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a_404NoFound

Aka,只會寫垃圾。
Forbidding reproduction & republication without permission.
本站內容未經挼權,禁止轉載。

【TimJay】Struggle in the dark【03】

Setting 01 02


  年老的婦人在烈日當空下帶著白色的頭巾與殘舊的圍裙在黃金的麥田中遊走,她彎下腰身,輕輕用手上鐮刀割掉成熟的麥穗,再用麻繩將它們束好,一束束的堆送在木頭車上,車頭的小驢搖著尾巴,隨意咀嚼田邊的雜草,等待女主人的號令。老婦人用手擦過額前的汗水,臉頰上的汗水在陽光的照耀下猶如鑽石般閃耀,臉上的皺紋雖訴說歲月的殘酷,卻無法遮掩堅毅、美麗的氣質,她那高潔的靈魂在黃金之海中閃閃發光。

 

  「請問時Mrs.Kent嗎?」一陣紫煙從黃金之海中散去,少年輕輕撥開眼前的麥穗,悄悄走到婦人身後。

 

  「是的,請問你⋯⋯噢不。」婦人聞聲扭頭,視線緩緩對上少年那藍如深海的雙瞳,本來和藹可親的笑容瞬間凝固,手上的金黃與鐮刀掉落於田地上。她驚恐地捂著嘴,發出無聲的吶喊,恐懼的記憶最次冒出水面,雙腳立馬重如千斤,難以動彈。她悄悄地挪動無力的身軀,緩緩沒入黃金之海中,用顫抖、沙啞的聲音歇嘶底理地道:「是暗影聯盟嗎?我不知道什麼光明的彌賽亞,你們別再搔擾我了!」她的身子抖個不停,隨時在風的吹拂下倒在金黃的浪花中。

 

  「老太太,請你冷靜點。」Tim依然站在原地,不敢輕舉妄動刺激她那過敏和脆弱的神經。他輕拍勾在馬掛上的麥穩,心平氣和地朝老婦人道:「我是Batman的門徒Red Robin,今天前來是有事相見。」

 

  「Batman?那你身後的那位紅色兜帽先生是誰?」老婦聽見黑魔法師的大名後緩緩放下戒心,她聽說過那位暗夜的黑魔師的事蹟,他幾乎驅散纏繞Gotham女王的陰霾,妖魔鬼怪都不敢在他的身影下惹事,暗影聯盟暗地裡忌他三分,任何涉及Gotham的事務都會私下找Batman協商,絕不敢輕舉妄動。漸漸地,有人說他法力無邊,能以一人之力擊潰聯盟;也有人說陰霾需要他作為後台;也有人說他將會繼承聯盟⋯⋯各種各樣的說法在民間流傳,而老婦人知道他是陰霾下的良知,默默保護Gotham的市民,是值得敬佩的大魔法師。

 

  「我是B⋯⋯Red Hood。」Jason走到少年身旁,朝老太太點頭,將要道出的話語因過去的陰影而定住,在內心的多番猶豫之下,最終被男人強行抹掉,最剩下最後的部份。

 

  「⋯⋯我們是需要聊一下,而這裡並不是好地點。」少年用余光偷瞥男人一眼,接著文質彬彬地繼續對老婦人說,言語中暗示暗霾的耳目正監視他們,想要從中竊聽有關救世主的情報,順道以叛變之名處理他們,然而他不會容許這些事發生。Tim朝老太太伸出手,微笑地作出請求:「我想Mrs.Kent不介意我們到貴宅一邊喝茶一邊商議?現在差不多是下午茶時間,聽說你泡的大吉嶺紅茶可是世間美味。」

 

  婦人點點頭,伸出手握上少年冰冷的手,紫煙瞬間籠罩他們三人,帶領他們來到峽小、簡陋的鄉村小屋內,柴火在爐灶裡余余燃燒,發出淡淡的木香味。火爐壁上掛了一幅溫馨的全家福畫像,畫中婦人眼尾彎彎,雙手搭在孩子的肩上,被丈夫摟進懷裡,他們的笑容讓人感到絲絲溫暖與幸福。婦人給他們倒來兩杯溫熱的茶,招呼他們坐在沙發上:「坐吧,在這裡說真的沒問題?」

 

  「放心,我在屋內下了消音咒,屋外是無法竊聽我們的。」Tim接過婦人手中那杯溫熱的茶,輕輕甩過馬掛,坐在沙發上,緩緩地繼續道:「我想你也聽過光明的彌賽亞的預言對吧?Batman想知道更多有關你兒子的事。」

 

  「我聽過⋯⋯我知道那個傳言。」婦人垂下眼皮,根根分明的睫毛微微抖動,接著道出隱藏於內心多年的秘密,輕輕揭開它的面紗:「Clark不是我的親生兒子,我在『神怒之日』發現他,把他抱回來的。」

 

