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a_404NoFound

Aka,只會寫垃圾。
Forbidding reproduction & republication without permission.
本站內容未經挼權,禁止轉載。

【TimJay】Struggle in the dark【06】

Setting 01 02 03 04 05


  海風輕輕揚起他們的髮絲,淡淡的海水味湧入他們的鼻腔之中,浪花悄悄潑到他們腳邊又緩緩退回海中,細緻的沙岳如木棉般軟鬆,在太陽的照射下如黃金之海一樣發出閃爍的淡光。海鷗在蔚藍的天空中飛翔,不時落在柔鬆的沙土上,一邊歪頭一邊用牠那雙黝黑的眼珠好奇地凝視他們,接著振翅高飛,留下幾片雪白的羽毛隨著浪花飄揚。海邊的椰子樹擺動寬大的樹葉,朝稀有的客人熱情地招手,招呼他們進入小島深處。如此優美的島嶼猶如人間天堂,然而卻不見任何人影,寂靜得只剩下古樹間的竊輪私語,詭異得讓人於樹林前駐足,久久不願內進。

 

  火焰從男人手上猛烈燃燒,在海風的吹拂下緩緩從掌心退去,化作碎片落到沙土中接著熄滅,光滑且刻有蔓藤花紋的紅色頭罩出現於手中。他輕輕戴上頭罩,用懐疑的口吻向身旁的黑魔法師道:「你確定這裡真的有人?這個島嶼我從來沒見過。」他皺起眉頭,盯著樹林的深處,拼命在腦海中尋找有關這座天堂的記碎。自死而復生後,Jason一直浪跡天崖,為了回到黑夜之市復仇踏遍世上每一塊土地想要學習更高超的魔法,可任憑他如何回憶,也無法掘出一塊記憶碎片。

 

  「這是天堂島。」黑魔法師拉扯他的黑皮手套,手套上金黃的利爪花紋在陽光下發出一瞬的凌厲閃光便再次變回暗淡,如獵豹蠢蠢若動的利爪因想要痛快地享受血肉被撕開的手感而不慎流露的殺氣。

 

  「天堂島?那可是不存在的,不是嗎?」儘管眼罩擋去男孩臉部的表情,但高昂的聲線早已出賣他震驚的感受。他迅速地繞過父親,在入口處朝樹林深處探望,不可置信地繼續道:「天堂島只是傳說,根本就不存在。」Damian自幼便閱書無數,書中文字無一不是訴說諸神的偉大、星辰大海的誕生、天地初開的美好,相傳天堂島是神明在地上的伊甸園,更是一切魔法的起源,它喚醒人類的宗教意識*,魔法的種子便開始於人間悄悄散播,漸漸成為世界的主導。男孩曾想到訪那座神聖的島嶼,可地圖上不見它的跡影,也沒有任何線索,他亦只好把這念頭拋於腦後,放棄尋找。然而他此刻就在神聖的土地上,這讓他一度以為自己在作夢。

 

  「它被魔法屏障保護,使人們看不見,般隻也無法駛近這個範圍。」Bruce壓低帽子,緩緩解答兒子內心的疑問。

 

  「這道屏障是次元魔法吧?」一直在旁邊觀察的少年突然打破沉默,想要肯定自己的推理準確無誤,從到步開始他便開始分析這股獨待的魔力波動。他發現包圍島上的魔法絕非元素魔法煩,而是稀有特殊魔法類,能讓小島消失於現實的就只有如結界一樣能力的次元魔法。

 

  「對。」Bruce點頭,淡淡地繼續道:「我找了一位朋友幫忙才能突破這道屏障。」

 

  金黃的髮線被紅色的兜帽遮蓋,藍色的雙瞳於陽光的反射下如晴空般蔚藍,白緻的皮膚因太陽的溫度而泛出微微的淡紅。男人跟隨Gotham的黑暗騎士來到海中心的半空,他揚起手擋去從海面拆射過來的陽光,盡量平靜地朝身邊的黑魔法師道:「我沒料到你會需要我的幫忙,到底發生什麼事了?」雖然他表面上非常冷靜,但內心可是激動不己。世界上最厲害的黑魔法師竟然前來要求援助,除了是認可自身的力量外,想必一定是艱巨且新奇的事物。

 

  「Flash,我需要你的時空魔法去打破一個結界。」Bruce扭頭看著金髮男人,指向無盡的水平線。他在機緣巧合下翻查復隻失事記錄,發現經常有船隻於這一帶的海域失蹤,即使利用魔法也無法追查下落,如憑空消失一樣。離奇的般隻失事讓人們開始避忌這片汪洋,甚至稱它為「刻托*之域」以警告世人。

 

