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a_404NoFound

Aka,只會寫垃圾。
Forbidding reproduction & republication without permission.
本站內容未經挼權,禁止轉載。

【DickJay】Embracing the light in the murk【08】

Setting 01 02 03 04 05 06 07


Attention:本文未經挼權,謝絕轉載及再演繹。


 

  黑夜再次悄悄降臨,今夜的Gotham依舊優雅,亮起路邊的煤氣街燈,讓微風傳遞她的口信,靜靜地吟唱古老的歌謠,呼喚她的騎士出席每晚的盛會。幾顆五彩斑爛的流星劃破長空,為她的黑紗禮裙添上閃爍的寶石。那位黑市老大一直在遠離人煙的郊區靜待日落,他幾乎耗盡全身的魔力、花了一晚時間從人煙稠密的市中心來到黑林區附近一個被遺棄的村落。村落保存得非常完整,沒有任何搬遷跡象,廢置的小屋裡還能看到被放在餐桌上的餐碟,碟內的美食早已被動物吃光,家具也隨著時間的流逝佈上一層厚厚的灰塵,孩子的積木隨該地散落在地毯上,看起來跟突然人間蒸發一樣,讓人毛骨悚然。

 

  Jason隨意進入其中一間屋子,靠在窗戶附近的牆壁席地而坐,摘下頭罩,甩過髮絲上的汗水,余余地呼了一口氣。他從夾克裡摸出一包煙草與殘破的紙張*,輕輕把煙草倒在紙上捲成香煙含進嘴裡,用指尖生出一束火花,燃點嘴邊的香煙,再狠抽一口,內心的焦慮稍微得到安撫。他還記得當年身上的疼、火焰的高溫、還有被埋在水泥灰下緩緩缺氧的窒息感⋯⋯他要從那瘋子身上全討回來,讓他親自迎接自己的死亡。

 

  夕陽往西邊沉沒,男人藉著僅餘的日光來到森林的入口,那些扭曲的樹叉招他招手,像母親一樣呼喚他進去。黑林區被晚上的狂風吹得嘯嘯作響,枯乾的樹葉落了一地,烏鴉因風的騷動結伴飛走,不詳的霧氣從森林深處冒起,為它建立一道屏障,阻隔任何人的騷擾,讓妖精與神明在此休息。Jason伸手拍走臉上的枯葉,從掌心亮起一小把的火苗,小心翼翼地跨過地上的樹根,美麗的妖精不時好奇地探頭打量他,有些更調皮地飛到他的身邊,坐在他的肩膀上唱歌。男人幾乎不怎踏入此區,對森林的認知都是從學校和Bruce口中得知--白天時份是Gotham的寶藏,大量珍貴的草藥、原料都能從那兒找到,幸運的話還能得到神明的祝福。但晚間時份就會變成禁區,裡頭充斥各種野獸,撤旦在暗處凝視你。而黑林區因為天然資源豐富,吸引眾多純潔的生物在此棲生,成為世界上最多獨角馬聚居的地區。

 

  Jason一直沿著森林的小徑四處打量,月光牽著他到森林的更深處,遠處的閃光引起他的注意。男人踏過地上的枯葉,跨過荊棘叢,小跑來到閃光處,接著被眼前的景物怔著。銀白的月光溫柔地撫摸一頭氣弱游絲的獨角馬,只見牠垂死地躺在土上,那淡紫的星辰大海從脖子上骸人的咬痕流到枯葉上,失去光彩的枯葉奇蹟地變回鮮豔的綠色,然後卻因神明的咀咒化為黑色的灰盡隨風而去,純白的身驅在月光下散發最後的聖光便隨著逝去的靈魂緩緩暗淡,古樹的樹藥出現凌碎的騷動,肩上的妖精不再發出喜悅的淡光,月光從牠身上退去,森林為這純潔的生命而哭泣。

 

  「媽的⋯⋯。」Jason握緊拳頭,低頭凝視那具灰白的屍首,憤怒不可壓止地在內心爆發。他什麼都做不了,只能眼睜睜地看著牠痛苦地離去,自責感與無力感一下子湧上他的腦袋,在狹小的空間裡叫囂,責備自己的無能。他馬上四處張望,沿著地上的血跡尋找兇手。

 

  「啊⋯⋯我心愛的小鳥回來找爸爸啦?」沙啞的聲音從樹後傳出,蒼白的腳裸踐踏著枯葉,緩緩從黑暗中現身。男人瞪大雙眼看著眼前這位非人非鬼的怪物--稀疏的綠色亂髮露出佈滿膿包的頭皮,臉上一半的肌膚如同老人們乾燥鬆馳,另一半則是像年輕人一樣充滿彈性,指甲長得像利爪一樣,邊緣還滴落著獨角馬之血,手背都是滲血的傷口。怪物只用一件破爛的魔法師袍包裹赤裸的身體,但也無法遮蓋身上的腐爛氣息。他裂嘴而笑,像是重遇熟人一樣,無懼地現身於男人眼前。

 

  「什麼爸爸。」過後痛苦的回憶再次被勾起,憤怒沖昏他的頭腦,他立馬拔出腰間的左輪手槍,對準瘋子的腦袋,肩上的妖精嚇得馬上逃回草叢中。Jason努力用理智壓過暴怒,身體也怒氣而緊繃,雙腿準備躍到空中射殺他:「我和你的事還沒完結,Joker。」

 

  「啾啾你真是忘恩負義~爸爸不開心。」Joker並不怕男人手中的手槍,他愈走愈近,用額頭抵著槍口,露出痞子般的笑容:「我可是創造了你呢~沒有我,會有你嗎?」接著用語言挑釁男人的底線,引出他內心的魔鬼。

 

  「你是覺得我不會開槍?」Jason怒盯眼前的怪物,板槍隱隱作動。

 

  「開吧嘻嘻嘻~」他並不懼怕額前的手槍,繼續試探他。

 

  「⋯⋯。」男人毫不猶疑扣下板槍,火焰被壓成子彈貫穿Joker的腦袋,槍聲伴著瘋狂的笑聲響遍整座森林,在樹上打盹的小鳥因而受驚尖叫、飛走,躲在草叢中的妖精們瑟瑟發抖,在遠處湖邊休息的獨角馬立馬驚醒、四處逃竄,森林被驚慌與混亂籠罩。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瘋子手舞足蹈地亂蹦亂跳,淡紫的血液從槍口流出來,那是他從純潔的生物身上所吸取的血液,沿著腐爛的皮膚流落到地上,他果然就是獨角馬之血一事的始作俑者。Jason面不改容地朝他身上再開幾槍,身上的痛楚似乎為Joker帶來極大的快感,他倒在地上打滾,那些星辰大海滴落在地上,有些淺到樹幹上,怪物四周無一沒有沾上獨角馬之血。

 

  「小鳥小鳥~快快回爸爸懷裡了~」Joker笑著張開雙手,暗紫的濃霧從袖口大量湧出,漸漸污染整座森林,讓森林陷入一遍毒霧之中。Jason趕緊躲到大樹背後,避開以瘋子為中心所散發出來的濃霧,頭罩內的過濾系統並不能一口氣過濾高濃度的毒氣。男人從樹後探頭張望,情況並不樂觀。


评论
热度 ( 28 )

© Aka_404NoFou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