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a_404NoFound

Aka,只會寫垃圾。
Forbidding reproduction & republication without permission.
本站內容未經挼權,禁止轉載。

【RoyJay】Until the end of the world

Summary:世界遺忘了他,然而總有一人拼死地想要記起他。

Caution:很多Bug,亂七八槽,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寫什麼玩意。

 

Roy Harper再次作了同一個夢,白光充斥著他的視野,槍聲一直不斷地在耳邊響起,子彈似若又無地擦過他的臉頰、穿過他的髮絲,他不知說自己身在何方,整個世界都是白茫茫一片。強光的不適讓他瞇起那隻綠如森林的雙瞳,那大約是這個世界中唯一的翠綠,他跟隨著槍聲的呼噢而行走,腳步聲在世界裡迴響,直至他在濛瀧中瞥見一個身影──清爽的黑色短髮,卡其色的皮夾克之下是結實的後背與纖細的腰部,修長的雙腿正筆直地佇立,那位身影一直朝著遠方開槍,槍聲曾未間斷,似乎正在戰鬥。橘髮男人見狀馬上小跑過去,他也搞不清自己為什麼要跑過去,在得出答案之前他的身體已經本能地朝著那個背影跑去,似乎這已經是他的習慣之一。

 

            『太慢了Roy Harper。』低沉的聲音傳入男人的耳中,那是如此熟悉的聲線,但他無法記起在哪兒聽過,也無法擺脫這股熟悉感。正當他下意識想要回話時,那個身影側過頭看著他,然後他在那雙通透的藍色雙瞳中看到了天空,那是多麼美麗的眼睛,接著他從這白茫茫的世界中墜下,黑暗開始侵蝕著白光,那個身影依舊在白光中不為所動地佇立,用那天空般的雙瞳凝視著他。

 

他朝身影伸出了手,想要緊抓對方似地大喊:『不--!』背部傳來冰冷且堅硬的觸感,男人猛然睜開雙眼,陳舊的天花映入眼簾,然後他發現自己從鬆軟的床上滾落到地板上,他吃痛地從地板上爬起來,用手搔過凌亂的橘髮,打了個呵欠,慢慢回味著剛才的夢境--那個身影充滿著說不出的熟悉感,但他無法回憶起對方的名子,困惑充斥著他的腦袋:『那位黑髮男人到底是誰?』

 

清晨的陽光沿著窗簾的隙間穿透過來,Roy呆滯地坐在床邊好一會,努力地從迷糊的睡夢中回到現實,在幾個呵欠過來,他才拖著疲倦的身軀到浴室裡梳洗。他用冷水輕輕拍打粗糙的臉頰,在臉上稍微塗上點剃鬚膏,便拿起一旁的剃鬚刀,一邊哼著小調一邊仔細地刮去胡渣。他忘了這是什麼時候養成的習慣,只是依稀地記起某位重要的人不喜歡被胡渣刺到的感覺。在簡單的梳洗過後,男人一邊用柔軟的毛巾拭擦臉上的水珠一邊踢開腳邊的披薩盒,而Kori似乎被這些微弱的翻倒聲喚醒,她睡眼惺松地揉著雙眼,昏昏沉沉地從沙發上起來,她本來打算就在沙發睡上一天來渡過這難得的假日,但似乎都被Roy搞砸了。

 

那美麗的外星人正努力掙開沉重的眼皮,但奈何她的精力早已耗盡,她只能瞇起雙眼,在濛瓏的夢境與光亮的現實中凝視著眼前的男人,她打了個呵欠,生理性的淚水從眼角滑下,迷迷糊糊地道:「⋯⋯什麼事了Roy⋯⋯。」

 

「抱歉吵到你了⋯⋯,這裡太亂了,不趕快收拾一下的話,待會Jaybird可是會生氣的。」Roy歉意地搔過亂髮,便彎下腰身開始把散落在地上的衣物一一撿起。

 

「⋯⋯Jaybird?」Kori疑惑地歪過頭,腦海中似乎沒有任何有關這人的記憶,在強光與迷瀧交錯之間,她瞥見了Roy那光滑的下頷,便用開玩笑的口吻說:「你剃胡子了?新女友不喜歡嗎?」

 

「Kori你開什麼玩笑,是Jaybird不喜歡我的胡渣。」Roy一邊回應她一邊把地上的垃圾撿進垃圾袋中,但他依然無法記起有關『Jaybird』的事,只是靠著本能與直覺去道出有關他的事。

 

「⋯⋯誰是Jaybird?」Kori想了很久也無法從腦海中找到丁點有關此人的記憶,她甚至懷疑那只是Roy的幻想朋友。

 

「你又失憶了嗎?」Roy熟手地給垃圾袋打了一個死結,便余余地繼續道:「你、我、Jaybird可是大名鼎鼎的Outlaws,你忘了嗎?」腦海中游現他們三人並肩作戰的場景,Kori兩手輕鬆地便拎起他與戴著紅色頭罩的男人飛走,那男人還雙手抱臂,別扭地說「這樣看起來蠢死了」的話語,這些幸福的時光是多麼令人懷念與回味,可惜他依然無法想起有關那男人的一切,只能若有似無地在混雜的記憶與夢境中瞥見那灑脫的身影。