  「結界?等等⋯⋯」鮮紅的時空魔法師吃驚地瞪大雙眼,凝視遠方的水平事,身體激動得微微抖動,強忍內心的喜悅以試探的口吻說:「Batman⋯⋯你是說你找到天堂島了?」自從學院裡畢業後,他一直醉心於神話研究,甚至相信魔法的發源地天堂島是真實存在的。儘管許多人認為那只是無稽之談,但他一直相信那個神聖的島嶼就在浩大的海洋之上,然而證實一切的機會終於來臨了,他內心一陣狂喜。

 

  「是的,我想這一帶就是了。」雖然沒有人相信次元世界的存在,但當年Barry發表「次元世界論」時,知識淵厚的黑魔法師可是被深深吸引並開始鑽研,從古藉與失事記錄推斷天堂島的位置,若果成功到達那個島嶼,相信次扭轉世界局勢。天堂島不只是傳說中魔法的起源地,更是神明後代的居所。

 

  「我不確定能不能成功,但我盡力一試。」Barry從空中悄悄降落,佇立於海面之上,五彩斑爛的光線從他身上散發,海風變得更為柔和緩慢,溫柔地停留在他的臉頰上,翻騰的浪花緩慢地重回海洋的懷抱,濤濤的浪花聲被放緩至單一聲調,耀眼的陽光變得濛瀧,整個世界的時光被無限拉長至定格在一個畫面,色彩緩緩褪去,剩下光與純白,還有隱約可見的小島。

 

  首先是感到驚訝,接著無可壓止的狂喜控制他的身體,男人興奮地朝那小島奔去,多年來的堅持最終得到回應,內心的欣喜實在不能言語。他的手指顛抖不斷,用指尖輕輕觸碰如濃霧般的結界,真實的觸感一直訴說眼前的景物--他沒有作夢,天堂島是真實的。Barry馬上余余地呼氣,平復內心的激動,集中精神把魔力傳到手上,接著幻彩的光線觸上結界的瞬間,裂痕放射式地蔓延整個結界,聖光從間隙中冒出,整個結界崩塌消逝,時間再次流動,神聖的小島於他們眼前現出真身。

 

  「我們過去吧。」Bruce悄悄來到Flash身邊,輕拍對方的肩膀,朝小島方向,在水面上行走。傳說裡所描繪的天堂島是充滿神明後代的島嶼,眾神之子都是世界上強大的光魔法師,他們懂得失傳已久的魔法,能早如地同時操縱不同元素的魔法,假若彌賽亞不願意加入戰線,Bruce也能透過交涉遊說牠們成為戰線成員,這是他的計劃,也是他尋找天堂島的原因。

 

  「你什麼時候發現的?」Tim冷靜地道,看來已經適應天堂島一事。

 

  「就這幾天。」

 

  「聯盟沒有發現嗎?畢竟你把屏障都破壞了。」Jason馬上警覺得地打量四周,擔憂島上早已埋伏大量特使,準備捉拿他們。

 

  「他們早就知道了。」Bruce瞥了一眼Jason後繼續凝視森林的深處,用他那沙啞的聲音繼續道:「島上雖然有他們入侵的行跡,但這裡沒有任何特使,這片土地會排除一切邪惡的生物。」聯盟所訓練的特使雖然擁有強大的黑暗魔法力量,但卻擁帶惡魔的血純,這讓他們無法踏足神聖的土地,土地所散發的力量讓他們痛不欲生,緩緩地削弱他們的壽命。於是聯盟只能在島上拖下特殊的魔法,抹掉有關島嶼的線索,讓它只活於故事中。

 

  「什麼?」Bruce的回答讓Jason感到吃驚,他瞪大雙眼盯著對方的背影。

 

  「我需要Clark的力量,他有我們沒有的力量。」

 

  「嗯?」一直在一旁聆聽的Clark一臉疑惑地看著Bruce,似乎不能理解自己的力量對行動有何幫助。

 

  「我們能走了,時間無多。」Bruce撥開眼前的蔓藤,朝森林深處走去。

 

  Jason遲疑地看著Tim,期望對方能解釋一切,然而少年只是對他聳聳肩:「我也不清楚。」接著他們一行人一同沒入深綠之中,海風輕輕磨去在沙灘上的腳印,拭去他們的痕跡。

 

*宗教意識:法國社會學學者塗爾幹(1858-1917)認為巫術源於人類開始有宗教意識。

*刻托:希臘神話中的一個兇惡的海怪,是蓋婭和蓬托斯的女兒。她是叵測的大海給人帶來的危險的化身,也是未知的陸地以及詭異生物的象徵。


---------------

用生命更新,最近清醒的時間愈來愈短了,腦袋還是要炸開的樣子。


评论 ( 3 )
热度 ( 11 )

© Aka_404NoFou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