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a_404NoFound

Aka,只會寫垃圾。
Forbidding reproduction & republication without permission.
本站內容未經挼權,禁止轉載。

【DickJay】Embracing the light in the murk【10】

Setting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Attention:本文未經挼權,謝絕轉載及再演繹。


  Dick在樹林中奔跑,月光穿過樹木,打落到地上,讓那些毒霧閃閃發光,像蛇蠍美人般美麗,讓人忍不住想要觸碰。扭曲的樹枝一直朝男人招手,抓過他那英俊的臉孔,在完美無瑕的臉頰上留下淺淺的抓痕,溫熱的血液從傷口微微滲出。男人用手背擦過臉上的抓痕,無視臉上被樹枝劃傷的痛楚,快速地在樹林中穿梭,腳尖飛快地踮過枯草上。他閉上眼精,讓意識穿透整座森林,搜索咒法消失的地點。Dick從模糊的心靈視覺中看到一間像變態殺人狂所居住的簡陋小屋,殘舊的木門如薄弱的紙質板一樣,稍微用力也能破裂。金黃的視線在樹叢中虎視眈眈,鼻腔不時發出低吼的呼嚕聲,在屋外的樹陰下來回渡步,踏過枯乾的草地,在黑暗中靜待時機。正當他想要仔細所有景色走馬燈般快速略過,意識再次回到男人身上。他睜開雙眼,露出堅定的眼神,毫不猶疑朝林中小屋的方向奔去。

 

  雷電從天而降,冰藍的電光在大藍鳥的呻唱下在林間起舞,在暗處埋伏的狼鬼*瞬間化成灰燼,飄落到草地上。男人伸出手,呼喚靛藍的閃光重回自己身上,那些雷電在藍鳥的召喚下輕輕纏上他的手掌,攀上他的黑色緊身衣,最後消失於藍色的鍍電花紋上。男人躡手躡腳地來到小屋前,在四處打量一番後,小心翼翼地推開那道脆弱的木門,一陣腐爛的氣息撲臉而來,胃袋不禁翻騰起來,胸口感覺一股噁心感,讓人不堪難耐。

 

  微弱的吊燈在小屋深處晃動,搖搖晃晃地照亮黑暗的小屋,昏暗的環境加上腐爛的氣息讓人感到一陣暈眩。Dick花了點時間才讓自己適應下來,然後眼前的景象讓他內心幾乎崩潰,憤怒、恐懼、擔憂、焦急、痛心一下子湧到腦袋裡去,胸口像被壓抑一樣難以呼吸,眼前的畫面衝擊他的承受力。

 

  吊燈底下是一張血跡斑斑的金屬手術椅,木質地板都是乾涸的血質,椅下更是堆滿針筒,一旁的手術桌放滿各種滿是鐵鏽的手術用具,幾隻斷手與斷腳被鐵勾懸掛於半空中,一塊完整的人皮如勝利品般被釘在牆上。Dick壓住身體的顫抖,平復內心的情緒,緩緩走到手術椅前,壓抑的情緒最終一發不可收拾地傾瀉而出。只見愛人的四肢被鐡鏈狠狠勒緊,手腕上的清淤隱約可見,不停冒出血水的指尖與扭曲的手指暗示男人剛剛經歷一次慘無人道的虐待,身軀被各種的皮帶固定在椅上,動彈不得。男人的臉色如同當年睡在棺木裡的男孩一樣蒼白,冷汗從他的額邊滑落,雙唇微微張合、顫抖,像天空一樣透亮的雙瞳失去神采,變得暗淡無光,頸上的針筒印非常刺眼。

 

  「噢天⋯⋯Little wing⋯⋯」Dick的手抖過不停,對方的樣子彷如回到那個雨天,他所鍾愛的男孩變得像死灰一樣蒼白,靜靜躺在冰涼的棺木裡,等待導師用濕潤的泥土埋葬他,讓他安靜地睡在Gotham的墓園裡。他伸手抓住Jason的肩膀,輕輕搖晃,聲線沙啞且帶點歇嘶底理:「醒醒!Jason!」椅上的男人沒有任何反應,那頭樂觀的大藍鳥最終被內心的恐懼支配。

 

  「看看是誰來找我?」Dick身後傳來讓人悚然一驚的聲音,堅硬的鐵撬狠狠往他身上敲,頓時血花四淺。那人揚起滿足的笑容,尖悅刺耳的笑聲在小屋內迴響,手上的鐵撬更瘋狂地在男人身上留下更多的傷痕:「蝙蝠的兩隻啾啾都來找我啦~」他粗暴地扯起Dick的頭髮,強逼他看著椅上的Jason,在他耳邊輕道:「他這樣可美了對不?不聽話的小鳥就是要好好教育!哈!」

 

  「狗娘養的⋯⋯你對Jason做了什麼?!」Dick還沒從剛才毆打中清醒過來,意識昏昏沉沉,視線對上手術椅的瞬間憤怒驅散腦內的暈眩感,電光再度從鍍電花紋中冒起。

 