 

「⋯⋯嗯?我和你可是一直都在Teen Titian,你沒睡醒嗎?」Kori決定放棄深究對方的痴人夢話,她重新躺回鬆軟的沙發上,伸展她那修長的四肢,在沙發最舒適的位置上緩緩地重新入睡,在墜入夢境之際時,她迷迷糊糊地道:「別忘了去處理情報⋯⋯。」

 

「⋯⋯什麼?」Kori的回答讓Roy如夢初醒,他才驚覺自己無意地道出藏於本能與潛意識中的記憶,那些本是屬於真實的一切被整個世界抹去,沒有任何人發現,也沒有人去想起,任由所謂的真實蒙蔽雙眼,繼續過著自以為正常的生活,直至此時此刻,終於有人從悠久的睡夢中醒來,開始追尋被埋沒的真實。

 

「⋯⋯。」Roy凝視著窗外的風光,注視那些虛幻的現實,他咬咬牙,猛然站起來,背上箭筒與弓,朝Titian塔出發。他似乎想起什麼承諾,決心要搞清腦海中陰魂不散的身影,本能地追逐那消失的男人。

 

『沒什麼好傷心的,總有一天,我們都會被遺忘。』那黑髮男人的聲音突然在腦海裡迴響,零碎的記憶碎片如深海中的泡沫一觸即破,那清爽的笑容一閃而過,剩下的靠坐在窗台的身影與柔和的光線,然後整個世界緩緩地沒入柔光之中。

 

男人如常地來到Titian塔,在路程中他一直思索著那夢中的身影,嘗試從腦袋中翻出更多的記憶碎片,然而一切都徒勞無功,那些重要的記憶早已隨著時間化為潛意識與本能的一部份,在無意的舉動中流露而出。那清爽的笑容是如此讓人心動與平靜,莫名的懷念感從他內心傾瀉而出,那彷佛曾經是他生命中不可缺少的部份之一,讓他如此執著地想要去追尋那些失落的記憶,擁抱屬於他的平常。Roy穿過甬長的通道來到大廳,屬於Blüdhaven的藍色身影意外地正在超級電影前處理各種情報,這似乎打斷了他的計劃,他本來打算悄悄地查一下有關「Jaybird」的資料,但看來他得先和那頭大藍鳥噓寒一番。

 

「嘿Dick,你不是在休假嗎?」Roy走到那義警背後,一同凝視著電腦屏幕,開始有的沒的跟對方扯談。

 

「是,但還是有些事要處理一下。」Dick目不轉睛地盯著螢幕,手指飛快地在鍵盤上起舞,有節奏地敲打著鍵盤,隨意地回應著好友。

 

男人隨意地打量著四周,時光開始倒流,光影都變得模糊起來,漸漸地與散亂的記憶重疊在一起。從他剛才瞥見Dick的側臉時,夢裡的身影竟然有一刻與對方的側臉重疊起來,似幻如真地回到被遺忘的時光中,那個身影和那頭藍鳥一樣坐在電腦前處理情報,而他就跟現在一樣,在一旁凝視著電腦屏幕,唯一的區別在於他會熱情地對那模糊的身影勾肩搭背,一邊說著無趣的笑話一邊打鬧⋯⋯啊,那是多麼令人沉醉的畫面。Roy沉醉於那些熟悉的記憶中,無意地道出他內心的疑惑:「Dick,你知道Jaybird是誰嗎⋯⋯?」再熟悉的感覺,再熟悉的回憶也無法讓他記起人影的身份。

 

「Jaybird⋯⋯?不知道。」Dick停下手上的工作,思索了一會,接著又再次開始敲打鍵盤。

 

「你真的不知道?他可是你的弟弟啊?」好友的反應似乎不能讓Roy滿足,他再次本能地道出有關那個身影的資訊。

 

「Roy,你是不是腦子壞了?」再次被打斷工作似乎讓Dick感到不滿,他轉過身,把手搭在耳背上,朝他反了個白眼:「come on dude,我就只有兩個弟弟好嗎?Tim和Damian。」

 

「不不不!你應該是有三個弟弟,那個死去的Robin,JasonTodd!」對方的回應讓Roy怔著了,莫名的怒火在他內心燃起,他幾乎是用怒吼的方式向對方吼去,當他無意地喊出屬於那個身影的名字時,他怔著了,所有失落的記憶一下子湧進那狹小的腦袋,走馬燈般快速掠過,接著是頭崩欲裂的痛楚,被壓抑與遺忘的感情瞬間在腦袋中爆發--『那我一定不會忘了你。』他放下手中的弓箭,脫下背上的箭筒,緩緩地朝靠坐在窗台上的人影走去:『因為我愛你。』然後朝那俊悄的臉孔上親去,整個時空隨著這個吻而停頓,彷彿整個世界都只剩下他們兩人。

