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a_404NoFound

Aka,只會寫垃圾。
Forbidding reproduction & republication without permission.
本站內容未經挼權,禁止轉載。

【TimJay】Struggle in the dark【07】

Setting 01 02 03 04 05 06


  陽光穿過樹蔭,凌碎的光斑打落到小徑上,築成一條地上的星河,指引他們於樹林中行走。一直走在最後的Clark最終按耐不住,大步繞過黑魔法師的門徒們,踏過地上的枯枝,小跑來到男人身旁,用他的眼中的星辰大海瞥過成熟英俊的臉孔,一邊跟著他走一邊緩緩地道:「你該跟我解釋一切,我完全搞不懂你的計劃。」

 

  樹叉一直朝他們招手,微風撫過他們的髮絲,帶來淡淡的玫瑰花香,牽引他們的意識前往星河的終點。他們隨著香味行走,古樹在小徑邊呢喃古舊的語言,哼唱優美的樂曲,在微風與陽光之下擺動枝體,像小姑娘一樣跳著舞。Bruce悄悄地用余光瞥過身旁的鄉村男孩,黑墨的髮絲折射耀目的陽光,身上的淡黃大衣在日光下散發微弱的金光,如太陽一樣耀目溫暖。他們並肩而行,形成強烈的對比--暗如絕望的虛無,光如希望的純白,互相排斥卻相依而存。黑魔法師的雙唇抿成一條線,接著緩緩開合,吐出小島深處的真相:「這個世界還有跟你一樣強大的光魔法師,她是神明的後代,可惜她被聯盟的魔法困在樹林深處,我們正要去拯救她。」

 

  「⋯⋯神明的後代?」Clark內心暗暗吃驚但卻異常興奮,他沒料到書中所說的神明是存在的,並化成肉身在遠離人煙的小島上生活。神明在他印象中只有「光」的存在,沒有人見過牠們的樣子,也沒有人知道牠們的形態,只知道牠與世界萬物同在,默默聆聽凡人內心的話言。然而自黑暗統領世界後,許多凡夫俗子離棄他們的信仰,以為神明放棄了世界,迷失於迷霧之中,聖殿不再傳出悠悠的聖曲。

 

  「自聯盟發現這台島嶼後,她一直被困。」男人輕輕拍掉落在肩上的綠葉,余余地道。

 

  「Batman,你覺得這裡會有人嗎?」紅色的時間魔法師一直跟著男人走,小心翼翼地打量四周,擔心隨時遇到未知的危險。他們一直在樹林中行走,除了古樹的呢喃、溫柔的日光、清涼的微風、嗦嗦的腳步聲外,整座小島不見任何生物,寂靜得讓人感到不安。

 

  「我不知道。」Bruce內心同樣感到絲毫的不安,過於安靜的小島讓人不得不提高戒心,死亡總是在寧靜中爆發,迅速地強行把靈魂拖去地獄的大門,留下一片悲憤的哀號。

 

  他們一直在林中小徑走著,暗處約隱約見、微微躍動的藍焰奪去他們的注意,他們緊繃身體,壓下呼吸,默默用魔力覆蓋整個身體,警剔地走向陰暗的深處。Bruce認得那些火焰,那是聯盟的魔力象徵,他們到過的地方總會被藍焰燃燒,該地將會從絕望的炎火中重生,沒有歡笑也沒有希望,只剩下壓抑與濃霧。他們緩緩地來到樹林的深處,出奇地沒有任何人,只有聯盟到訪的痕跡與被圍欄和符咒封死的山洞。金髮的男人好奇地繞過火盆,凝視貼在圍欄上古舊的符咒:「這些符咒好特別⋯⋯是在封印什麼怪物?」符咒上的字因經歷時間的洗禮而變得模糊不清,正當Barry想要撕下來細看時,卻被潛伏於圍欄的魔法電擊,嚇得他馬上縮掉手:「看來還不是普通的東西?!」

 

  「⋯⋯是人嗎?」他們的騷動似乎喚醒裡頭的「怪物」,豪邁的女聲從山洞中傳出:「如果你是光魔法師,我以奧林匹斯諸神之名請求你把封印解開。」陣陣的愠怒從字句中滲出,怒氣正磨滅她的理智,等待時機讓她化作最怒的怪物。

 

  「這兒到底發生什麼事?」Bruce眯起雙眼,透過圍欄間的間隙凝視聲音的主人,他約隱看見如海一樣的藍色雙瞳,在微弱的光線下折射深海的光茫。他小心翼翼地朝她說話,想要掘出深海的寶藏,避開憤怒的怪物。