  「可憐的小鳥要死了~爸爸我當然不捨得啊!」Joker笑著拿起一旁幾乎空掉的試管,在男人面前輕輕晃動裡頭剩餘小量的獨角馬之血,無法無天地繼續道:「我給小啾啾打了這個!一會就會龍精虎馬啦!」

 

  「⋯⋯。」那瘋子竟敢在Jason身上試用獨角馬之血,那淡紫的星辰大海雖有治癒百病、起死回生的功能,但不持續使用便會出現反噬作用,身體機能會漸漸喪失,痛苦地目睹身體的凋凌,注射統潔之血跟宣判死刊沒什麼差別。他猛然給瘋子來一個肘擊,身上冒出更多電光,緩緩地走向他面前,眼神冷酷得失去情感一樣,電光凝聚於手中,接著一拳又一拳的朝那腐爛的身驅打去:「Jason身上流出的血,我會討回來的。」讓那暴怒殺死這位瘋子。

 

  「啊哈哈哈哈哈哈!好痛哈哈哈哈哈哈哈!」高壓的電流穿過瘋子的身體,全身的細胞都在尖叫,骨骼發出清脆的斷裂聲後,斷成細碎的碎片,內臟因電流的衝擊激烈地抖動。強烈的痛楚並沒有減退一絲瘋狂,倒是把瘋子逼往更熾熱的興奮之中,身體因過熱而冒出白煙,身上的大膿泡因而爆夏,黃綠的膿液流落到地上,淡紫的血液從他的鼻腔流出:「⋯⋯你是想要殺了我嗎?小啾啾?」

 

  「⋯⋯我不會殺你。」暴怒從剛剛的毆打中得以宣洩,理智輕輕按撫男人的神經。Dick喘著粗氣,擦過額上的汗水,鄙夷地盯著癱在地板上的瘋子,冷冷地道:「你的生死不到我決定。」雷擊再次從天而降,打穿殘破的屋頂,準確地落在瘋子身上,Joker便一下子昏死過去。

 

  淡紫的毒霧隨著瘋子的倒下而消散,森林再次回復平靜,月光穿過屋頂上的破洞灑落到小屋內,溫柔地照耀在男人身上。Dick用手背拭去嘴角的血,走到手術椅旁,解開Jason身上所有的束縛,只見他的臉色依然死灰般蒼白,手腳冰冷,眼神失焦,呼吸氣若柔絲,死神正在他身旁舞動大䥥刀。Dick痛心地用手摸過愛人的臉頰,輕輕掃下他的眼簾,緊咬下唇,緊握對方的手,緩緩地道:「我失去過你,而我不會讓它再次發生。」

 

  金黃的光芒從Dick身上散發,沿著他的手溫柔地纏上Jason身上,男人伸手安撫身體上傷痕,親吻他的臉頰,在他耳邊輕輕哼著古老的搖籃曲。鮮紅的火光與靛藍的電火雙雙沿著腳裸攀上他們的後背,背部傳來溫熱的刺痛感,為他們留下永恆的印記。自此,他們將會共享相同的時間、相同的壽命、相同的力量,直至死亡也不能分開他們,在死神的凝視下一同步上死亡的階梯。

 

  Jason的體溫因得到Dick的壽命漸漸回升,被瘋子所虐待的傷痕幾乎都痊癒了,死灰的蒼白從他身上消失。他的眼皮微微抖動,緩緩張開雙眼,他那對藍色的瞳孔再次如大海般閃耀著海底的光茫。Dick心急地湊上去道:「Little wing你感覺如何?」

 

  「Dickie bird⋯⋯你訂了契約?」眼睛適應光亮的環境後,模糊的視線緩緩地清晰起來。他扶著發痛的額頭,從手術椅上起來。

 

  「你沒事就好了。」Dick並沒有正面回答Jason的問題,直接把他緊緊摟進自己懷裡。

 

  「你真的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契約是不能解除的。」Jason朝他來了一個白眼,他並不希望對方與他訂立契約,因為他值得更好。

 

  「我知道,但我不會後悔的。」

 

  「後悔了也別對我哭。」

 

  「既然任務完成了,你也沒事了,是不是該給我來一個吻當作獎勵?」Dick笑著看懷裡人,一臉期待地等待一直被打斷的深吻。

 

  「考慮一下。」然而Jason總喜歡一盆冷水潑過來。

 

  「噢⋯⋯。」好吧,Dick內心感到一陣失落。

 

  「當作是謝禮。」就在他失落之際,雙唇傳來溫熱的觸感--Jason揪著他的衣領給了他一個深情的吻。熱吻過後,男人再次擺出一副臭臉道,丟下他離開小屋:「別再要我和你親親摟摟了。」

 

  「就知道Little wing愛我!」Dick露出滿足的笑容,再次衝上前,撲到愛上身上。

 

【END】



Ready for the new adventure?

评论 ( 19 )
热度 ( 31 )

© Aka_404NoFou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