 

『哼。』

 

『嘿嘿。』

 

「怎麼會這樣⋯⋯。」Roy還沒從震驚中回過神來,他的內心自是空白一片,然後憤怒開始燃燒,他所認知的世界續漸崩解,化為灰燼。他有點歇斯底理地讓怒火朝好友轟去:「你們怎能就這樣忘了他?!」

 

「Roy,你發什麼⋯⋯」Dick從剛才就沒搞清Roy的說話,什麼JasonTodd,什麼死去的Robin,從他會記事開始,他就從來沒認識過這人,更沒聽說過一切有關JasonTodd的事。他緊皺眉頭,一臉擔憂的神情望向好友,他有點擔人對方是不是又酗酒了:「我說Roy,你是不是又⋯⋯喂?!」正當他想要關心對方時,那橘髮男人卻毫不領情地朝外頭跑去,留下滿腔疑惑的藍鳥在電腦前。

 

腦海裡的記憶碎片正衝擊著這個世界,他拼命地往外奔去,想要從虛假的現實裡尋找有關愛人的足跡,然而一切都是徒勞無功,他彷彿就不曾存在一樣,哪裡都不見他的蹤影,所有人事也不約而同地失去關於他的記憶,世界抹去了他的存在,讓他只存在於男人腦海之中,給同幻影一樣,虛無飄緲。最後Roy來到他的誕生之地,在眾多墓碑中穿插,努力地想要從中找到曾經屬於對方的安息之地。他基乎是把整座墓園都翻過來,但依然沒有他的蹤影,屬於對方的墓地空空如也,上頭長滿了雜草,連一塊墓碑都沒有,他絕望地跪在那篇塵土上,雙手都抓滿了濕潤的泥沙,絕望的淚水不由自主地從臉頰上滑落到土上,他所愛的JasonTodd真的從這個世界裡消失了,不留任何痕跡,亦不曾存在。最後Roy跌跌撞撞地從地上起來,用手背拭去臉上的淚水,他並不相信一切,他知道對方一定在某處靜靜地等待著他,而他現在要做的就是去尋找Jason,那是他對他的承諾--即使所有人都遺忘了他,他都永遠記住他。

 

「Zatanna,現在只有你能幫我了。」Roy決定到訪女魔法師的住處,想從她那奇妙的法術中得到答案:「我有一位很重要的人從這個世界消失了,所有人都不知道他,只有我能記起有關他的事⋯⋯我有點懷疑我本來就不是屬於這個世界的。」他在路上一直思考各種的可能性,如果JasonTodd本來就不存在,那他為什麼會擁有這些記憶呢?也許他本來就不屬於這個世界,只是他一直都不知道,直到藏於本能的記憶告訴他。

 

「你是說平行世界?我確實是有研究過,但我從沒施過那樣的咒法⋯⋯。」Zatanna一臉困惑地從書架上拿出厚重的古書,輕輕地翻閱泛黃的頁面,她曾經在各種的黑魔法書上得知「平行世界」這玩意,也曾醉心研究前往其他世界的方法,但所有方法無一不是充滿危險性以發考驗施法者的專注力,一旦失敗則會讓傳送者困於時空的間隙之中,永遠迷失於虛無的空間內,成為永恆的存在。

 

「所以你知道方法?」Roy眼神裡再次閃耀著期待的光茫。

 

「但我從沒用過⋯⋯那太危險了,我做不到。」然而Zatanna的回應讓他一下子回到絕望之中。

 

「我一直要去找他,這是我對他的承諾,不管有什麼事你都不用負責。」

 

「⋯⋯。」

 

「求你了。」

 

「⋯⋯好吧,但我不保證能成功。」最終,紅色的弓箭手成功說服了那位女魔法師,他將要離開這個世界,回到屬於他的世界。柔和的光茫包圍他,意識漸漸墜入黑暗,然後他永遠地離開了這個世界,在永恆的時空中飄流。

 

「⋯⋯。」當Roy再次掙開雙眼時,四周都充滿柔和的光線,那讓他的眼睛感到陣陣刺痛。他瞇起雙眼,他隱若瞥見一個窗台,那個身影如同記憶一樣正靠坐在窗台上,他咬咬牙,試探地道:「Jaybird⋯⋯?」

 

「⋯⋯Roy。」那個身影聞聲便側過頭看他,橘髮男人再次從那雙清透的眼睛中看見天空。

 

「⋯⋯。」Roy沒有說話,而是走過去緊抱他,感受對方身上的溫度。

 

「⋯⋯你幹嘛了?!」Jason依然不習慣跟別人有太多的接觸,他下意識地想要掙脫這個懷抱。

 

「沒,我想你了。」如果記憶中的畫面一樣,沒入柔光之中。

 

【END】


评论
热度 ( 47 )

© Aka_404NoFound | Powered by LOFTER