  她記得當晚與丈夫於田間散步,清涼的微風輕輕吹撫他們,金黃的浪花在夜中晃盪,大量流星帶著希望劃過天際。美麗的女人立馬緊閉雙眼,緊握雙手,朝天神許下願望,期望有朝一日能懷下愛的結晶,幻想幸福美滿的家庭生活。她與他坐在田邊,於流星的見證下互訴情話,直至來勢兇兇的火焰伴著巨響與震盪落到遠處的麥田中,鳥兒因而受驚,騰揍地從田中連群結隊飛走,守在田邊的牧羊犬驚慌地亂奔亂吠。年輕的夫婦伏在田裡相依發抖,心裡向神明默禱,直至騷動漸漸平息。

 

  好奇心旺盛的他們戰戰兢兢地走向火光墜落之處,躺於隕石中的嬰兒散發出如星光般柔和的光芒,他用圓渾渾的藍眼睛凝視他們,朝女人咯咯大笑,揮舞白嬾的小手,逗得這對夫妻滿心歡喜,就在他們左顧右盼想要尋找嬰孩的父母之際,嬰兒飢餓的哭泣聲勾起女人的惻隱之心,她鼓起勇氣,伸手把嬰兒抱在懷裡,拉著丈夫寬大的手掌往家門奔去。她深信這是天神回應她的願望,賜予給他們的寶物,使他們的人生變得更完整。

 

  「那他會魔法嗎?」Jason自進屋以來一直盯著畫中的男孩一言不發,好奇心最終劃破沉默。

 

  「⋯⋯我沒有送他去魔法學校。」正當男人想要感歎暴殄天物之時,婦人面露難色,雙唇抖動,藏於內心多年的秘密最終暴露於此:「我和丈夫都沒有魔法血統,送他去學校只會暴露他不是親兒子的事⋯⋯我們不想失去他。」婦人輕輕啜泣,鼓起勇氣道出兒子的秘密:「⋯⋯他是天生的光魔法師。」

 

  自預言從民間廣泛流傳後,Kent夫婦每天都目賭押送整個光魔法血統的馬車經過,低沉的馬蹄聲為他們悲鳴,一時輝煌的魔法師此刻只淪為囚人,被施於咒法的籠牢與手拷所困,雙手只能吃力地穿過籠牢,緊抓籠外僅餘的自由,懷念曾經的美好。他們絕望地垂下頭,任憑黑暗撕裂他們的身體,奪去他們的光,世界將再無光明。悲傷與壓抑的氣氛充斥整個黃金之海,風兒在哭泣。

 

  儘管世界最終落入黑暗之中,但卻無阻當年從天而降的嬰兒於養父母的愛中成長,他擁有如星空般吸睛的藍色雙瞳,因繁重的農務而變得強壯的身驅,他的笑臉像太陽般耀眼可親,善良與仁義的本性讓他看起來跟天使一樣純潔,簡直是受神所寵愛的孩子。有一天,他悲哀地把將死的小鳥拱在掌心來到廚房,淚水在眼框中打滾,哭喪著臉地對婦人道:「母親⋯⋯小鳥快死了。」

 

  婦人放下菜刀,用清水洗淨雙手,用圍裙拭去手上的水。她蹲下來撫摸孩子柔軟的髮絲,溫柔地安撫他:「Clark⋯⋯這是自然的法則,小鳥只是要回到神的身邊,不要傷心。」

 

  「但我還是覺得好傷心⋯⋯。」男孩垂下頭,眼裡的星星掉落在小鳥身上,打濕牠的羽翼,柔和的星光悄悄纏上男孩的身上,跟當年躺在隕石中的他一樣,讓人感到非常溫暖。他閉上眼睛,輕輕合上雙手,璀燦的星光從掌心發出,接著傳出悅耳的歌聲,小鳥在他手中騰撲,再次精神奕奕在他手中跳動,拍拍翅膀穿過窗戶,飛往自由無際的世界。

 

  「噢天⋯⋯。」婦人驚訝地抓緊孩子的肩膀,每天都經過農田的馬蹄聲彷如耳邊,勾起埋於腦海深處的絕望畫面,她身子在發抖,聲音變得嘶啞,每一下呼吸都變得非常沉重:「你是從哪學會來的?」她已經能想像特使衝進家門,粗暴地把他押上囚車,而她只能絕望地目睹兒子被黑暗抹殺,沒有人會記起他,他將被世界遺棄。

 

  「母、母親?我⋯⋯我不知道。」男孩被母親的反應嚇壞,他趕忙回過神,收起身上的星光,安慰母親。

 

  「答應我,不要展示出來,我怕會失去你。」女人緊緊擁抱她的孩子,如失而復得的寶貝,埋在他肩上哭泣。

 

  「我知道了。」男孩乖巧地點頭,藏起他會魔法的秘密,裝作一位普通的農家子弟。

 

  「⋯⋯。」Tim輕輕把茶杯放到小桌上,一臉凝重地朝男人道:「看來我們得趕去Metropolis?」

 

  「⋯⋯他會的魔法跟我看到的一樣。」Jason用余光掃過少年,繼續凝視畫中的男孩,下意識地呢喃:「光明的彌賽亞。」


-------------

我家下雪啦!!!香港下雪啦!!!!!!!!!!Y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雪!!!!!!!!!!!!!!!!!!!


评论 ( 12 )
热度 ( 23 )

© Aka_404NoFou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