手中的馬克杯,走到Jason面前,雙手捧著他的臉,情心款款地凝視那雙通透的藍色瞳孔,隨時沉溺於這片深藍之中。溫熱的氣息吹到臉頰上,時間像靜止一樣,整個世界只有剩下他們兩人,四周變得不再重要,雙唇的只有毫毛之距。

 

  「⋯⋯等一下。」就在他們要來一個激烈的濕吻時,一隻蝙蝠瘋狂拍打著廚房的窗戶,本來甜密的氣氛馬上變得冰冷,Jason馬上推開身上的Dick去打開窗戶,那頭蝙蝠在他手中變回一張信紙:「老蝙蝠召我們回去。」他快速地掃視信件的內容,朝Dick晃動手中的紙張,道出被打斷二人世界的原因。

 

  「⋯⋯。」Dick洩氣地走過去接過信紙,Bruce簡直是算準時間似的,總是在緊急關頭破壞所帶氣氛,早知道就直接吻過去:「走吧Little wing,我們又有活要幹了。」然而這點打擊並不算什麼,他馬上恢愎常態,戴上多米洛面具,偷襲般快速地`吻上Jason那對乾燥的雙唇:「我在陽台等你!」得瑟地露出偷腥的笑容。

 

  「⋯⋯媽的?!」Jason似乎被Dick的舉動嚇到,馬上用手背擦一擦嘴唇,正想要揍他時,對方早就逃之夭夭。他既無奈又不滿地關上窗子,還是先去老蝙蝠那兒,接著才好好的和這頭蠢鳥算帳。


评论 ( 2 )
热度 ( 54 )

© Aka_404NoFou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