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a_404NoFound

Aka,只會寫垃圾。
Forbidding reproduction & republication without permission.
本站內容未經挼權,禁止轉載。

【DickJay】I was dead when I was born

【設定】來談人生吧。復康找手感。Merry Christmas

 

  半裸的黑髮男人一腳踏在窗台一腳垂落到地上,貼身的牛仔褲讓他的腿看起來更修長、纖幼,他伸手把額的碎髮朝後腦抓去,髮絲上的汗水如髮蠟一樣使碎髮貼服地留在頭頂上,他從褲袋了摸了一盒香煙,隨意地點了根菸,灰濛的煙霧從微弱的火光中散發。月光溫柔地灑落在男人身上,胸膛與髮絲上的汗水在銀白的月光下如閃爍的寶石般透亮,他眺望著窗外寂靜的黑夜,深深吸了口香菸,若有所思的眉頭輕皺,淡淡的愁緒從嘴裡吐出,伴著那些灰濛,與那股久久未散的雄性荷爾混合在一起,充斥整個狹小的房間內。

 

  另一位黑髮男人從浴室裡出來,裡頭的水蒸氣逃跑似地湧進房間裡,接著慢慢消散。水珠沿著髮絲緩緩滑下,身上的情欲被熱水洗去,剩下清淡的肥皂香,他與坐在窗台上的男人一樣,只穿著貼身的牛仔褲,任在身上的水珠緩緩蒸發。他隨意拿起一條毛巾,拭過髮絲多餘的水份,整個過程大家都不約而同地默不作聲,耳邊只響起微小的擦拭聲。也許過於寂靜的氣氛讓熱愛熱鬧的男人難以忍受,他朝著明亮的窗台試探地喊:「⋯⋯小翅膀?」

 

  「⋯⋯。」窗台上的男人不為所動,依然凝視著無盡的黑夜,思緒早已逃到遙遠的他方。

 

  眼見愛人沒有回應,男人不禁皺起眉頭再叫喚一次:「Jason。」他踏著冰涼的木地板,走到窗台前,隨著愛人眺望的方向望去--那一片漆黑的夜空,厚重的烏雲再次聚集在Gotham之上,唯一明亮的月光再次躲進烏雲背後,房間立馬變得黯淡無光,讓一切看起來變得更為陰沉,漸漸融入黑暗之中。

 

  「⋯⋯Dick。」最後一絲月光從Jason身上緩緩褪去,髮絲上的汗水早已乾透,碎髮再次垂落到他額前,而這次他沒有伸手撥開,倒是任由它們垂在額前。他繼續凝視遠方,夾在指間的香菸幾乎都要燒燼了,煙霧輕輕纏上他那美好的身段,留下淡淡的菸味。男人深深吸了最後一口香煙,吐出最後一口愁緒,除了回應對方的叫喊外,他依然默不作聲。

 

  「⋯⋯。」這次Dick沒有說話,而是靜靜地待在一旁,與他一同眺望遙遠的夜空,他知道他需要點時間。男人瞇起雙眼,用那雙如晴空般蔚藍的眼睛嘗試從烏雲中尋找明亮的星星,他依稀記得Gotham的夜空曾經佈滿星星,制服上的藍色花紋隨著他的動作而飛翔,遠看像是在星空下飛翔的藍鳥。星空下的大藍鳥身後總是跟著一位穿戴著黃色披風的神奇小子,他們每晚就在月亮的凝視下於Gotham的大街小巷裡飛翔,清洗城市裡的罪惡,直到單薄的身影與那件鮮黃披風沒入火花之中,火光衝上天際,細碎的碎片隨風飄往開滿蔓珠沙華的彼方,星星因悲傷而凋凌,自此再無星空,剩下藍鳥孤獨地在月光下起舞。

 

  他們沉默良久,最終Jason打破沉默,用那沙啞的聲音道:「我自出生起便死了;我死了但真正出生了。」他扭過頭,用他那雙藍於海洋的眼睛看著他曾經的兄長、現在的伴侶,Dick曾經從他的眼裡看見漫天星空,而他現在只看到深不見地的汪洋,如主人一樣讓人難以捉摸、反覆無常。

 

  「⋯⋯。」Dick知道Jason想說什麼,那些悲痛的回憶隨著波瀾浮出腦海,走馬燈般在他眼前掠過,總是如陽光一樣的他最終被染上絲絲陰霾,不禁臉色一沉。

 

  Jason從小就過得不好,孩童應有的童年對他而言如童話故事一樣美好且遙不可及,生活對他而言就是掙扎--每天早上等候他的不是豐盛的早餐,而是因吸食太多毒品而失去知覺、倒卧在地上的雙親,在他吃上一口麵包之前,他得把父母從地上撈起來,拖進浴室替他們清理身上的污物,幸運的話他只要把他們扔到床上就能完事,但更多的是他得先清理地板上嘔吐物才能計劃他的早餐。但是家裡的錢大多都被父母拿去買毒品,剩下的錢根本不足以支撐他們的每月開支,在這樣的情況下,Jason更多時選擇跳過早餐,直接去偷點東西去變買來維持生計。被迫過早獨立的他曾經寫信給聖誕老人,許下想擁有正常家庭生活的願望,渴望得到父母的愛,感受家庭溫暖,過上正常小孩的生活。然而願望並沒有實現,瘦小的男孩最終只能靠著破舊的被褥感受虛假的溫暖,本性善良的他想要改變這種生活卻沒有能力作出改變,這種的無能感不知不覺間讓他內心產生一股不由而來的厭惡感,他漸漸討厭這樣的自己。

