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a_404NoFound

Aka,只會寫垃圾。
Forbidding reproduction & republication without permission.
本站內容未經挼權,禁止轉載。

【DickJay】Embracing the light in the murk【07】

Setting 01 02 03 04 05 06


Attention:本文未經挼權,謝絕轉載及再演繹。


  Jason依然在愛人的懷中安眠,Dick一手輕輕托起他那修長結實的雙腿,一手摟緊那寛厚的後背,好讓對方更貼近自己溫熱的軀體,不讓冰冷的晚風打擾愛人在夢鄉中散步。靛藍的電光羽翼在黑夜中非常顯眼,和星星一樣耀眼,流星般劃過星辰大海。晚風輕吻他的臉頰,溫柔地撩起額前的劉海,輕輕沿著背上的流水線一直撫到腳跟,伴著男人在晚中飛行。Dick一直往安全屋的方向飛去,不時瞥過懷中的Jason,內心一直掐入沉重的漩渦,瘋子的回歸勾起腦中深處經已封塵的記憶,懷中的愛人與當年沉睡於棺木中的男孩一樣安祥,彷佛隨時回到遙遠的天邊。

 

  男人輕輕落在陽台上,放輕身體的動作,避免喚醒依然酣眠的Jason。他用後背推開陽台的玻璃門,放輕腳步,躡手躡腳地來到睡房,緩緩地把懷中看弟弟輕放在鬆軟的床墊上,替他蓋上柔軟的被褥,蹲在床邊盯著他的睡容。Jason的眼睫毛很長,隨著腿皮輕輕抖動著,不時緊皺眉頭,柔嬾的雙唇呢喃似的張口,似乎身在一個非常困擾的夢中。Dick伸出手,用手背撥過男人額上的碎髮,吻過他的前碎,壓低聲線,溺愛地道:「對不起,Little wing。」

 

  Dick想起當年那段悲痛的日子,熊熊烈火籠罩整座貨倉,大型的魔法陣在Bruce的腳下展開,發出不詳的灰光,只見導師咬牙關,緊皺眉頭,朝大火伸出手,拼死地用黑暗魔法吸收火的能量。那黑色的魔法陣漸漸變成鮮紅,灰光被染上一層亮紅,倉庫內的火焰愈來愈小,那些磚頭水泥瞬間倒塌,灰塵從地而起,火焰不曾存在似的。

 

  「Bruce⋯⋯?」Dick來到Bruce身邊,努力壓止內心的恐懼,裝作冷靜地道。男人凝視前方的廢墟,心臟不可控制般激烈地跳動,身子莫名地顫抖,恐懼沖昏他的頭腦,他能看到那瘦小的身軀在火中掙扎,淒厲的尖叫聲猶如耳邊。

 

  「⋯⋯太遲了,我沒趕上。」Bruce筋皮力盡地蹲在地上大口喘息,伸手擦過額邊的汗水,與前徒弟一同凝視眼前這片頹垣敗瓦,內心不敢想像男孩的生死,拒絕翻開藏於廢墟中的真相。最終理智壓過內心的情緒,粉碎甜蜜的幻想,雙手挖遍整個廢墟,水泥灰下的小手早已變得蒼白與冰涼,靈魂早已回到天際,剩下冰冷的肉體。

 

  「不⋯⋯。」Dick語帶哽咽,盯著導師懷裡那具蒼白的屍體,用手指拭過臉蛋上的灰土,清涼的雨點打在他們身上,天空為他們悲鳴哭泣。

 

  「我不能讓你去。」Dick從床邊站起來,一臉凝重地盯著Jason,靛藍的魔法陣在腳下無聲地展開,發出如星空一樣的藍光,悄悄纏上床上的男人,緩緩沉進身體裡。他伸手摸過對方的頭,在床邊再多待一會後,便翻開窗戶,準備躍進空中飛翔。男人準備離開前不捨地多看他一眼,露出陽光般笑容對他說:「晚安,好夢。」接著如流星般劃過長空。

 

  「⋯⋯。」Jason在Dick離開後悄悄地張開雙眼,他早就醒過來了,只是一直在裝睡,那些枕邊語他全都聽見了。男人心情複雜地坐在床邊,任由月光穿過玻璃窗照到他身上,凝視無盡的黑夜。不管是誰也沒法離開過去的陰霾,那是永遠不能痊癒的傷痛,像地雷一樣藏於內心深處,輕輕觸摸便會爆破,再次撕掉那些焦疤,血水再次從傷口裡冒出。

 

  「⋯⋯你還真是白痴,迪基鳥。」Jason來到窗邊,朝Dick離開的方向拋下這句話。讓人窩心但又愚蠢,但他早就不是那位沉睡於水泥灰下的小男孩,他是強大的火魔法師Red Hood,即使是愛人也無法阻止自己清算這筆陳年舊帳,當年的記憶狠狠刺痛他的身體,讓那段痛苦的死亡刻骨銘心:「再見。」即使死亡,他也要終結一切。

 

   Jason重新帶上多米諾眼罩,隨手拿過幾支魔藥卡在大腿的皮帶上,把左輪手槍重生裝備到身上去,拿起放在床頭櫃上的頭罩戴上,迅速地往空中一躍,朝陰森的黑林區進發,那將會是那瘋子的葬身之地,火陷將會燃燒整座森林,讓黑夜染上一層血紅。

 

  「父親,Todd一定會比我們早行動的。」Damian脫下身上的制服,換上一套舒適的睡袍,他一邊凝視窗外劃過晚空的藍光流星,一邊對身後的父親說:「我不相信他真的昏過去。」

 

  「我知道。」Bruce摘下帽子與眼罩,露出那雙佈滿血絲的雙眼,他已經幾天沒有睡覺,腦袋漲痛得像是裂開一樣。他按揉發痛的太陽穴,緩緩來到兒子身邊,溫暖的手掌搭上男孩的肩上,與他一同凝視著夜空:「他放不下的,因為我當年沒有替他報仇。」

 

  「⋯⋯我覺得Todd不是真的討厭你。」Damian瞥了Bruce一眼,緩緩地繼續道:「不然他也不會在這兒,只不過有時候鬧一下情緒。」

 

  「⋯⋯Dick應該回去了吧?」Bruce若有所思地看著兒子,接著嘴角上揚,伸手亂揉他的頭髮:「你該睡了,明天要上學。」

 

  「嗯,我剛剛看到他。」Damian不爽地拍掉父親的手,臭著臉道:「我不想去學校,那很無聊。」學校教的東西太簡單了,也沒有同齡的學生能與他說話,更沒有什麼有趣新奇的課後活動,選不如留在家中照顧心月的魔物來得有趣。

 

  「但你還是要去,而我已經看到成果了。」自Damian去了學校後,他與義兄們的相處不知不覺得變得相對和睦,看來那小男孩並沒有察覺自己的變化。

 

  「成果?」Damian一臉不解地看著父親。

 

  「總有一天你會知道的。」然而Bruce沒有打算告訴他。

 

  「-tt-!」

 

  「去睡吧Damian,明天上學可不能遲到。」Bruce輕拍男孩的後背,催趕他到夢中散步。

 

  「明明會遲到的只有父親。」最後Damian還是乖乖地回房裡去,但想起什麼似拋下一句便跑到房裡去。

 

  「⋯⋯。」Bruce嘆了口氣,也趕緊補眠去,他預感明天將會非常忙碌。



=================

才發現原來我拖著拖著一個多月沒放文了(菸


评论
热度 ( 36 )

© Aka_404NoFou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