 

  「我是Diana,新米西亞的公主。」她一邊咬牙切齒地道一邊奮力掙扎,山洞傳來金屬磨擦地面的,叮叮咚咚地輕敲石面,不時伴隨隱約的咒罵。

 

  「你就是神明的後代?!天啊⋯⋯這裡到底發生什麼事了?!」Barry在古書上得知新米西亞這個種族,那是只有女性光魔法師的戰鬥民族,每位族人都有健美的身體,擅長各種格鬥技巧。她們居住於遠離都市的小島上,過著原始與單純的生活。後來,她們的女王來到海邊利用濕潤的泥土與自己高貴的血液揑出一個女嬰,並在諸神的祝福下化成肉身,成為新米西亞的公主,未來的女王。

 

  「有一天,暗霾來到這座小島,想與我們結盟,一同統領整個世界。」她的聲線聽很來非常平穩,似乎在訴說一件無關痛癢的事,接著她頓了頓,嗦了一下鼻子,用帶點哀傷的聲線繼續道:「但母親知道他們懷疑我是『彌賽亞』,想要借結盟牽制整個民族,利用我們愚弄世界。作為女王的她絕不容許如意荒唐的事,她回絕了他們。」後來戰火燒遍這座世外桃源,濃霧遮擋天空,她們拼死掙扎,魔法的亮光不時在黑暗中一閃而過,耀目的光茫如星光般閃爍,直至靈魂消逝。魔獸隨意踐踏族人的屍首,貪婪地啃咬、吞食。她的母親最終在戰役中被砍去頭髗,天神降下哀傷的眼淚,洗滌地上的焰火與鮮紅的血液,新米西亞至始只剩下她孤身一人。

 

  「後來我中計了,然後就一直困在這裡。」她用神力手觸擋去紫色閃擋,緊握手中的魔法短劍,躍至空中,朝那頭面目可憎的黃色怪物砍去,在刀鋒幾乎要砍中殺母仇人的腦袋時,閃電從天而降,打中她那健美的身軀,黑暗瞬間侵佔她的意識,立馬倒在戰場上。再次回復意識時,她就被困於伸手不見五指的洞穴裡,不見天日。

 

  「很遺憾,我和他都不是光魔法師。」Bruce歉意地朝她搖頭聳肩。

 

  「我不太明白⋯⋯既然你是光魔法師,為什麼你不能用自己的魔法解除封印?另外,『彌賽亞』的事⋯⋯是真的?」Barry低頭思考,默默整理腦中的思緒,嘗試從剛才的對話中分析出更多有用的情報。

 

  「彌賽亞是真的,母親曾從神明的口中得知,她也知道新米西亞將會有一場戰爭,但沒料到⋯⋯我們幾乎滅族。」她嘆了一口氣,不時拉動束縛她的鐵鏈:「他們的封印魔法讓我無法使用魔力與神力,我只能默默等待你們的到來。」

 

  「哇哦⋯⋯所以你知道我們會到來?」Barry不禁發出由衷的讚嘆,原來一切早已被神明安排。

 

  「天父在夢中告訴我,但看來我還是白等了?」Bruce的回答最終還是擊沉她內心的盼望,她停止手上的掙扎,靠在洞壁緩緩地滑落到地上,抱膝而坐。

 

  「不,我們找到『彌賽亞』了。」眼見公主似乎對自己的回答感到失望,黑暗的魔法師緩緩地道出彌賽亞一事,想要重新燃起希望。

 

  「原來你已經找到了?!你應該早點跟我說啊?!」Barry心有不甘地碎碎念,他沒料到原來自己也被Bruce蒙在鼓中。

 

  「是最近才確定的,總不能讓你們都空歡喜一場。」Bruce拉下帽子,避開

 

  「也對⋯⋯但也別不⋯⋯」

 

  「那他現在在哪?!」彌賽亞的消息似乎觸動公主的神經,她打斷Barry的說話,平穩的聲線終於出現波瀾,久違的光再次燃亮絕望的內心,興奮與盼望於絕地而生--她終於等到離開的一天,暗霾將被驅散。

 

  「Metropolis,我的門徒正在暗中保護他,而我們需要你的加入。」


===========

學期完了啦!!!用生命更新!!!!

评论 ( 1 )
热度 ( 14 )

© Aka_404NoFou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