 

  後來,他一次機遇下於那小巷遇上守護Gotham的黑暗騎士,一直在黑暗的道路上摸索的他終於第一次看到曙光,當時他是伸手緊抓那一道光,毫不猶豫地投入那片光明之中,那怕是通往未知的世界,他都不願回到那條黑暗的小巷裡,每天毫無意義地苟延殘存。那晚過後,那條小巷的男孩失蹤了,奪目的神奇小子再次活躍於Gotham之中。

 

  說實話,Dick起初並不喜歡Jason,他實在想不透Bruce為什麼讓那位過份瘦削的男孩穿上自己的舊制服,男孩在他眼中只是一位不知天高地厚、目中無人、囂張跋扈、暫時取代自己的小鬼頭,盡管曾經的導師讓他幫忙教導後輩,Dick都是不太情願地接受對方的請求,但還是細心教導年輕的晚輩。

 

  男孩比Dick想像中還要倔強,即使訓練期間多次受傷,他都會堅持完成,甚至要把動作練至完美才會擺休。Jason的堅定與倔強使男人感受到他對Robin的追求、對Robin的渴望,這種意志使男孩熬過所有艱苦的訓練,還讓男孩比男人更快完成所有訓練,昔日對Jason的厭惡亦悄悄地變得欣賞,開始想要真正認識這位男孩。在一次的訓練中,Dick少有地遞了一條毛巾給Jason,讓對方拭過臉上的汗水:「你看很來急切想要成為Robin?」他拿起一旁的運動飲料,閒話家常似地朝男孩搭話。

 

  「⋯⋯。」男孩睜大眼睛,睫毛微微抖動,吃驚地看著他,雙唇微微張合,似乎想要呢喃什麼似的。接著他垂下頭接過Dick的毛巾,裝作若無其事地擦掉臉上的汗水:「⋯⋯你不會明白的。」逃避似地回避男人的問題,把自己鎖在內心深處,倔強地撐起他那囂張跋扈偽裝。

 

  「⋯⋯。」眼看Jason選擇回避,Dick也只好裝沉默地應付過去。

 

  後來男孩躺進那細小的棺木中,讓芳香的白玫瑰溫柔地擁抱他,伴著他到死者的溫柔鄉。Dick一言不發地盯著他,失去那件鮮黃披風的身子看起來更為單薄,曾在Gotham飛翔的神奇小子此刻只沉睡於棺木之中。男人緊咬下唇,當他知道關於Jason的一切後,悲憤與後悔充斥他的內心,用利刃一下一下地刺穿他,懲罰他當日沒有善待過他,可惜已經大遲了,Jason已經從過去的掙扎中得到真正自由,掙脫一切枷鎖,前往幸福的國度。

 

  然而Jason沒有死去,他經歷熾熱的劇痛後得到重生,離開那個小小的棺木,成為新造的人,死亡造就了他,造就了Red Hood。然而,人生為自由,但他不是。他再度活下,再度回到陰暗之中,被過去與情感所捆縛,彷佛唯有死亡才能讓他享有真正的寧靜與自由。

 

  「我有時候會想,如果我沒有再活⋯⋯。」也連雙方沉默太久,Jason再度打破沉默,讓內心的想法傾瀉而出。

 

  「你想太多了。」沒等Jason說完,Dick立馬毫不奮豫地打斷他。他知道對方要說什麼,那是他一直迴避的問題,而這個問題的答案他早就知曉,也許是想彌補當日的過錯,他不想再度失去他。

 

  「我知道你是同意的,Dickie bird。」Jason用余光瞥過伴侶的神情,嘲諷似地道出對方內心的答案,他不知道為什麼要這樣做,也許是長年的不安讓他本能再度揚起身上的刺,刺傷他所珍視的一切,他無法真正去擁抱他所愛的人,身上的刺總會讓他們傷痕累累,久而久之,他選擇與伴侶保持距離,狠狠地將他推開,這是他對Dick的愛。然而這頭大藍鳥卻不領情,總是緊緊地擁抱他,那怕自己將會遍體鄰傷也不願放手。

 

  「⋯⋯。」Dick沒有說話,而是默默拉起對方,直接吻上那乾燥的雙唇。突如其來的親吻讓他們的腦袋空白一片,所有思緒都被拋諸腦後,剩下本能驅使他們的身體,時間彷佛靜止下來般,一切都變得非常緩慢,整個世界只剩下他與他,晴空的雙瞳內映照出大海的漫瀾,深不見底的汪洋於晴空下變得明亮。烏雲悄悄地在黑夜中散去,月光再度灑落到他們身上,他們最終相擁在一起,享受此刻的寧靜與自由。


评论 ( 7 )
热度 ( 45 )

© Aka_404NoFou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